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情

诺贝尔奖经济学教授:对中国经济悲观没事实根据

字体大小: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皮萨里德斯教授对中国经济前景表示乐观,认为国际上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悲观“没有任何基础可言”,也“没有事实根据”。他也认为中国金融业及市场必须更加开放并进行松绑。

游润恬 北京特派员

yewlt@sph.com.sg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皮萨里德斯教授昨天对中国经济前景表示乐观,并认为国际上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悲观“没有任何基础可言”,也“没有事实根据”。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北大经济政策研究院昨天联办“2016两会后经济形势和政策分析会”。目前在伦敦经济学院任教的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 Pissarides)在会上被问及是否看好中国经济前景时,作出上述乐观表态。

他说:“我知道国际间普遍对中国经济放缓感到悲观,但我认为他们这种悲观的论调是没有任何基础可言、没有事实根据的。”

他分析,国际社会之所以会感到悲观,主要是因为看到中国出现资金外流和股市动荡。不过,皮萨里德斯看到的却是,中国正在积极推进结构性改革等政策,所以对中国经济前景充满信心。

政策若公开透明 

外界就不会悲观

他认为,中国的政策如果能更公开透明,外界对中国经济就不会悲观。

为此,他建议,中国政府体现出更大的透明度,尤其是在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方面,以纠正国际社会的错误观念。“我认为中国的金融行业及金融市场必须更加开放并进行松绑,尤其在养老金领域,因为金融市场最怕的就是政府干预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五名经济教授:须提升生产率和资本使用率

皮萨里德斯和与会的四名北大教授昨天也分析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并提出建议。综合五位经济教授的观点,他们认为要发展中国经济,就必须提升劳动生产率和资本使用率。

皮萨里德斯也是劳动经济学大师。他指出,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只是美国的12%,而提升劳动生产率的办法之一,是把农业劳动力转向其他领域。

目前,中国农业劳动生产率只占经济总生产率的25%,这意味如果劳动人口从农业转向工业或服务业,他们的劳动生产力有望增加三倍。

皮萨里德斯进一步指出,美国务农人口仅占全国2%,却能够生产世界大部分的粮食,而中国务农人口则高达20%。这意味只要中国能提高务农效率,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务农。

推行土改可提高务农效率

他因此建议中国推行土地改革,通过土地流转让面积小的地块可以集中到有资金的人手里,他们就可以购买农业机械,提高务农效率。

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教授昨天演讲时也指出,中国的工资过去10年的增长比劳动生产力的增长多好几倍,这加大了中国企业的成本压力,影响企业制造装备投资的能力。

资本是人力之外的另一发展经济元素。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刘俏教授认为,中国金融改革的迫切任务是提升资本使用率。

他说,中国过去错以为把金融资产规模做得越大,金融改革就会越成功。去年中国金融业的附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这比美国在2008年的8%高,而美国金融业占GDP比例过高被认为是当年爆发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

刘俏认为,未来的标准是把中国金融体系对GDP的贡献从9%降到5%或6%。而中国金融体系占GDP的比例之所以高,是因为中间环节太多,以致资金需求方和供给方的连接过程无法达到“简单、直接、高效”。

另一方面,针对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前天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要求“严加防范可能出现的股市、汇市、债券、楼市风险,防止交叉感染”的谈话,在座学者在回答本报提问时,也予以解读。

刘俏表示,虽然“交叉感染”的概念不太明确,但只要政府能向市场和民众明确宏观调控的目标,就应该不会交叉感染。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教授则表示,目前从宏观政策层面来看,确实有人担心股市、汇市、债券、楼市会出现所谓的交叉感染或风险传递。

他认为信心和资金是交叉感染的两个渠道。“如果大家对某个市场的信心不足,可能引起的不止是那个市场的恐慌。”

资金在不同市场间转移是另一个交叉感染的渠道。不过蔡洪滨认为,中国目前不太可能出现一个市场火了,另外一个市场的资金就少了的情况,因为中国资金充足,流动性的资产也不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