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浩:特金会各方期待什么?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晤。特金会早前曾因特朗普“公开信”差点流产,现在终于如期赴约,因此国际社会舆论也开始纷纷揣测,究竟美朝首脑将给世界带来怎样的“惊喜”,亦或多大的“惊吓”?

但与此同时,由于美朝双方高层沟通严格保密,外界对特金会具体讨论什么议题尚一无所知,因而猜测性分析、判断,也就丧失了实际意义。但假如从另一个角度切入,探讨一下相关各方对峰会的期待,应该还是合情合理的。

或许有人会问:大家当然期待美朝峰会取得成功,这还用探讨吗?但笔者认为,期待“成功”只是各种期待之一,更何况期待“不成功”、甚至期待“失败”的仍大有人在。美朝峰会如期但“不如意”或“不尽人意”的结果,都可能会发生。概括起来,几乎肯定会有三种不同的期待:

首先,美国的“强硬鹰派”、日本的“仇朝派”和韩国的“恐北派”,都不期待特金会成功。在他们看来,如果平壤无法拿出满足他们需要的具体行动,例如,按照他们的建议,朝鲜必须“全面弃核、弃导、弃生化武器”、交出涉及核导研发的科技人员,并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离开朝鲜、国际社会(主要是美国)可以随时实地核查朝方民核设施,且需彻底摧毁、不可再生及不可逆转核导设施,特朗普见金正恩不仅是浪费时间、毫无意义,而且还助长平壤实现了“核大国”之梦。在这些人眼中,金正恩如其父辈一样不可信,平壤不过是在利用其已经掌握的核导技术,同华盛顿玩一场“高逼格”外交游戏,只要金正恩和特朗普见面了,平壤对美的“大国外交”也就赢了。

美国某些“鹰派”身居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要位,在制定外交、行政策略和军事行动方面,对特朗普朝鲜政策的影响至深至远,加之特朗普缺乏外交经验,决策又时常摇摆不定,对他来说,与金正恩的会晤与其说是为解决美朝关系、半岛无核化问题或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还不如说是为展现自己同美国前任总统在对待朝核问题上有多大不同。

特朗普抱着满足自己的“外交好奇”的心态赴约,朝内“鹰派”固然难阻其行,但从近期白宫透出的口风来看,美朝峰会没有几个回合,恐难有实际结果,甚至还替特朗普表明“谈不拢即离席”的态度。可见,“鹰派”们是多么期望峰会的“失败”而非“成功”。

日本朝野上下及社会上的“仇朝派”多如牛毛,他们从不掩饰对平壤的敌视和不屑。从首相安倍晋三、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到外相河野太郎,在对待朝鲜核问题上,他们的立场、口吻始终保持高度一致。即,若看不到平壤具体弃核行动、平壤不彻底解决“被绑架日本人质问题”,国际社会就必须对朝鲜保持高强度施压、就不能松懈对朝军事防范、就不应给予朝鲜任何经济援助。在不久前结束的香格里拉对话上,小野寺五典甚至公开呼吁,在平壤“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必须对朝继续维持最大限度压力”。

坦率地说,日本或许是世界上唯一最不希望特金会成功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讲,假设朝韩美三国关系彻底改善,以及半岛实现无核化和终极统一目标,那么日本不仅面临在半岛乃至整个东北亚地区外交事务中被边缘化险境,而且在新的地缘政治、经济与战略格局重新洗牌后,东京甚至将失去话语权。

东北亚“关键玩家”轮不上日本,而那时东京的窘境似乎也不难想象:既要跟随美国出钱出力援助平壤,但又无法找到解决涉及自身利益关切的对接口,这类外交尴尬将令东京难以承受。安倍日前急赴美国访问,讨的是说法和存在感,要的是未来发声的机会和影响力。特金会不成功,对东京“仇朝派”是莫大的喜讯,因为半岛固有的问题会延续、危机会延续,美日对朝的相互军事支撑战略自然也会延续。

多以观望心态看待美朝峰会

韩国的“恐北派”一直存在。“恐北心态”不仅在政坛里有土壤,而且在社会各个领域广泛滋长。执政党党内有“恐北派”,在野党党内的“恐北派”更是把“朝鲜问题”当作政党轮替、拉拢选票强而有力的政治工具。对“恐北派”来说,半岛任何正面消息、南北任何善意互动,都是细思极恐的事情。

北方“共产党”体制的所谓“残酷、独裁和毫无法理”的做法,让他们痛恨无比。尽管“恐北派”并不都主张用战争消灭平壤,但他们几乎都支持和认同以三八线和美军驻军为代表特征的战后停战架构,是半岛“维持现状”最稳定的架构。任何试图松动或改变现有架构,都将给韩国带来难以预期、难以估量的影响。因此,特金会若失败,则不过是文在寅个人对北政策的失败,但却是韩国整个国家利益的胜利。

其次,以中国为代表的绝大多数亚洲(主要是指东北亚、南亚)国家、主要能源生产国家,都希望特金会取得积极成果。中国是朝鲜的邻国,也是韩国的主要经贸合作伙伴。朝鲜半岛的局势是否稳定,直接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关系到东北地区乃至整个中国的稳定与发展,甚至关系到“两个100年”能否如期实现。

中国不仅主张朝核问题相关各方通过对话谈判解决问题,而且在半岛局势最危机的关头提出“双暂停”和“双轨并进”的思路,积极鼓励、支持朝核问题关键方美朝两国直接对话。同时,北京坚决反对以武力相威胁、在中国家门口生战生乱的做法。

中国也以实际行动认真履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制裁朝鲜决议,用经济手段促成平壤改变思维,为南北积极互动打下必要基础。最重要的是,当南北双方达成《板门店宣言》后,北京又为平壤排忧解难,鼓励金正恩积极履行承诺、坚持美朝峰会不动摇,在平壤-华盛顿-首尔三城穿梭斡旋,力促特金会如约进行。中国期待美朝峰会成功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以对话取代对抗,以交友取代交恶,以和平取代战争。

南亚(主要是亚细安各国)也都期待美朝峰会如期如愿举行,这符合南亚地区的根本利益。亚细安与韩、日、美和中国保持有巨大贸易利益,任何动荡都毫无疑问地会伤及亚细安各国经济发展。不要说半岛发生战争,即便是半岛南北方宣布“进入战争状态”,亚细安地区的金融市场就会剧烈震荡,任何庞大投资项目就会叫停,双边、多边贸易协议谈判就会搁置。如果爆发战争,一些相对较弱的亚洲经济体或许因此而进入大衰退、大崩溃,严重后果不难想象也难以想象。因此,半岛问题最终以和平方式解决,是南亚各国的“福音”。

最后,笔者认为,世界上大多数与朝核问题并无直接关联的国家或地区,无论他们官方如何用外交辞令般的声明表达对美朝峰会的“期待”,但基本上是抱着“观望”或“观察”的心态看待美朝峰会。这是主流趋势。

笔者认为,持观望心态的国家主要基于两点考量,而小心地与半岛问题保持可调整的“距离”:一是他们认为,朝核问题归根结蒂是朝鲜战争遗留下来的问题,而战争的终结者并非他们,因此事不关己。二是美朝改善关系几乎肯定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在任何问题没有眉目、难以预期的情况下,过早地肯定某个峰会、甚至过快地表达支持某一方,都将冒有一定的政治风险,对美国表态尤需谨慎。特朗普决策的摇摆性、不确定性,都将为其他国家在半岛事务上表明立场带来风险,得罪美国或将招致政治暗算,而得罪朝韩或将失去未来合作的商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俄罗斯其实正是这伙“观望群”中“最大的观望者”。莫斯科的如意算盘,就是不付出什么代价就可获取最大利益,坐享一切成果。因为尽管莫斯科对远东地区的开发并不着急,但如果在北京、平壤及华盛顿的努力下,一旦远东局势出现彻底改观的话,该地区的发展又怎能缺少俄罗斯?

当下莫斯科的烦恼和纠缠主要还是来自欧美、北约,再者无论朝核问题选择“三方会谈”亦或“四方会谈”都没莫斯科的份,而把半岛的事托付北京处理也并无不妥,所以“观望”美朝如何互动,自然成为莫斯科应对朝核问题上的最佳外交选择了。

大事发生前抱有何种心态予以应对可谓至关重要,这既是定力,也是智慧。一切都应以“不变应万变,万变不自乱”为原则。

(作者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