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黄世泽:学民思潮解散的意义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学民思潮在3月20日召开记者会,宣布停止运作。剩下100多万元港币(约18万新元)经费中,一半用作成立新的中学生组织,延续学民思潮理念,另一半则用作资助有案在身的学民思潮成员打官司。黄之锋等人成立的新政党,就不会领取学民思潮一分一毫。

学民思潮毫无疑问是其中一个令当权者十分头痛的组织,由一群中学生成立的组织,令香港政府的国民教育政策被迫化整为零,可见这群中学生的厉害。但学民思潮的结束,只要细想它做出解散决定的背景,这很可能只是更大麻烦的开始。

学民思潮近一年受尽攻击。这并非它内部有什么问题,而是它在本土派兴起的大势下,像黄之锋等人在立场上没有站在本土派的一边,内部很多支持者甚至成员都不甚满意。正如有消息人士向《海峡时报》所透露,黄之锋在2015年1月接受香港电台电视节目《星期五主场》的访问,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就失去了大批年轻人的支持。因此,学民思潮内部才急急做出转变,包括抛出就2047年政制问题,亦即邓小平五十年不变承诺到期之日的看法,由公投决定香港当时的体制,选项包括脱离中国,这就是回应香港年轻人的躁动。

当学民思潮在这个背景下停止运作,可以想像现在香港年轻人的政治思潮何等激进。香港大学民意计划在关于香港人支持台独程度的民调中,发现18岁至29岁这个年龄层中,有六成九支持台湾独立。他们可以支持台湾独立,论述逻辑类似的香港独立得到年轻新生代支持亦顺理成章。这就解释了为何学民思潮不得不停止运作。学民思潮维持原有的政治主张,只会像其他抱持民族主义想法的泛民主派政党一样不受欢迎。但学民思潮必须依靠年轻人,不像其他老牌泛民主派政治组织,可以靠大量仍然坚持民族主义想法的中年和老年支持者生存下去。学民思潮不想成为年轻人眼中的泛民主派“青年支部”,唯有自行停止运作。现有的中学生工作,由新一代的人自行决定。

连学民思潮这个最有声望的新政治组织,在本土派兴起大潮下都不得不停止运作,就可以想象香港政治激进化大潮何等浩浩荡荡。年轻人长期对社会的不满得不到回应,教育局局长吴克俭面对中学生向他递请愿信,却坚拒下车,谈也不谈,最终结果就是激进的政治思潮变得很有市场。笔者十多年前写《梁国雄现象》这篇文章时,梁国雄托派思维,以及行动派示威方式已经十分激进。但今天连他都被年轻人认为过气,他与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之间的友谊,甚至已经成为了电讯盈科旗下新电视台ViuTV的节目《带着矛盾去旅行》拿来开玩笑的话题。

以激进的思潮而言,港独当是最激进的一种,而泛民主派为了选票,也不得不向本土派的主张靠拢,例如反对简体字,反对学校以华语来教中文。

香港年轻人眼下的一连串问题,包括大学学位不足、考试压力太大、毕业后就业市场差、生活环境恶化、房子租金升至天价等解决不了,政府一味只有指责而没有聆听的意愿,香港政治的激进思潮将会越来越不受控制。那将不只是有更激进的人进入议会那么简单。香港议会已经上演台湾式占领主席台的戏码,那是在西敏寺体制议会不应发生的事。今后也不能排除有更激进的行动发生。

笔者认为消灭革命,必须消灭制造革命的社会条件,主观意志不能改变客观现实。学民思潮停止运作,实在是激进派全面抬头的重要讯号。如果香港不想向激进这一极走的话,香港的政制,以至各方面政策如何回应年轻人的不满,将是刻不容缓的事。但北京没有看到梁国雄当年当选的意义,笔者对北京未来如何回应香港政治激进化这个现象,感到相当的悲观。

作者是居港英籍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