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警方坚称事发时绝无追捕 港科大坠楼学生不治 校方要求独立调查死因

字体大小:

在警方驱散抗议者期间被发现坠楼的大学生周梓乐抢救五天后不治,香港警方十分关注,现由重案组全力进行调查,但事件可能使香港动荡再次恶化。

在警方驱散抗议者期间坠楼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经过五天抢救,昨早宣告不治,全港多处随后出现哀悼及抗议活动,科大要求全面和独立调查死因,警方则坚称事发时绝无追捕周梓乐或将他推倒,事件下来可能使香港动荡再次恶化。

事发于上星期日(3日)深夜,网上流传有警员于将军澳一家酒店结婚,有网民号召到场聚集闹场,警方在接近凌晨时分展开清场行动,并曾施放催泪弹,冲突期间,就读科大计算机科学二年级的周梓乐(22岁),被发现倒卧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二楼。

网民号召下周一大罢工

香港的反修例抗争已进行了五个月,周梓乐之死再次令所谓的“警暴”争议成为焦点。香港今明天的街头很可能将再次出现激烈的抗议行动,也有网民号召下周一(11日)进行大罢工。

港府发言人昨天对周梓乐不治表示深感难过和惋惜,并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警方也十分关注事件,现正由重案组全力进行调查,以期找出事件始末。

警方昨天澄清,当晚警员曾两次进入停车场,包括11月3日晚上11时零6至20分,而死者是午夜12时后才进入。警方坦言对事件感到痛心难过,强调案件已交由死因裁判官跟进。

东九龙总区刑事总部警司胡家欣会见媒体时说,已翻查闭路电视及相关行车记录仪片段,发现周梓乐于晚上11时54分独自离开住家,并在12时26分独自步入停车场,其后大半小时内一直独自徘徊,期间曾使用手机,但未与任何人有身体接触。

他也说,警员当晚曾两度进入停车场,分别在11时20分处理一起滋扰案件,及凌晨1时零5分,消防接报有人从高处坠下后,随救护人员进入停车场处理案件。

他强调,警方当晚在将军澳没派出军装或便装的乔装警员。

两度遇道路阻塞 救护员徒步到伤者位置

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傅逸婷则说,警方建议就事件召开死因庭研讯,不但会公平公正,并只可根据死因裁判官的指示去调查。她说,留意到网上号召进行悼念活动,但警方不希望再见到冲突,呼吁港人要冷静。

至于网上有言论指责警方阻碍救护车进入现场导致周梓乐的救治被延误,香港消防处九龙东区助理救护总长梁国礼昨天补充说,救护员当时没跟现场警员有过接触,但由于两度遇到道路阻塞,救护员带同装备徒步在1时30分抵达伤者位置,1时41分开车,1时59分抵达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

科大校长史维发信要求独立调查事件,以及要求各方、特别是警方交代救援被延误的原因。他说,科大将在短期内设立网站,让市民提供与案件有关的证据,校方收集后会呈交、协助独立调查。

他也说,视频片段显示救护车被警方车辆阻碍20分钟,如果没有合理解释,“我们会感到愤怒”。

数百名科大学生昨天下午游行到校长宿舍,打碎大门玻璃;其后转至校园破坏星巴克咖啡座及中银分行。

到了晚上,全港各大学都有举行悼念活动,散布18区的悼念活动有一部分演变成警民冲突,防暴警在铜锣湾制服至少一人,港铁沙田站因应突发情况需临时关闭,旺角也有逾百人走出马路,港铁旺角站标志也受到破坏。

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昨在“港大北大法律研究年会”上指出,许多方面在周梓乐事件上都有责任,香港社会目前更重要的是思考下一步。

他说,双方现在都使用暴力,整个反修例运动已开始失去方向,很多时候似是为破坏而破坏,“参与示威的人士应积极考虑透过区议会选举作出改变”。

他也认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已不可免,此举对冲突双方都有好处,至于港人关注的“721元朗事件”“831太子站事件”等,港府应优先处理,或作出中期报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