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印尼前总统苏哈托病逝

李炯才:“微笑将军”是真正的爪哇人

字体大小:

● 黄秀嫱 整理

新加坡前高级政务部长李炯才曾于1970年至1974年出任驻印尼大使四年半。

当时,两国关系因新加坡判处两名印尼海军陆战队员绞刑而陷入低潮,李炯才出使印尼的一项艰巨任务,正是为当时的李光耀总理安排和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绞刑事件后的首次会面。李炯才花了将近两年多的时间,才成功促使两国领袖会面,他也因此和苏哈托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在李炯才眼里,苏哈托是一个真正的爪哇人,从来不把喜怒哀乐显露在脸上。

在四年半的任期里,李炯才从没见过苏哈托表现出难过的情绪,他总是微笑,是个微笑的将军。同时,苏哈托不曾提高声量说话,无论他多么不安,也总是能保持冷静的态度。

正因为李炯才对苏哈托的这份了解,当时的李总理在访问印尼之前,问他如何才能成为苏哈托的朋友,他建议总理到埋葬印尼战将的卡里巴塔献花时,也到附近那两个被处绞刑的军人墓前,撒上一些花。

李炯才解释,因为苏哈托是一个真正的爪哇人,而爪哇人相信,到死者墓前撒花能够安抚亡魂。李总理接受了这个建议。

李炯才记得,当李资政在两名军人的墓前撒花时,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鲁克米托感动得泪流簌簌,苏哈托也非常高兴。加上苏哈托在为李资政举行盛大国宴时,有一只蝙蝠飞进大厅,而华人和爪哇人都相信,蝙蝠是吉祥之兆。从此,新印两国成为朋友。

李炯才说:“那一小撮鲜花为新加坡带来了18年的和平,新加坡也得以在这18年里顺利地发展。”

李炯才对苏哈托的了解,也体现在一次新印的商务洽谈中。当时,李炯才为资政和苏哈托安排会谈,苏哈托在会谈中点了点头,李资政非常高兴。

过后,李资政问,苏哈托是不是已经同意了?但李炯才告诉他,还没有呢,苏哈托只是表示“我听到了”。

因为李炯才很清楚,对一个爪哇人来说,点头并不代表什么,而那次的洽谈,的确没有成功。

虽然苏哈托在下台后面对贪污的指控,但李炯才认为,他为印尼做出了许多贡献,因此在评价他时,必须在贡献和失误之间取得平衡。

李炯才说:“我认为,不应该归咎于他本人。每个人都会犯错。”

李炯才也认为,虽然苏哈托的教育程度不高,但他是一个天生的领袖,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对数字的概念也很强。作为一个人,苏哈托是一个好领袖,不幸的是,他存有爪哇国王的旧观念,即认为整个国家都是属于他的。另外,苏哈托在执政期间所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在利用华人的头脑经商的同时,试图在印尼扼杀中华文化。

李炯才说:“从我抵达印尼,在那里完全看不到中文字。让华人了解自己的文化是好的,因为你可以善用他们在这方面的知识。5000年的文明是力量的泉源。”

在李炯才的印象中,苏哈托是一个很重视家庭的人,和妻子的感情很好,因此妻子的逝世对他打击很大。

不过,李炯才说,苏哈托错在过于宠爱子女,没把他们教育好,他的前途是被他们破坏的。

他表示,看到一个像苏哈托那样的伟人失去对国家的控制能力,任由其腐败,心里很难过。

去年,李炯才曾到印尼礼节性拜会苏哈托,但因为他的病情挺严重,两人没有机会见面。如今,苏哈托已逝世,李炯才表示,将会记得他的微笑、他的彬彬有礼,以及他对执政的决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