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国政情

张春贤治疆凸显“两手政策”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细心的人或许会注意到,2011年7月18日这天,新疆发生了两件意味深长的事件。

这天上午,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率领一干领导干部,来到位于乌鲁木齐的新疆工读学校和自治区救助管理站,看望被解救接回的新疆籍流浪孩童,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教育培训情况和行为矫治进展,鼓励他们安心学习,将来好好建设新疆。在之前几个月的“救助保护新疆籍流浪未成年人专项行动”中,新疆已从全国各地解救、接回数百名长期流浪的未成年人。

和张春贤的温馨问候氛围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这天中午,和田市一家公安派出所遭到突然袭击,袭击者冲进派出所劫持人质并纵火,当局接报后迅速组织武装力量赶赴现场,当场击毙数名袭击者并成功解救6名人质,政府方有2人牺牲1人重伤,并有2名人质遇害。从事发到事毕,仅经历了一个半小时。3个多小时后,新疆官方通过新华网公布了这起事件的有关信息。

显然,这本事两起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前者,是新疆治理层基于对中国中央政府治疆新思路的理解和落实,用怀柔政策修复社会裂痕,挽救新疆形象,注重关注新疆“下一代”的政治举措;后者,则是有关群体基于对立思维,用暴力手段对新疆稳定局势发起的自2009年“七五事件”以来最严重的挑衅。

但如果人们把视野放得更宽广一点就会发现,这两起本不相干的事件,其实有着深刻的内在逻辑关系,构成这一关系点的连接因素,就是“张春贤”和“治疆思维”两个关键词。

软硬并施的新政策

发生于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严重暴力骚乱事件,实际上宣告了此前被王乐泉沿袭多年的强硬治疆政策的失败,中国中央政府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后痛定思痛,深刻反思了数十年来治疆思维的不足和片面性,并意识到,在伊斯兰极端思想的影响下,特别是在美国911恐怖袭击后全球恐怖势力新的发展态势下,光靠高压统治,是不可能带来一个真正和谐、稳定与团结的新疆。因此,北京决定彻底扭转治疆思路,转而实行软硬并施的新政策。

这一新政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首先,要克服领导人的障碍,对于沿袭多年“统治思维”的新疆领导层而言,要一下子改变高压模式,不仅需要政治智慧,更需要政治道德。对于中央政府而言,则需要寻找一个具有如此智慧和道德的“新面孔”。

“七五事件”发生之后,当王乐泉的去职已成必然时,关于新疆的新主管人选,曾有多种方案,备选人中也包括现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孟建柱。但最终北京选择了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张春贤,今天看来,这个决策是很正确的,因为在新生代地方领导人中,张春贤素以“开明、温和、重民生、会经济、懂网络、国际化视野、综合管理能力强”等形象著称,尤其是他在主政湖南期间,成功处理了包括冰雪灾害、湘西集资等重大突发事件,如此等等,让张春贤赢得了北京的青睐。

我曾在2010年的一篇文章《张春贤的新挑战》中说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春贤被选中入主新疆,意味着北京治疆模式的革命性变化。新疆工作将由过去管治主导型,转向管治与注重民主民生并重,并将切实加强基层基础建设。同时,新疆也将一改长期封闭的态势,对世界进一步开放。一年多的实践表明,这些预测都成了现实,新疆的局面也正在朝着稳定、和谐的方向发展。

其次,要实施新政策,还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由于新疆特有的民族情况和社会局面,在贯彻执行中央政府软硬兼施的治疆新政过程中,肯定不能厚此薄彼,既不能只顾怀柔而失之软弱,更不能口蜜腹剑,继续推行高压统治。面对纷纭复杂的政治事务和社会管控事务,何时怀柔何时刚硬,对何人怀柔对何人强硬,怀柔和强硬的度如何把握,这些都需要因时因地巧妙把握。

让人欣慰的是,时隔一年多之后,受命于危难之际的张春贤向新疆民众、中央政府、全中国乃至全球关注新疆态势的人们,提交了一份堪称优秀的答卷。回顾他一年来的工作,不管是到任时力排众议坚决恢复互联网、冒着风险到全疆深入调研,还是借中央政府新疆工作会议的新政策,成功争取八方对新疆的具体支援,抑或是重视南疆发展和“富民兴牧工程”等惠及广大新疆人利益的具体民生政策,甚至是他和一个叫阿里木的小贩结为兄弟的美谈等等,不仅创新了新疆治理层的温和形象,更让越来越多的穆斯林感受到一份真诚,看到了更多希望。

作为树立新疆对外形象一个看似细微实则重大的举措是,新疆决定协调全国各地公安和民政部门,把流浪在疆外地区的未成年人“全部”接回来。很多人都有一个印象,即认为新疆流浪儿童“爱撒谎,爱偷窃”,其实,这是部分流浪的新疆儿童被人操纵干坏事所留下的骂名。新疆政府选择将召回儿童作为切入口,其实有两个方面的深意:一是体现政府关怀新疆人家庭的温情,另一方面也是意图挽救下一代人的人格和心灵完整,为将来的新疆建设力量打下基础。

张春贤前往救助站看望被解救回来的流浪儿童,恰恰就体现了他温和治疆、体恤民众、尊重维族人的柔性一面。

但毫无疑问的是,作为新疆这块复杂地区的最高管理人,张春贤如果光有怀柔的一面而没有必要的强硬手段,显然也无法震慑少数居心叵测者。

处理人质事件展现强硬一面

依据政治常识可以断定,7月18日发生在和田市的派出所被袭击这一事件的信息,必然在第一时间被报送到了张春贤,处置的方案、处置的力度,也必然经过张春贤及其主要同僚的决策。从事后的结果来看,这一处置非常奏效,因为这种袭击不同于普通的劫持人质事件,政府和袭击者之间,很难有调和或谈判的余地。因此,果断派出武装力量处置,果断击毙袭击者,是处置的上策。虽然事件造成了人质死亡和政府人员的伤亡,但这也是不得不面对的代价。

处置和田袭击事件的力度、过程和结果,恰恰也向世人展现了张春贤强硬的一面,如果说,在此前一年多的管理中,张春贤一直以温和、亲民的形象出现,那么对这次突袭事件的处置,证明了张春贤并非“软柿子”,而是敢作敢为的真汉子。

我一直认为,不管是治理新疆还是治理别的地方,政治家必须有软和硬两方面的素养,对于民众,政治家应该有“哀民生之多难”的情怀,应该有同甘苦共命运的品格;对于侵犯民众利益、破坏社会秩序的挑衅者,政治家也应该有“无毒不丈夫”的勇气和魄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对破坏者的仁慈和软弱,就是对合法秩序的残忍。

纵观中国古代的社会治理模式,不管是法家的重刑主义,还是儒家的“德政”或“仁政”,都曾不自觉地走向了两个极端,并因此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后患。事实上,一个成功的社会管理者,必须兼具前述政治家的两个品质,必须在行动上体现“一手硬一手软”的政策,唯如此,才能取得管控、服务并重的社会治理效果。

从更广阔的社会背景来看,当前中国面临日益复杂的矛盾,国际问题、国内问题、民族问题、贫富差距等,都让政治家感到棘手,如何做好“软硬哲学”这篇文章,对什么人仁慈,对什么人强硬,是需要每个政治家好好学习与把握的理念与技巧。

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