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情

伟达:中国如何应对“野心家、阴谋家”?

字体大小:

中国聚焦

最近公开的中共高层讲话表明:“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这个必须说清楚。”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前,“党内野心家、阴谋家”是让人听得耳朵起茧的政治常用词。为什么在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这些词又冒出来了呢?

1949年前的情况暂且不论,1949年中共建政后,“野心家、阴谋家”却是层出不穷。现在回头去看,有的是瞎折腾搞错了,已经平反,譬如彭德怀、刘少奇;有的则是原有结论出现了争议,譬如高岗、饶漱石,甚至于林彪;有的算是名至实归,譬如“四人帮”,以及目前关在秦城的几位前高层。

“野心家、阴谋家”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好人也可能被错当成“野心家、阴谋家”,而且往往牵涉政治和权力的高层,这对国家民族的前途和人民的事业,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譬如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南中国海问题,如果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中国就按着刘少奇为代表的治国和发展经济的思路走,15年之内就能拥有驾驭南中国海域及其主要岛礁的实力;而联合国海洋法直到1982年才全面实施。也就是说中国如果没有“文革”那样的折腾和自虐,也不至于面临目前南中国海问题的严重被动。没有强大实力和内部安定,在主权争议问题上就只能望洋兴叹,就算再自作亢奋,“红歌”唱得走火入魔也没有用。

已经过去了40年的“文革”浩劫,确实给中国留下重大悲哀和教训。一开始以为已成功剪除了所谓“中国的赫鲁晓夫”,刚想团结起来松口气,忽然间自己的“副统帅”要强行叛逃到苏联去,于是叛逃者也被打入“野心家、阴谋家”的另册。最后阶段,“文革”的始作诵者刚刚去世不到一个月时间,其发动文革的小组人马就被一锅端,并受到“野心家、阴谋家”应得的审判。所以说“文革”就是从折腾别人开始,到自己被折腾结束,结果是中国沉沦。

跨文化对比一下,美国好像就没什么“野心家、阴谋家”一说。而且,在美国英语中,野心(ambition)基本上是个褒义词,或者是雄心的同义词,说明一个人有志气、抱负和追求。譬如目前正参加总统初选的特朗普和希拉里,都是野心勃勃的人。那就是骡子是马,先拉出来溜溜,把自己的想法和计划都说出来,让选民自己评判决定。这也就是说,美国政治给予野心以法律范围内的发挥渠道,只要是在法治的轨道上,个人野心和抱负得到鼓励施展,并非大逆不道。

这是民主政治的优势,即让人的野心正常公开发挥出来,避免极端异化搞阴谋诡计。譬如中国原来主政重庆的薄熙来,其野心勃勃也是路人皆知,但由于大环境缺乏法治规范和发挥渠道,于是干脆玩起了阴谋活动。民主政治还可以通过选举及弹劾,最大限度地防止“小人得志”,因为小人得志,像“红都女皇”江青的例子,造就名符其实的野心家、阴谋家。有人说美国政治其实是金钱在背后暗箱操作。首先应该承认搞政治须拥有一定的经费和财力,譬如中共建党初期的主要经费来源,就是靠当时的“共产国际”资助,否则便难以为继。与此同时,现代民主政治规定政治经费和来源合法透明,依靠法制来遏制打击政治贿赂和贪腐,确实卓有成效。譬如美国的犹太资本一向财大气粗,但迄今为止,尚无犹太裔当选美国总统,可见金钱并非万能。

一个政体如果盛产“野心家、阴谋家”,那只能说明体制本身急需改革优化,否则就是治标不治本,野心家、阴谋家还将前赴后继,国家民族的大业依然会不断遭受损害挫折。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