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十年》获金像奖最佳电影,香港舆论沸腾

题材敏感的香港本土电影《十年》前天荣获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奖,该片监制蔡廉明上台领奖致词时说:“多谢金像奖够胆颁这个奖给我们。”                                                            (路透社)
题材敏感的香港本土电影《十年》前天荣获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奖,该片监制蔡廉明上台领奖致词时说:“多谢金像奖够胆颁这个奖给我们。”                                                            (路透社)

字体大小:

(北京/香港综合讯)题材敏感的香港本土电影《十年》前天在第35届香港金像奖颁奖礼上荣获最佳电影奖,但中国大陆媒体对《十年》得奖全面噤声。

大陆媒体,包括新华社、新浪、搜狐及腾讯等网站,在报道金像奖消息时均对最佳电影奖只字不提,连发布得奖名单时都直接将《十年》省略。有能接收香港电视广播的广东观众向香港媒体透露,星期天晚上的金像奖颁奖礼直播被屏蔽,由饮食节目取代。

《十年》上月曾被中国大陆《环球时报》炮轰为“思想病毒”,据报大陆官方因此停播金像奖颁奖礼。

港报大篇幅报道

香港报章大多对金像奖进行大篇幅的全面报道,也都提及《十年》获得最佳电影奖,但也有部分媒体把重点放在郭富城与春夏都分别首封影帝与影后,以及电影《踏血寻梅》为本届大赢家。

亲北京的《文汇报》则引述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兼寰亚传媒集团董事会主席林建岳说,他尊重评审的选择,但不认同结果,并指《十年》得奖“是政治绑架了专业”,也是香港电影界的“不幸”。

《踏血寻梅》导演翁子光却对《十年》获颁最佳电影表示“非常欢迎”。翁子光说:“金像奖今次值得赞扬,因为他们崇尚创作自由,对很多压力无所畏惧。我们不是要就该电影(《十年》)表态还是什么,是对言论及创作自由的态度。”

另据网络新闻机构《香港01》报道,香港演艺学院电视电影学院院长舒琪(原名叶健行)认同《十年》是香港宣言,值得获颁金像奖。

此外,参与本届金像奖评审的影评人毕明则认为《十年》虽有很多不足,但言之有物,能让人找到共鸣,因此她给《十年》“投下最诚实的一票”。

香港金像奖经首轮投票诞生各奖项的候选名单后,次轮评分分别由“55人专业评审团”,以及金像奖13个属会会员及香港作曲家和作词家协会会员投票。

香港金像奖协会主席尔冬升前晚在颁发金像奖最佳电影奖时,也暗示主办方面对很大压力,他说:“实在找不到颁奖嘉宾去颁这个奖,我也不想为难别人,找任何人都不好,万一揭晓念片名,我怕颁奖人‘十十十十……年’都讲不出口。”

尔冬升还说,一名年轻编剧向他查询,在典礼的稿件中是否不能提及《十年》;他以美国总统罗斯福一句名言回应,“我们最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并随即宣布《十年》获最佳电影奖,台下掌声如雷。

《十年》电影监制蔡廉明上台领奖致词时说:“多谢金像奖够胆颁这个奖给我们。”

《十年》获奖后,尔冬升招致许多大陆网民批评,他昨天通过微博贴文回应说,“我愿意为养育我的电影工业服务,可是如果你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政治化,那我就没什么好留恋了……你们自己去玩,我去潜水了!”

尔冬升担心金像奖被政治绑架

不过,尔冬升也坦言,对于《十年》获奖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感到“好惊讶”,他也担心金像奖会受政治因素影响而变质,变相“被绑架”。

据《明报》报道,尔冬升指出,在得奖指标上,他认为该电影“不达标",事后深思,他认为得奖是一个社会效应,是社会气氛令电影产生巨大回响,他同时明显感觉到投票者背后的情绪。

电影《十年》由五名青年导演各自执导的短片合辑而成,利用“五个香港故事”讲述“一个不想见到的将来”。电影将时空设定在2025年的香港,故事内容包括:北京在香港制造纷乱以推行《国安法》、广东话被普通话打压、有民主人士为自由抗争而自焚等。

该片去年12月下旬至今年2月在香港公映,大部分场次都座无虚席。另外,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者蔡子强认为,大陆媒体将进一步对本届金像奖的赛果“口诛笔伐”,而个别电影人也可能受牵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