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中美实力前所未有接近 全球未来面对危险10年

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院长陆克文昨早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举办的吴庆瑞讲座系列上,分析了中美关系的发展、美国在东南亚的战略机遇等问题。(法新社档案照)
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院长陆克文昨早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举办的吴庆瑞讲座系列上,分析了中美关系的发展、美国在东南亚的战略机遇等问题。(法新社档案照)

字体大小:

陆克文昨早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举办的吴庆瑞讲座系列上提醒,地缘政治、地缘经济以及国际公共卫生的深远变化,将为全球带来巨大挑战。中美关系是这些变化的核心,但东南亚各国政府必须认清一点——只要大家合作,便能塑造和管控这些挑战,显著地影响区域的未来。

2020年代对中国和美国而言都是不成则败(make or break)的关键时间点,中美实力将前所未有的接近,这对全球而言将是“危险的10年”。

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院长陆克文(Kevin Rudd),昨早(2月26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举办的吴庆瑞讲座系列上提醒,地缘政治、地缘经济以及国际公共卫生的深远变化,将为全球带来巨大挑战。中美关系是这些变化的核心,但东南亚各国政府必须认清一点——只要大家合作,便能塑造和管控这些挑战,显著地影响区域的未来。

陆克文在演讲中分析了中美关系的发展、美国在东南亚的战略机遇,以及东南亚自身可采取的行动。

他指出,过去35年来支撑中美关系的战略框架已支离破碎,中美关系自奥巴马第二任期以来,已开始出现彻底变化,这些变化无法轻易改正。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政治理想幻灭,转化为实际打压行动,但美国的行动在执行上逐渐失去条理。

他认为,中国也必须为中美关系的结构性恶化负起责任。中国摒弃了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外交路线,转而采取“大声与自豪”的外交策略,形成了“战狼外交”。中国也越加自信地认为,美国正面临结构性衰退,2020年代将是中国的年代、中国世纪的开端。其危险之处,在于中国可能低估了美国在政治和经济上复原的能力。

“显然2020年代将是中国和美国在全球性力量不成则败的10年。华盛顿和北京在经济和科技方面的战略实力将前所未有的拉近,因此2020年代将是危险的10年。”

在东南亚仍有战略机会 拜登政府应顺应区域需求

但陆克文强调,尽管中美竞争加剧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这不意味着危机、冲突和战争不可避免。

他认为,大多数东南亚国家都对中国不受约束的力量感到深切担忧,因此对实质性的战略平衡有很深的关切,本区域由此才能有更大的战略自主权去主导自己的未来。因此美国在东南亚仍有战略机会,但拜登政府必须顺应区域的需求,而不是像特朗普时期那样违反区域的意愿。

这意味着美国得出席亚细安的最高级别多边会议、委派大使和外交人员,并在旅行恢复时优先安排总统访问本区域,尊重这个区域自身的重要性,聆听和认真对待亚细安国家的核心关切,包括亚细安不希望公开选边的强烈意愿,以及回应本区域的经济和公共卫生诉求。

华盛顿必须依据对这个区域的多元性和复杂性的理解,形成一个有层次、有深度和战略性的外交政策。这包括了解公开政策和运作策略的差异,并用低调的外交达成共同的战略目标,而不是针对美国国内受众采用“扩音器”式的外交策略。

受国内局势影响,拜登已表明美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但美国可在数码贸易和医疗产品领域,与东南亚签署一些短暂、局部的协议。陆克文警惕,若美国没有对根本的区域和安全课题采取实际行动,其亚洲外交也会“走入死胡同”。

陆克文敦促拜登效仿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做法,在下来半年内邀请亚细安领导人参与美国——亚细安峰会,这也应成为年度会议,以协助重建美国在本区域的地位。

他也指出,亚细安能在区域成为被重视的力量,关键是各国必须团结面对现有的战略挑战;即便不一定能达到绝对的团结,只要各国在最终的立场上达成共识,也同样能发挥显著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