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乔新生:重建香港的法治刻不容缓

字体大小:

美国传统基金会2016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把香港看作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然而,这份报告同时不无忧虑地指出,北京持续削弱香港的司法和立法会的权力,并干预经济,会破坏香港法治。

这份报告看到了香港问题的症结,但是,却没有找到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仅把香港发生的问题归咎于北京。2016春节期间发生在香港旺角的暴力事件,从一个侧面说明,香港有可能成为西方国家颠覆中国的桥头堡,有可能成为颜色革命的策源地。

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发生在2016年春节期间的暴力事件,起源于城市管理执法活动,香港警察为了维护城市秩序,对一些不法商贩采取执法措施,结果引起一些学生集体围攻。香港一些大学学生会发起声援活动,如果局面失去控制,那么,2016年很可能会爆发大规模的街头示威游行活动。

发生在香港街头的暴力事件是典型的违法事件。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西方一些新闻媒体把明显的违法犯罪活动看作是声势浩大的政治活动,并且将损害公共利益和人民财产人身安全的犯罪活动,美化为政治抗争运动。在香港这样一个拥有法制传统的地区,出现这样的事件,既出乎人们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香港市民长期奉公守法,很少组织大规模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即使出现黑社会团体的街头暴力行为,也很快被香港执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加以制止,可是如今,香港的街头暴力活动此起彼伏,甚至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这充分说明,香港已经是一个法治不彰的地区,香港赖以自豪的法制基础正发生动摇。

不过,如果把香港发生的一切与世界形势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人们又会发现,香港发生的一切并不令人感到惊讶。香港作为垄断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地区,经济陷入困境,普通青年缺乏出路,因此,他们把一切愤怒发泄到香港特区执法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上,试图以这种方式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坦率地说,这是一种典型自杀式的政治抗争。

香港经济的发展,有赖于香港法制的完善,如果香港法制遭到破坏,香港处于混乱状态,那么,香港的经济将会继续沉沦,香港将会变成一个无人问津的城市。

香港似乎已经陷入恶性循环状态,一些香港青年试图通过举行大规模游行集会抗议活动,表达他们的愤怒,可是,他们这样做非但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反而使他们的家庭和整个香港社会遭受重创。对于西方国家所推崇的民主政治,香港青年心向往之,可是,他们不知道,香港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体,如果香港陷入混乱,那么,香港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民主,香港的经济不可能走出低谷。

从世界法制文明发展史来看,如果一个社会公民普遍具有法制意识,那么,立法和执法的成本就会相对较低;反过来,如果一个地区公民普遍缺乏公民意识,那么,立法和执法的成本就会相对较高。当立法和执法的成本高到一定的程度,以至于整个社会难以承受的时候,这个地区就会出现大规模的骚乱,立法和执法就会变成政治动乱的导火索。事实证明,并且将再次证明,香港正在进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

解决香港所面临的问题,不能依靠他人,而应该依靠香港人自己。香港青年把香港发生的一切迁怒于北京,并且试图通过宣布独立的方式,解决香港自身面临的问题,且不说这样的政治诉求能否得到北京的支持,仅从香港自身发展的逻辑来看,如果香港青年带头破坏香港的社会秩序,那么,投资者是否愿意投资香港,香港是否能吸引更多的游客,所有这一切都不言而喻。

走出香港困境的唯一正确方法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特区政府,并且恢复立法会的立法秩序,通过制定维护公共利益和香港多数人利益的法律规范,严厉制裁违法犯罪分子,为香港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如果香港立法会的议员们试图通过阻挠立法,继续进行所谓的民主抗争,那么,最终的结果必然会导致香港彻底沦陷,香港青年失去就业机会,香港成为一个不受人欢迎的城市。

重建法律制度体系是解决香港问题的唯一出路,针对香港日益盛行的街头暴力活动,制定专门的治安管理法律刻不容缓。不过,一些学者认为,在立法的过程中如果限制香港居民的基本自由,那么,有可能会引发更大规模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这是可预见的结果。香港立法会在立法的过程中,一方面必须保护香港居民和平集会游行示威权利,让香港市民充分意识到,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受侵害;另一方面必须切实维护香港的正常秩序,让香港真正成为一个公平竞争的自由城市。

香港过去曾经依靠胼手胝足的拼搏精神创造了经济奇迹,现在香港需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重建辉煌。假如把香港未来的希望寄托在西方国家的身上,试图通过颜色革命,在香港实现所谓的民主自由,那么,中东阿拉伯国家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香港青年必须充分意识到,香港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优势,香港的立法机关可以通过立法将香港市民的诉求变成香港的法律。香港不仅有高效率的执法机关,而且还有非常低调的司法机关。如果能把香港的法治优势充分发挥出来,让香港成为一个公平竞争的自由社会,那么,香港的未来就充满希望。现在不少学者把香港看作是传播中华文化,宣传现代民主政治文明的窗口,希望香港成为出版文化中心,成为大中华地区的会客厅,如果香港自乱阵脚,把香港变成一个暴力城市,那么,香港的未来没有希望。

香港的问题不是北京的问题,香港的问题是香港自身的问题。香港青年必须意识到,只有自强不息,才能战胜逆境;只有发展经济,才能挺起腰杆。

作者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