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被指让机场将女儿行李带入禁区 梁振英特首办否认使用特权

字体大小:

易锐民 香港特派员

yikyms@gmail.com

正当特首梁振英透过“梁粉”刘炳章表明,“除非‘阿爷’(中央)不给做,否则必定会争取角逐连任”之际,一场媒体指控他使用特权的风波令其民望更受重挫。但特首办发表声明强调“无使用任何特权”。

《苹果日报》公开的国泰航空公司内部文件显示,上月28日凌晨,梁振英曾以特首身份向机场职员施压,要职员帮助等候上机的女儿,将遗留在禁区外的行李带入禁区。

针对上述报道,特首办的声明指出:当日梁颂昕(梁振英幼女)是循一般乘客登机手续及通道离境,行政长官夫人只是到一般乘客的离境大堂送机,并未如报道所指,进入机场禁区或门口范围。

声明说,梁颂昕并没有就遗留手提行李向梁振英“求救”,梁振英当晚按习惯致电女儿道别,从女儿口中得知她与母亲(特首夫人梁唐青仪)正在处理事件;在整件事中,行政长官与机场管理局人员并没有任何接触,更无所谓施压。

《苹果日报》 呈现不同说法

另外,梁振英曾用女儿的手机向协助她的航空公司职员了解,如果梁颂昕先行离开香港,留下手提行李过后要如何安排认领;当晚梁振英没有要求任何人“叫我梁特首”,也未使用任何特权。

而《苹果日报》的报道则呈现了完全不同的说法:梁颂昕当时准备乘搭国泰班机前往美国旧金山,她向国泰职员声称在出境前,于闸外的8号柜台附近,遗留了一个黑色手提行李袋。Avseco(机场保安公司)职员拒绝将行李带回给梁颂昕,并已尽力解释,必须由物主亲领行李,但梁唐青仪不同意。国泰职员曾就事件向梁唐青仪道歉。

梁振英被指致电机场管理局前线职员,称“叫我梁特首”,要求将手提行李带回候机楼给女儿,最后机管局“特事特办”。

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认为,梁振英是干犯了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可能会到廉署举报。民主党多名成员昨傍晚到特首办请愿,声称今天将到机管局要求局方交代,并去信立法会内会要求讨论事件。

本身是飞机师的公民党成员谭文豪,在电台节目表示,根据1961年《维也纳公约》,国家元首及使节可享有特权,其行李不用经过安检就可带上飞机,至于梁颂昕当时是否以贵宾级身份上机则存疑。

他也说,在某些情况下,民航处长有权行使酌情权,改变机场范围内的程序。但若有人认为特首权力较大,这个想法很危险。

他认为,事件的严重性在于,为何机管局没按照既有程序进行安全检查,机管局“是为我们把关的,为机场把关,为飞机把关,如果他们刻意(豁免某些工作程序),或者‘特事特办’,对乘客来讲有一定程度风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