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观察

孙喜:请勿忽悠中国金融危机

字体大小:

观点碰撞

去年7月,正当中国股市满目哀鸿遍野之时,独立经济研究学者吴迪先生却标新立异地超级乐观鼓吹《股灾拯救了中国超级牛市》,笔者因此随即写了《请勿忽悠中国超级牛市》一文反驳。孰料如今仅半年有余,吴先生的笔锋突然180度大转弯,极其悲观地警告“中国在走向金融危机前夜”(《联合早报》2016年3月8日言论版)。

笔者虽不是经济学家,但也算对经济学略知一二,故试着通俗地解读一下,吴文中那些花里胡哨的金融术语及其内在逻辑,以及将其简单套用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存在的问题。

1997年,中国被认为因金融“闭关”政策,避开了亚洲金融危机的浩劫。2007年,中国却因资本流动性过剩,而被警告将面对另一种“钱太多”的“中国式”金融危机。2011年,温州民企老板集体跑路和中小企业的高利贷崩盘,被指恐将酿成“中国式”金融危机。2013年,中国银行业“钱荒”,则被解读为“中国式”金融危机预演。与此同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也警示,各地举债投资城镇化隐含危机,可能导致“中国类型的金融危机”。更有甚者则称,“中国式”金融危机其实已经开始于去年的中国股灾。

由此可见,对于“中国式”金融危机的定义莫衷一是,至今尚无定论。不知吴先生所谓的金融危机,又具体指什么?他在文中说:“中国的宏观庞氏融资和房地产已在坍塌的途中,中国正在走向金融危机前夜。”因此按笔者理解可能是指,宏观庞氏融资和房地产市场坍塌所引发的中国系统性债务危机。不过,中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具体指标又是什么呢?房市崩盘、股市和汇市暴跌、大面积的债务违约潮、全国性的恐慌性挤兑,甚至大规模的商业破产潮和金融机构倒闭潮?可惜吴文并未明示。

首先谈谈宏观庞氏融资。“庞氏融资”是由已故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命名的,指一种难以持续的以借入资金偿还利息的信贷融资模式,即民间所说的拆东墙补西墙式的以债养债。据华创证券估计,去年中国用于偿还利息的贷款、债券和影子金融规模,或已高达创纪录的7.6万亿元人民币(1.6万亿新元)。可以说一些中国企业确已进入庞氏阶段,但是断言“中国经济已成名副其实的庞氏融资红海”则言之尚早,毕竟去年中国在岸公司债市场的违约数量仅6例。

况且,中国政府对此风险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和相应的举措。早在去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初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全社会“去杠杆”就已被明确列为2016年五大经济任务之一,其它包括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和补短板。其具体思路是,一方面政府适度加杠杆,并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另一方面严厉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和证券期货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

其次说说房地产市场。中国房市存在泡沫已久,但是对其具体规模、严重程度及何时会破裂,并无共识。美国《新闻周刊》曾把“中国将因房产泡沫破裂而陷入经济崩溃”列为该刊“2010年十大世界预测”的第二位,结果贻笑大方。去年11月,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则发表了题为“关于中国房地产泡沫的说法到此为止吧”的报道称,香港房地产大亨陈启宗9月份曾表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正趋于稳定。

近来,中国一线房市逆势疯涨,令人胆战心惊,因为不确定那是不是类似去年股灾前“回光返照式”的最后疯狂。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中国房市应该不会因泡沫溃破而大范围崩盘,虽然中国房地产金融的确面对巨大风险。更有业内乐观者认为,中国房价将在2017年年底或2018年年初才见顶,而广义货币(M2)被认为仅是支撑要素之一。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黄靖教授认为,这背后酝酿着极大的隐患与危机,是经济权贵集团在利用房市兴风作浪。可见若要化解此类风险,单纯的市场经济手段远远不够。

最后谈谈广义货币(M2)。吴文的核心逻辑是,通过对数周期性幂律模型(Log-Periodic Power Law,LPPL)运算,中国的M2同比增速在今年8月份左右将再次坍塌,并导致房市价格坍塌和系统性的债务危机。可惜的是,如何才算坍塌?到底会坍塌到何种程度?吴文并没有明示。不过,中国央行已发现,近年来M2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已不像以前那么密切,因此单凭M2就去预判市场走势,未免过于简单。更何况,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已明确表示:“今年广义货币M2预期增长13%左右,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长13%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被查处的泛亚和e租宝庞氏融资骗局,均涉及几十万投资者和数百亿元资金,也的确引发了部分受害者的维权行动,但是并未造成大规模社会动荡。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政府必然会行政力量与市场手段并举,并不惜动用国家财政资源甚至暴力机器,以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不可否认,中国经济形势严峻,而金融系统也的确存在诸多风险和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必然会按照西方国家的市场逻辑,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3月12日在记者会就胸有成竹地表示,中国没有必要采取过度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且人民币汇率有回归理性、基本面的趋势。在16日举办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李克强再次明确表示,中国金融有抵御风险的能力。

况且,东方智慧告诉我们,危机是危险与机遇并存。若从积极的角度看,外界对中国经济的唱衰,又何尝不是一种警示和激励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

作者是旅居新加坡的中国籍社会责任投资高级分析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