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局势

日媒:虽面对更严厉制裁 朝鲜自俄密运重油

字体大小:

日本《产经新闻》昨日头版指出,联合国为了防止朝鲜发射导弹,在制裁中严禁朝鲜进口航空燃料;但是,朝鲜仍有其独立的渠道获取这一些燃料。它从俄罗斯进口了M100重油,并且还能以此进行提炼,转换为可供军事使用的燃料。

符祝慧 东京特派员

choowei@sph.com.sg

日本媒体昨日引述中朝的消息说,在联合国对朝鲜展开更加严厉的制裁后,平壤仍有办法通过特别渠道自俄罗斯进口重油。它指出,朝鲜可用这些重油提炼为航空燃料,进而运用在发射导弹等军事用途。

日本《产经新闻》昨日头版指出,联合国为了防止朝鲜发射导弹,在制裁中严禁朝鲜进口航空燃料;但是,朝鲜仍有其独立的渠道获取这一些燃料。它从俄罗斯进口了M100重油,并还能以此进行提炼,转换为可供军事使用的燃料。

该报道指出,朝鲜从俄罗斯密运的重油,书面上写的是经东南亚国家企业,转手卖给中国企业;但实际上,这些重油却是从俄罗斯海滨区符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直奔朝鲜东北部的经济特区罗先。

报道称,朝鲜从俄罗斯进口的M100重油,只需一般原油价格的三分之一。俄罗斯在2008年,取得在朝鲜位于罗先的罗津港使用权。朝鲜也与俄罗斯合作,在其境内有了重油提炼设备。

日本军事专家指出,朝鲜只要备有炼油机器,就能把俄罗斯的M100重油提供为汽油,以及能够作为军事用途的航空燃料。此前,联合国就是唯恐其运用目的,在制裁中表明了禁止给朝鲜输入“航空燃料”。

产经:中国是一中介地

产经的报道也质疑中国以不被发现的管道为朝鲜供油。它称,中国渔民就是以给朝鲜人民解放军提供燃料,换取了在朝鲜周围海域的捕鱼权。怪不得中国的关税总署在2014年以及2015年都未有出口原油到朝鲜的记录,但平壤市内的德士还是照旧能跑。

产经指出,朝鲜能与俄罗斯取得重油交易,中国就是一中介地。联合国通过制裁限制中国主要银行与朝方进行交易,但朝鲜在从俄罗斯进口石油之际,都是以冒充中国企业的名义,在中国境内结账。

它引述中朝贸易关系者消息称,朝鲜旗下许多企业都登记有中国国籍人士,并且以这一方便在中国境内活动。因此,联合国要对中朝资金的流动进行围堵,基本上无法对它产生太大的冲击。报道认为,中国若是要断绝金正恩资金来源,就必须在其境内严厉取缔有关朝鲜冒充中国企业的一切活动。

产经也以长文报道了联合国制裁以后,朝鲜在中国展开的经济活动一如往常。其中,引述一朝鲜人士谈话,反映朝鲜资金来往自由:“只要有人民币,还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

该报也认为,朝鲜因历经多次被冻结海外资金制裁以后,已学会了新的淘金术。朝鲜人民解放军旗下外汇部门,已在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设立据点。这些支撑金正恩资金来源的外汇部队,极力要做的是将海外的金钱与国内分开,以便能够自立,捞取新资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