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主权争端

莫亚理斯:仲裁维护南中国海法治

字体大小:

观点碰撞

2013年1月,菲律宾就南中国海/西菲律宾海洋争端对华提请仲裁。这表明本国恪守承诺,在国际法,特别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础上,以和平、法制方式处理解决分歧。

今年3月31日,中国大使陈晓东在《联合早报》撰文称,中菲南中国海争端在实质上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端以及海洋划界问题。因而,据陈大使称,仲裁法庭对菲律宾所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

有意思的是,中方在其立场文件中反复重申的这些观点,法庭也考虑到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仲裁法庭去年10月29日的裁决,明确无误地阐述了陈大使所提观点是有益的,富有启发性的。

首先,仲裁法庭裁定,强制性争议处理程序只在个别情况下豁免。《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不可随意选择公约中哪部分愿意接受,哪部分不愿接受。

其次,菲律宾和中国的案件既非领土争端,也非海洋划界问题。菲律宾一次又一次声明,并未要求法庭在其与中国在领土主权方面进行裁决,而仅仅是寻求明确在南中国海的海洋权益。这不仅对菲律宾以及南中国海沿岸各国,而且对《国际海洋法公约》所有缔约国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第三,与中国声称的相反,菲律宾已利用双边和地区层次的多种途径,目的在于实现和平解决对华争端。若干高层会议已举行,但尚未达成任何和解。中方所持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西菲律宾海拥有“无可争辩主权”的立场,简直让争端用任何形式的会谈都无法解决。

第四,仲裁是广泛认可的一种和平解决争端的方式。2002年的亚细安-中国《南中国海各方行动宣言》并未指出,即使无法通过谈判解决,也必须把谈判作为解决争端的唯一方式。

仲裁案从未阻碍亚细安寻求全面有效实施《南中国海各方行动宣言》,早日达成行为准则(COC)。亚细安和中国无疑都同样有政治意愿和决心将其实现。

第五,从一开始,中国就坚持其立场,对仲裁程序不接受、不参与。当然,中方立场不会影响法庭审理的作用。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国际法中心主任罗勃·贝克曼教授3月8日在《海峽时报》发布的文章中所说,一方不出席仲裁并不会对法庭审理造成障碍。此外,贝克曼教授还说,以往案件显示,一国一旦认定谈判不会成功,有权激活争端解决条款。

以上这些观点,在法庭于去年10月裁定对菲律宾仲裁案具有管辖权之时就得以证实。

上述情况提出了一个问题。不再无视法庭,而参与审理对于中国是好是坏?看起来答案是肯定的。

这会向世界表明,中国,随着其地位的上升,是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员,而这个国际社会所遵循的法则,正是在其帮助下建立起来的。参与仲裁,将有利于加强诸如发挥海洋宪章作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普遍公认的法律文件所规定的法律程序。

我们决定寻求仲裁是我们独立自主、有原则的外交政策的结果。通过寻求仲裁,菲律宾坚持法治在国际关系屮至高无上的地位。一路走来,我们获得其它国家的广泛支持,他们相信,这样做是正确的。

菲律宾已承诺遵从法庭裁决,无愧于国际社会的期待。中国遵循法庭的最终裁决,将显示其和平崛起的真谛。

法庭裁定对所有各方具有法律效力,并将为进一步开辟南中国海法冶新起点,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是菲律宾共和国驻新加坡特命全权大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