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冲突

沙莉娜·萨利姆:沙伊冲突:挑战超出逊尼与什叶派紧张关系

字体大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利雅得当局将于2020年耗尽其外汇储备,除非沙特政府大幅削减开支,或者石油价格回升。其实,沙特阿拉伯已经搁置了一些国内基础建设项目,也宣布了削减国内津贴、征税、私营化等一系列计划。

沙特阿拉伯处决国内什叶派教士尼姆尔,一如预期地引发了一系列事件,最终导致沙特和伊朗断除外交与商业关系。自从伊朗于1979年发生革命以来,沙特和伊朗就一直在为争夺区域影响力和支配力而明争暗斗。两国这次走向公开对立,可以说是几十年来的积怨终于爆发了。

沙特阿拉伯有足够的理由避免逊尼派-什叶派紧张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其长期盟友美国,为了消除伊斯兰国组织(ISIS)的威胁,正在寻求区域共识以解决叙利亚问题。沙特最近的行动,无疑增加了美国解决问题的难度,既有可能招致美国的不快。沙特阿拉伯所面对的安全问题不只是暴力极端主义,ISIS的“哈里发国”所提供的另一种伊斯兰政府制度,也威胁到了沙特的统治合法性。

伊朗也有理由降低教派之间的紧张关系:因为德黑兰的当务之急是恢复和国际社会的正常关系,因此有必要扮演有助于区域稳定的可靠伙伴角色。今年2月,伊朗将举行国内选举。从沙特阿拉伯备受国际批评看来,其行动看起来是误判了形势,尤其是在伊朗相对显得谨小慎微,因而被一些西方国家视为“负责任”的情况下。尽管如此,日趋紧张的逊尼派-什叶派关系,看来是沙特蓄意采取的战略,旨在遏制伊朗进一步扩大其影响力。

沙特阿拉伯正在面对经济、社会、政治等方面的挑战,这可能削弱其区域影响力。美国撤出伊拉克后留下来的势力真空,伊拉克境内的逊尼派-什叶派内战,以及阿拉伯起义力量在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引起的流血冲突,加剧了沙特和伊朗为争夺区域霸权的斗争。石油价格的暴跌和全球经济放缓,抬高了两国资助代理人战争的成本——石油生产占了沙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0%,伊朗只有23%——但是对沙特的冲击却远甚于伊朗,因为沙特在购买军火,国内能源津贴(GDP的13%),为埃及和巴基斯坦等盟友提供经济援助,以及赞助海外穆斯林社群等方面,耗资巨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利雅得当局将于2020年耗尽其外汇储备,除非沙特政府大幅削减开支,或者石油价格回升。其实,沙特阿拉伯已经搁置了一些国内基础建设项目,也宣布了削减国内津贴、征税、私营化等一系列计划。人们普遍认为,利雅得维持高石油产量旨在把页岩油竞争者挤出市场,但这项短期策略显然尚未奏效。不过,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况,这样做也可能是为了最简单的原因——充实国库。

沙特年轻人要求改变

沙特面对的第二个挑战是由年轻人推动改变的压力越来越大。沙特人口的绝大多数是年轻人(70%的年龄在30岁以下 ),而且主要是公务员(三分之二在政府部门工作)。这些年来,沙特政府资助许多学生到外国留学,其中不少考取了西方大学的学位,陆续归国。沙特阿拉伯的互联网渗透率已经超过了65%,社交媒体的使用量也显著上升。这些发展趋势,加上阿拉伯之春运动吹响的改革号角,使得沙特的一些传统规范遭受冲击。换言之,沙特的内部争论声音更大了。

针对年轻人要求改变的压力,沙特政府采取的双管齐下的方法,一方面加大惩罚力度(例如,逮捕博客),另一方面增加宗教对大体上还是保守的沙特社会的吸引力。但是,如果沙特政府按照计划削减开支,实施新的税收和推行私有化,导致就业压力和生活费上升,使得过惯好日子的沙特年轻人生活质量下降,在管治年轻平民的问题上就会遇到麻烦。沙特王室的生存是需要这些平民中的大多数的支持的。

在政治方面,美国今后极有可能把伊朗视为更能带来好处的盟友,这是利雅得迟早得面对的问题。现在,美国已经在联合什叶派力量打击ISIS、支持德黑兰参与叙利亚和平谈判等几个方面,与伊朗公开合作了。此外,就在沙特阿拉伯面对经济困境之际,国际社会却在伊朗履行核协议后解除经济制裁,解冻其海外资产,恢复贸易往来关系,让德黑兰获益良多。

由于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宗教分歧并非本质上的水火不容,沙特阿拉伯始终担心什叶派领导的伊朗会赢得阿拉伯世界的人心。在2006年的黎巴嫩战争中,伊朗支持的真主党部队成功抵抗以色列的军事行动,生存了下来。即使是在最近,阿拉伯街头的老百姓仍然以此为荣,尽管海湾国家的领导人对真主党没有什么好感。通过与对什叶派宗教行为持批判态度的瓦哈比宗教团体的合作,沙特王室成功管控了这个意识形态风险。在沙特国内,瓦哈比领袖控制了社会宗教领域,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沙特公众支持处决尼姆尔。

最近,通过突出逊尼派-什叶派分歧的一系列行动,沙特正在以强调逊尼派共同身份的方式来寻求政治支持。在这个区域内的逊尼派国家,包括非阿拉伯国家土耳其在内,迅速表态支持的团结氛围,证明沙特阿拉伯宣称伊朗影响力在扩大的说辞极富吸引力。沙特能不能在更大范围的逊尼派穆斯林世界实现同一目标?在政治层面,即便是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等盟国,也比较犹豫。

不过,政治上的犹豫并不能代表草根的情绪。绝大多数的非阿拉伯穆斯林都是逊尼派,而沙特国王向来就被视为是麦加和麦地那两座圣城的保护者。几十年来,沙特阿拉伯一直通过它在穆斯林世界到处赞助设立的瓦哈比教育和宗教机构输出软实力,一旦沙特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升级,利雅得能不能得到这些非阿拉伯逊尼派穆斯林的支持呢?马来西亚最近进行的一个独立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马来西亚穆斯林当中,有三四成表示支持针对什叶派的斗争。

显而易见,沙特阿拉伯现在之所以要高调突出逊尼派的共同身份,是要向西方世界发出明确的信号:要在中东进行的任何势力重组,都不能忽略沙特阿拉伯的存在。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助理研究员

张从兴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