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

国际观察:特朗普势不可挡?

字体大小: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特朗普在初选阶段领先其他共和党候选人,让共和党的大佬们心惊胆跳,深怕他竞选总统。

虽然民调显示,八成共和党选民认为特朗普会赢得提名,但党内主流力量和领导层却激烈反对。

特朗普目前最大的难关是要跨过最关键的门槛,即获得过半的党代表票数。

共和党元老们把希望寄托在下周二的几场初选,希望鲁比奥和卡西奇能成功守土,一挫特朗普的锐气。

美国共和党内建制派大佬终于和总统提名战领头羊特朗普杠上了。

总统选举初选阶段的重头戏——“超级星期二”在3月1日举行,特朗普虽没如所预料地横扫千军如卷席,却还是在11州中胜出七州,主要对手克鲁兹拿下三州,鲁比奥拿下一州,卡西奇空手而归。特朗普的强劲势头,让共和党大佬们心惊胆跳,深怕他代表党竞选总统,会拖累州长和国会选举选情。

民调显示,有八成共和党选民认为特朗普会赢得总统候选人提名。

然而,特朗普却遭到党内主流力量和领导层的激烈反对。他们动员所有力量,对特朗普采取阻击行动,形成围殴之势。

前两届大选的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和麦凯恩3日联手阻击特朗普,逐一批判特朗普的商业能力、人品和性格、外交和经济主张等,并警告他若当选,可能会将美国及其民主政治体制置于险境。

数十名在美国国家安全问题上有影响力的共和党人发表联名信,誓言将阻止特朗普获得提名。他们担心特朗普当选总统会使美国在国际间众叛亲离。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呼吁党内议员,如果特朗普获得提名,为了保住共和党对参议院的控制,他们应大胆地在反特朗普的场合发声。

然而一切努力徒劳无功,特朗普在3月8日的“特别星期二”四州初选中再赢得三州,克鲁兹赢得一州,鲁比奥四州初选惨败,得票率不到10%,未赢得一张代表票。反而是卡西奇在密歇根州和克鲁兹并列第二,分得17张代表票。

虽然特朗普的优势得以巩固,但他并没有取得决定性胜利,逼退对手。

共和党初选仍处于混战状态。

截至目前,特朗普在24场初选中胜了15场,克鲁兹七场,鲁比奥两场,卡西奇交白卷。

特朗普获得的党大会州代表票为458张,克鲁兹359张,鲁比奥151张,卡西奇54张。

赢得共和党候选人提名的党代表票门槛为1237张。

表面看来,特朗普在超级星期二11仗七胜,多赢得261张代表票,但仔细研究,代表票数争夺战已经过半,他的得票率却不过半。四年前的超级星期二,同为商界精英出身的罗姆尼表现更加出色,收获400多票。

共和党四人参选分薄选票

媒体聚焦报道特朗普势不可挡和捷报频传,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以为战情一面倒或特朗普已胜券在握,把对手远远抛在后头。

其实,在最早举行初选的各州,并不是以“赢家通吃”的方式分配代表人数,而是以得票率20%为门槛,参选人只要获得州选票中的20%就可按比率分配到代表。因此,特朗普虽然大胜,却无法在全部代表中赢得多数,克鲁兹和鲁比奥的党大会代表人数加起来还多过他,而未赢得任何一州初选的卡西奇也凭着在一些州表现不俗而分得54张代表票。

超级星期二过后,共和党内还有四名候选人咬住他不放。

换言之,特朗普现在只有挑战党内大佬的胆识,却还没有实力宣称“游戏结束”(game over)。

反观民主党,希拉莉在超级星期二赢得七州,桑德斯赢得四州,似乎胜得辛苦,而她的总战绩22仗13胜,桑德斯九胜,似乎逊于特朗普,其实,她在党大会代表人数方面已以1221票对571票遥遥领先桑德斯,获得民主党候选人提名的门槛是2383票,希拉莉得票率已过半,稳立不败之地。党候选人非她莫属。

希拉莉和特朗普得票率的最大差别在于共和党有四名参选人,选票分散,民主党只有两名候选人,希拉莉在南部各州大胜,因此分得党大会州代表的绝大多数票,而她输掉的州多以微差落败(例如在密歇根州她只以1.5个百分点落败),分到的代表票与桑德斯所差无几。

观察美国总统初选,不能只看谁风头最健,谁的民调支持率最高或赢了多少场初选,到头来还是得做好算术,党大会代表人数才是正确指标。

共和党大佬们现在对特朗普束手无策。《华盛顿邮报》警告,阻止特朗普成为党候选人的窗口已经“几乎完全关闭”,而共和党目前仍没有形成抵制特朗普的统一战略。

下周二初选是关键

看来,大佬们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周二(3月15日)的几场关键性初选,尤其是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的初选。

第一,这两州的初选规则与众不同,采取的是赢家通吃的方式,赢家代表票将大增。第二,佛罗里达州是鲁比奥老家,俄亥俄州是卡西奇老家,是两人的背水之战,非胜不可,否则只好退选。

共和党元老势将倾全力助战,希望鲁比奥和卡西奇守土有功,就像克鲁兹在老家得克萨斯州击退特朗普,挫挫他的锐气。民调显示,特朗普和卡西奇旗鼓相当,鲁比奥却居下风。

有分析说,如果特朗普没能拿下这两州,他就需要争取剩余代表中近70%的支持,才能获得最终的多数,以他现在只获得44%代表的支持,这是不太可能的事。

分析家普遍认为,这两场初选或将成为共和党内部“反特朗普”运动成败与否的关键。

大佬们的如意算盘是,克鲁兹和鲁比奥在剩余的初选中若能达到门槛,就能分薄特朗普赢得的代表人数,肯定能阻止特朗普获得多数代表。

面对大佬们从中作梗和其他参选人阴魂不散,紧咬不放,特朗普的总统之路即使不是得杀开一条血路,至少将是一场硬仗。

相对之下,希拉莉的处境轻松多了,她以逸待劳,又获得党领导层的一致支持。

前纽约市长彭博原考虑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但顾虑到可能分散希拉莉选票,让特朗普坐收渔人之利,而决定不参选,也让希拉莉少了后顾之忧。

如果最终是特朗普和希拉莉对决,谁能当选?

若从目前民调来看,希拉莉的胜算较大,当然,这得要看选民是否回归理性,通盘考虑总统人选的各种标准的话,特朗普恐怕不会如今天这样势不可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