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海局势

抗议司法纵放性侵害嫌犯 台北群众再举行“白玫瑰运动”

字体大小:

● 庄慧良 台北报道

有鉴于“性侵害防治法修正草案”立法进度延宕,且“恐龙法官”(指判决不符社会期待、与世脱节的法官)屡屡纵放性侵害嫌犯,引起社会激愤,昨天有100多名“白玫瑰运动”群众重返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要求立法院于本月加开临时会,尽速完成立法作业。

但是,对于“白玫瑰社会关怀协会”要求公布性侵犯个人资料及化学去势等做法,执政的国民党认为社会各界歧见颇大,在立法前仍应慎重讨论,倾向在下会期9月开议后列为优先通过法案。

第三次重返凯达格兰大道

这是继去年数名“恐龙法官”轻判性侵害者之后,“白玫瑰运动”第三次重返凯达格兰大道,主因是日前新北市板桥地方法院法官卢军杰让涉嫌性侵日本女大学生的谢姓司机以5万新台币(约2084新元)交保,不满的民众上网串连要求卢下台。不过,昨天与会者的声势不如去年上万人浩大。

参与白玫瑰运动的群众,昨天下午4时在立法院集合,他们把千朵白玫瑰绑在立法院的围篱上,哀悼“司法已死”,然后慢慢步行往凯达格兰大道,在总统府前静坐到晚间9时。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林益世、国民党立委丁守中和民进党立委田秋堇等人都到场关切。

“白玫瑰运动”发起人梁毓芳表示,去年两次白玫瑰运动后,总统马英九曾宣示“白玫瑰运动与二次金改是司法史上最重要的两件事”,但白玫瑰法案——“性侵害防治法修正草案”在今年4月送至立法院,且已取得66位不分蓝绿立委的联署,为何无法顺利在6月底休会前完成立法?故他们希望立法院能于本月加开临时会,周延地修正草案,越快越好。

一名有女儿的妈妈也说,从去年9月25日首次白玫瑰运动之后,就算是十月怀胎,到现在也早该通过了,而且这段期间陆续传出小女童被性侵的事件,政府立法迟缓,令她非常失望。

梁毓芳扬言,下会期若不通过该法案,届时将进行北、中、南大串连,发动大规模抗议游行。支持者也高举“法案不过,玫瑰永现”等标语。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副书记长周守训昨天回应说,马英九和行政院长吴敦义都要求国民党立院党团将该法案列为下会期优先通过法案,以回应社会期待。

“白玫瑰运动”目前有六大诉求,首先,性侵犯经评估,若有再犯之虞,应受刑后强制治疗;其次,分级、分类公告性侵加害人相关资料,即仅公布风险性高的性侵犯的相关信息,但对于初犯、或只犯一件的随机性性侵犯,可不公布;第三,对固着性恋童癖性侵犯,在嫌犯自愿情形下,给予药物性激素治疗法;第四,要求长期社区监督;第五,重大性侵犯必须24小时戴上电子脚镣;第六,落实刑后强制治疗,加强狱后处遇机构设置及人员培训。

其中公布性侵者的资料和化学去势两项最具争议性。白玫瑰社会关怀协会指出,保守而言,每年约有10名性侵累犯出狱,若政府不能积极防范,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被害者。

昨天到场关心的林益世指出,目前医界对化学去势有疑虑,而且,要公告性侵者的个人资料范围应有多广,或公告时间多久等等,许多人都有不同意见,所以必须在立法前多加讨论。

立委丁守中支持公布性侵者的个人资料。他认为,人权团体阻挠该法案通过,是“保护坏人,没保护好人”。

但是,内政部次长简太郎认为,内政部最主要的目标是防止加害人再度为害,一旦公告其姓名,反而可能使加害人豁出去,有再犯案的可能。

内政部长江宜桦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明白指出,支持者希望公布资料,可以让邻近的居民、父母师长提高警觉,保持安全距离;反对者则认为如此强烈的措施,会妨碍更生人重回社区,造成“集体排斥”、甚至是动用私刑的社会风险:“从美国经验来看,这样的忧虑确实存在!”

法务部政务次长陈守煌也持类似看法,指公布性侵犯资料,恐妨碍性侵犯出狱后更生,至于加强性侵犯强制治疗等,已纳入修法内容。

新闻背景

白玫瑰运动

2010年8月间,台湾社会因几起法官轻判性侵幼童案例(如法官指检方无法证明遭性侵的幼童不同意有关行为)哗然,一群网民在面簿发起“开除恐龙法官”活动连署,结果不到数周就有超过28万人支持,“正义联盟”不久后即成立,并发起“白玫瑰运动”上街抗议。

部分人士认为,虽然轻判性侵案的法官并未违法,但毫无考虑儿童心智发展状况,显然与社会脱节,要求司法院“自省式修法”。

白玫瑰运动是继1997年、民众因白晓燕命案不满治安现况游行抗议后,台湾近13年来民众自发性为公共议题走上街头的最大规模运动。

*chuanghl@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