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观察

王瑞杰: 提振经济也需配合财政和结构性改革政策

字体大小:

(顾功垒报道)财政部长王瑞杰指出,单靠货币政策挽救经济颓势有其局限性,需要适时跟进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政策以打好组合拳,最终提升生产力及挖掘出新的经济增长动能,提振市场、投资者和公众的信心。

不过,他承认,要兼顾市场对短期政策的敏感反应和发掘新增长潜能,在两者之间求取平衡并非易事。政策制定者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对外沟通中长期政策,让市场看清楚政策前行方向及政府实现计划的能力。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昨天在上海落幕,新加坡以受邀嘉宾国身份参会。

王瑞杰会后接受新加坡媒体联访时指出,当前金融市场高度关联,尤其是大的经济体一举一动都会对其他国家产生溢出效应,一国货币的汇率浮动都将影响到其他货币的升贬。

全球经济今年增速预计从去年的3.6%下调到3.4%,日本央行采取负利率政策使日元不贬反升、欧洲央行打算维持宽松政策和美国可能延迟加息,给经济复苏蒙上不确定因素。

因此,王瑞杰认为,各方通过G20会议沟通后,认识到不能过度倚赖货币政策提振经济,更重要的是跟进与结构性改革有关联的财政政策,并确保政府会持续推行,发掘经济中长期增长潜能。

他说,如果市场可以看到新的投资活动数月或数年内可以带来更高生产力的经济产出,说明政策本身具可信度,将可以提振市场信心:“所以你需要制定可以相互影响的政策而不是孤立的政策。”

纵然市场短期内会对一些政策“敏感”,政策制定者如何对外沟通中长期政策却更受考验,因为改革的进度会受到不同市场情况、机构部门自身实力和传导机制的影响。

谈到当前中国经济,王瑞杰说:“它就好像(你)在一边开车一边在换轮胎,你提升经济能力时,引擎还得照常工作。”

中国经济去年取得6.9%的经济增速,中央政府使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解决问题,并在创新、数码经济等多个领域进行新增长“投资”;另一方面,人民币汇改和管理机制却也遭致市场诸多诟病。

王瑞杰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本次会议期间公开表态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中国仍有一定的货币政策空间和相关工具,的确有助于安抚市场情绪,传递清晰的政策导向信号。

身为小的经济体,新加坡去年经济增速2%,同样面对经济下行的风险和结构转型的挑战,由王瑞杰领导的未来经济委员会正研究探讨新加坡的应对策略。下个月24日,他还将首次以财长身份公布新加坡今年的财政预算案。

王瑞杰昨天受访时没有透露预算案详情,但表示过去几年新加坡采取稳健适度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给政策调整留有空间,政府也一直在和国民沟通政府政策。

他指出,新加坡每隔几年进行经济重组,G20也是新加坡学习其他国家如何对全球经济放缓应变的场合,观察他们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并发现其中的机遇。

与会之余,王瑞杰还会见了多名在上海生活和工作的新加坡人,他们对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持信心,认同只有保持机敏和竞争力,方能在速变的中国市场抓住新机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