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情

周栎枫:文革真的不可能重来?

字体大小:

笔者拜读了《联合早报》于3月21日刊登邓聿文先生的文章《文革不可能重来》,该文深刻分析了“文革不可能重来”的各种因素,比如现实的中国已经融入全球体系、中国当下的社会经济基础、文革时的个人崇拜不可能再现,等等,的确有一定的说服力。然而,考虑到今日中国社会的现实,总觉得“文革不可能重来”的定论似乎过于绝对化了。

文革已经过去了40年,的确,类似于当年文革中所呈现出的个人崇拜狂潮、遍及全国的造反派对所谓“封资修”、“黑五类”、“反动学术权威”的批判、斗争、派别之间的残酷武斗等等恶行,以及由此导致的数百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国民经济的濒临崩溃等等,或许不会重演。但也必须看到,文革的基因并未完全消除,文革的土壤仍在,近几年来所出现的一些社会现象更令人有种文革有可能死灰复燃的感觉,即使不会出现当年的“原版文革”,也可能会有一种“新版文革”出现。这也是近来人们纷纷议论文革会否重来的原因。

中共于1981年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虽然指出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但限于当时的情况,正如邓小平所说,只能“硬着头皮和稀泥”。故而《历史决议》并未深层次地分析文革产生的根本原因,更未谈及文革的发生与中国政治体制之间的关系。

而民间的看法更多地认为,毛泽东1958年发动的大跃进造成了三年大饥荒,导致数千万人饿死,因而感到自己的权力受到了威胁。于是,他发动文革清除了刘少奇、彭德怀等诸多领导人。按这种说法,把文革的发生过多地归因于毛泽东的个人品质。

其实,文革的发生更多的是源于政治体制的深层次问题,尤其是执政者的权力没有受到很好的监督,加之个人崇拜的极端盛行,以致毛泽东竟可以不顾任何法律而屡屡发动各种政治运动,尤其是文革,正如毛在文革时对美国记者斯诺所言,他是“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文革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启动了改革开放,经济领域的改革成效极为显著,国力极大增强。这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几十年来的政治改革却步履维艰,也因此产生诸多问题。而且,由于官方并未对文革产生的根源进行过深层次分析,也就无从对文革可能重演构筑预防举措,甚至著名作家巴金先生当年提出的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建议一直被冷落,至今没有下文。

这就可以解释最近出现的一些怪异现象,比如,今年全国人大会议上西藏代表团成员胸前佩戴习近平像章,那几乎是文革时佩戴毛主席像章做法的翻版,此事一经曝光即令社会愕然。

年初各地官员纷纷喊出了“核心”表达忠心;《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东方又红》、《不知该怎样称呼你》这样涉嫌个人崇拜的“神曲”也火爆了起来。一个多月前,一些官媒对“任大炮”的挞伐更是文革期间大批判的重演。这就让从文革时期走过来的人似有文革重来的感觉。

再者,文革刚结束那些年,由于人们大多遭受到文革所带来的痛苦,除了文革的遗老遗少,绝大多数人都对文革持否定态度。但几年前“唱红打黑”、颂扬文革、赞颂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的事多了起来,更有一些极左派在社交媒体上高呼“文革万岁!”为文革借尸还魂的现象越来越多,甚至在社交媒体搞起了江青纪念会、张春桥纪念会,被《历史决议》否定的东西在死灰复燃。

所有这些都表明文革的余脉尚存,也令人有文革可能重来的隐忧。文革是中华民族的沉重创伤,当局应该认真反思文革,时刻警示世人,深刻吸取文革教训,要阻止官场与媒体鼓吹个人崇拜的风气,防止文革悲剧的重演。但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要把文革彻底、永远地埋葬,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积极推动政治改革,在依法治国方面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彻底杜绝文革时期毛泽东“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现象重演。

作者是前中国电子科技大学教授,现为加拿大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