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印尼前总统苏哈托病逝

苏西洛总统主持国葬仪式 苏哈托遗体安葬故乡梭罗

字体大小:

走完86年漫长人生路,印尼前总统苏哈托的灵柩从他一手掌握政权长达32年的权力中心雅加达,搭上C-130运输机向东飞了400公里,回到他的出生地中爪哇,然后在梭罗市郊拉武山上的吉里班安陵墓(Giribangun)中,同在1996年逝世的亡妻茜蒂哈蒂娜一起长眠于黄土之下。

印尼能有今天的发展水平,苏哈托1965年主政后制定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政策、给人民提高教育水平的机会及采取合作协商的外交政策等贡献功不可没。当苏哈托的灵车途经雅加达和梭罗街头时,数以万计的民众夹道,向这位为印尼带来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的印尼“发展之父”道别;一些人哭了出来,另一些则呼唤着苏哈托的名字。

按照回教习俗,逝世者必须在24小时内入土为安,葬礼因此得在当地时间下午1时10分之前举行。灵柩约11时50分运抵梭罗市35公里外的吉里班安陵墓,扶灵队随着军鼓声齐步走向楼高三层、由圆柱大木支撑的陵墓大殿。

除了印尼总统苏西洛亲自主持国葬礼并致词外,多名外国政要包括代表新加坡政府的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律政部长贾古玛教授、马来西亚副首相纳吉、泰国外交部长尼亚、文莱外交及贸易部长默哈末亲王及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等也出席了葬礼。

不过,有些外国领袖却赶不及出席葬礼。其中,本月初曾到医院探望苏哈托的马国前首相马哈迪,就在葬礼结束后的20分钟,才抵达墓园,而东帝汶总理古斯芒则在马哈迪之后才抵步。

在国葬礼上,苏哈托一生获颁的多项显赫军事荣誉一一被宣读,当局过后配以一声枪鸣致敬,苏西洛继而举手向苏哈托遗体行军礼,使得葬礼军事色彩浓厚。接着,扶灵队在一片回教祈祷声中将遗体缓缓放入墓穴,家属亲友也纷纷投以茉莉与玫瑰花瓣。

苏哈托前天因多重器官衰竭而在雅加达国油医院逝世,印尼政府随后宣布全国志哀一星期,并下半旗以示哀悼。苏哈托的长女哈迪扬蒂在葬礼上念悼文时说:“父亲不过是凡夫俗子,他有弱点和强处,但也不可避免地犯下错误。如果他做了好事,恳请阿拉将它乘以倍数;如果他犯了错,恳请阿拉原谅他。”

泪流满面的哈迪扬蒂哽咽地说:“女士们、先生们,如果父亲犯了错,请原谅他。”、“父亲,再见了父亲,我们的祝福永远与您同在。”

苏西洛向苏哈托致最后敬意时说:“我以国家和印尼军队的名义,将苏哈托的身体和灵魂,献给祖国大地。”

苏哈托的棺木接着被放入墓穴中,随后响起一声礼炮。在哀怨的军乐声中,苏哈托的家人和朋友向墓穴撒花瓣,苏西洛向棺木铲下第一堆泥土。

苏西洛说:“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一个真正的军人和一个受尊敬的政治家。”

他说,尽管苏哈托犯下错误,但却为国家做出伟大的贡献。“希望阿拉接受他的功绩,原谅他的罪孽。再见了,发展之父,希望您在阿拉的身边安息吧。”

出席葬礼的印尼前国会议长阿巴丹戎和荷兰驻印尼大使尼克劳斯博士都强调,苏哈托对印尼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等方面所作的贡献,不应被一笔抹杀。特地从附近村落赶去参加葬礼的一名65岁妇女苏马尔蒂尼说:“苏哈托是个伟大的人,我们为他的去世感到痛心。”

对于昨天的葬礼安排,贾古玛教授在所搭乘的空军福克50型飞机上接受新加坡记者采访时,认为葬礼氛围庄严肃穆,除了回教宗教仪式,也加入了爪哇民俗和军事荣耀的风格。

贾古玛:

他虽位高权重

但说话语调温和

他透露自己和苏哈托曾有两面之缘,第一回是当他以外长身份到亚细安成员国作介绍性访问时,同苏哈托晤谈如何加强新印两国在旅游业的合作,第二次是当苏哈托对我国作访问时,他当时是苏哈托的陪同部长。

“我发现他是一个说话温和的人。对一名位高权重的人而言,他说话的语调和举止都不会给人一种拥有权力的感觉。我记得当我们的话题转到垂钓这个他最喜爱,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项嗜好时,他就变得格外热情。他对我说他很享受垂钓带给他莫大的松懈和平静的感觉。”

(部分新闻由傅慧云整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