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局势

孙兴杰:朝鲜七大,金正恩的加冕仪式

字体大小:

时隔36年之后,朝鲜劳动党5月6日召开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党代会能否扭转朝鲜的发展方向,域外各国都给予了高度关注。然而,各方关注度最高的朝核问题恐怕难有破局,更不要说朝鲜改弦更张,因为这次党代会最大的功能是金正恩的“加冕仪式”,而核武国家的身份也是金正恩登上权力巅峰的最大资本。

当然,劳动党七大也是外界观察朝鲜政治发展方向的机会,地位已经稳固的金正恩可能会做出一些政治的微调,但是金日成和金正日所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框定了金正恩的政策。

在金正恩还没有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之前,韩国学界和外交界就有声音说,劳动党七大之后,金正恩会不会采取一系列改革,从核武的强硬立场上后退一些。而第四次核试验之后,韩国的国防、情报等机构频频释放出,金正恩将在七大前后进行第五次核试验的消息,但又很少给予比较合理的解释。

预测朝鲜核试验,就像评级机构应对金融危机一样,为了防止“漏网之鱼”,需要不断唱衰。其实这何尝不是个陷阱?如果你天天说金正恩要核试验,制造一种“自我实现”的语言,这样的预测对于半岛局势并无益处,也有损于韩国的安全。

劳动党七大首先是朝鲜“内政”,确切地说是劳动党的党务,在金正日时期,劳动党并没有召开党代会,“先军政治”之下,人民军的势力膨胀,金正日的主要权力来源于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可以说,劳动党在朝鲜权力的架构中处于比较边缘化的地位,从金正日去世之后,扶灵的“托孤重臣”,就能看出这种权力结构。

“先军政治”最终畸变为核武战略,金正恩上任四年半,不但没有改变先军政治,而且进一步将朝鲜的国防战略凝练为获得核武国家身份,并且将发展核武写入了宪法。召开七大,主要是为了彰显朝鲜在核武方面的成绩,绝不可能弃核,甚至连实质性的松动都不太可能。

2005年,六方会谈期间,时任朝鲜外长的姜锡柱就坦言,核武器是珍贵的东西,怎么舍得轻易放弃呢?这也是朝鲜孜孜以求发展核武的根本原因所在,核武乃朝鲜国之重器,也是金家政权的护身符。

不出意料,七大将推举金正恩为总书记,2010年的劳动党党章规定:朝鲜劳动党总书记是党的首脑,劳动党总书记代表党领导全党,朝鲜劳动党总书记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对党的总书记的权力进行了比较全面的规定,在此基础上可以实现以党领军的政治目标。

金正日是在1997年的党的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总书记,金正恩愿意在全国范围的党代会上当选总书记,至少说明金正恩要比其父更重视劳动党的作用。至少是要平衡劳动党和人民军两股政治力量,并且努力实现整合。

发展核武既迎合了人民军的需求,也是掌控军队的工具,如果朝鲜获得了核威慑能力,就可以削减常规军事力量。第四次核试验之后,朝鲜宣布拥有了氢弹技术,换句话说,至少朝鲜自我加冕为核武国家身份。

现在金正恩最迫切需要的是核导一体,发展中远程的弹道导弹技术,在最近三个月之间,朝鲜进行了多轮“舞水端”中程导弹的试射,但是几无成功,这可能是让金正恩非常恼火的事情,尤其是在七大之前,必须要证明自己具有中远程核打击能力,从而为朝鲜核武国家这一身份“盖棺论定”。

召开七大,一是宣布朝鲜先军政治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同是也要为政策回调创造基础,回到金日成时期,以劳动党来领导朝鲜,而不是人民军。军队的过于膨胀对金家政权也是一种威胁,金正恩四年多来不断清洗人民军高级将领,以黄炳誓和崔龙海等出自劳动党高官来填充权力机器,其妹金与正也任职于劳动党枢纽机构。在父亲与祖父之间,金正恩更偏向回到祖父的时代,其个人形象更是如此,眼镜、发型,包括走路姿势都在模仿其祖父。

金正恩以劳动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形式来确认总书记的地位,说明他比金正日更有信心,但是金正恩的权力合法性来自血统,来自金家所制造的“白头山血统”的神话之中。即便金正恩愿意回到祖父的时代,也不可能超越血统,无论金正恩接受过什么样的教育,他都无法以个人意志去对抗这个日渐结晶化的宫廷制度。况且,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宫廷政治早已腐蚀了金正恩哪怕曾经纯洁的心灵。

不可否认,朝鲜是现代政治世界的异类,也因如此,使外界难以理解朝鲜。毕竟现代政治学的理论与这个封闭的政权并没有关系,更谈不上解释力和预测力了。看看“脱北”服务员的父母痛苦流涕,捶胸顿足的视频,还有他们发给联合国谴责韩国的信,你不能断言,他们纯粹因为恐惧,也因为他们对那套制度有了依赖感。毕竟,“肖申克的救赎”只有安迪这样的人才有意愿和耐力能够完成。

劳动党的七大,不过是金正恩的加冕仪式,即便改变不了什么,也会带来一个朝鲜自我声张的“金正恩时代”。

作者任职于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