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

共和党大佬还有多少选择?

字体大小: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共和党建制派面对特朗普这匹黑马,出尽法宝要阻止他当选党候选人,但奏效不大,大佬们属意的候选人一个个倒下,大佬们还有什么路可走?

  但特朗普也战得辛苦,看趋势不太可能赢得提名所需的多数票,党候选人或需等到7月代表大会才见分晓。

  越来越多观察家开始提起1964年共和党大会和1968年民主党大会这两个历史性大会的结果。

但到时无论出现哪个局面,共和党始终面对两难困境,让一名偏激的候选人上阵不止输了总统选战,也拖累本党的国会和州长选情,

如果改派别人上阵,将加剧党分裂和疏远支持者。本文带大家重温历史。

美国总统选举预选进入白热化阶段,对黑马特朗普的崛起感到恐慌的共和党当权派苦觅对策:拉马缰、扯后腿,临阵换马?把能想到的招数都参透了。

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的可能性越大,共和党输掉总统大选的可能性就越大。更糟的是,由特朗普当大旗手将拖累众多共和党大佬的国会和州长选情,以至危及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地位。

这些利害关系使得党内反特朗普的力量日益靠拢,尽管他们有的主张选择极右派克鲁兹,有的寄望选情包尾的卡西奇,有的提议压根儿没参选的众议院议长瑞安,但起码有个共识,选谁都好过特朗普。

然而这回预选由不得党建制派主导。民众对建制越来越不满,他们的支持反而成了票房毒药,谁得到背书,谁就会被选民抛弃。

大佬们最钟爱的杰布·布什,原来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杰布退选后,支持他的建制派选择为鲁比奥背书,呼吁党员团结在鲁比奥身边,甚至不惜花3000万美元做负面广告来攻击特朗普,比用来攻击民主党两位参选人花的钱多出几倍。

然而,钱花了,斗争也搞了,鲁比奥最后还是在家乡佛罗里达州输个底朝天,黯然退选。特朗普依然一骑绝尘。

鲁比奥之后,共和党再无建制派候选人。克鲁兹的宗教保守主义,使他很难成为建制派看好的替代人选。卡西奇踏实稳重,是《纽约时报》公开支持的共和党参选人,民调也说他是唯一有希望打败希拉莉的共和党候选人,但他的代表数目垫底,休想通过接下来的初选拿下提名。瑞安是7月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主席,既要保持公正,也犯不着去当特朗普和选民的靶心,因此已公开拒绝出面扛起大旗。

克鲁兹是目前票数最接近特朗普的候选人,但作为茶党运动崛起的新生代,其主张和行事作风被大部分华府的共和党精英所不容。

克鲁兹比特朗普还要右倾,有人称他为“国会里最保守的共和党”。他自大自负,目中无人,当选参议员不久,为了反对奥巴马医改,不惜和党大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奥康奈尔公开作对,导致联邦政府停摆。克鲁兹角逐共和党初选,参议院共和党同僚没几个支持他。

至于特朗普,许多以正统自居的共和党人不但认为他的言论“非美”,而且是“非共和党”,他过去和民主党过从甚密,也为正统派诟病。

党高层打阻击战

如今,共和党候选人之争似乎变成了党外造反派(特朗普)和党内造反派(克鲁兹)之间的单挑。

要赢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至少需获得1237个党代表大会代表席位。特朗普虽然保持领先,但代表席位数量上的差距正在被克鲁兹缩小。观察家预测特朗普最终的得票将比这黄金数字差150票至200票。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只获得“相对多数”(plurality)而非“绝对多数”(majority),因此很可能陷入“竞争式党代表大会”(contested convention)。如果特朗普拿不到那么多代表票,党大会就有机会选出另一位候选人。

随着共和党大佬属意的人选先后落马,他们已不再指望谁能反超特朗普,而是期望阻止特朗普取得锁定提名所需的绝对多数票。党高层的新策略基本上是阻击战,让克鲁兹和卡西奇坚守战场,尽可能把选战拖入最后的党代表大会。

他们指望候选人在党大会第一轮投票中难产,他们就能在第二、三轮投票中求胜。后几轮投票将由党领袖而不是党代表来选择提名候选人。

共和党陷入两难困境

媒体和学者开始热议建制派在党大会通过协商换掉特朗普可能引发的后果。

这样做将加剧党分裂。不这样做又可能断送党的胜望。这些都有前例可循。

总之,2016年的共和党面临一个两难困境。要么像1964年那样选出像高华德那样的偏激候选人,要么像1968年那样选出像汉弗莱(时译韩富礼)似的替代人选。

先说1964年旧金山共和党代表大会。由于民主党总统约翰·肯尼迪早一年遇刺身亡,继任的约翰逊承诺萧规曹随,贯彻肯尼迪的政策,结果轻松赢得党的提名。共和党则是陷入分裂危机。

共和党温和派推出纽约州长洛克菲勒,基本教义派则拥护高华德参议员。一开始洛克菲勒有绝大优势,却因选前娶了个抛夫弃子、比他小15岁的妻子而支持率大跌。结果在党提名大会上不敌高华德。

近代美国大选出过不少高举偏激主义旗帜的政客,1964年的高华德和1968年的华莱士州长更是其中佼佼者。

代表极端右翼势力参选的高华德高举反共旗帜和号召击败苏联威胁,被温和派视为激进分子和战争狂,而他自己的言行也确实印证了人们的看法,例如,他曾声称要把导弹扔进克里姆林宫的男厕。他在接受党提名的代表大会上非但没寻求团结和解,还提出这样的口号:“以极端手段捍卫自由并非恶行,而以温和手段追求正义也不是什么美德”(extremism in the defense of liberty is no vice and, moderation in the pursuit of justice is no virtue)。后人把这句话简译为脍炙人口的“极端不是罪恶、温和并非美德”。

选举结果,约翰逊大胜,拿下44州共计486张选举人票,高华德只拿到六州52张选举人票。

高华德不仅在总统选战中惨败,还连累众多共和党参选人落选,共和党在国会两院丧失许多议席。

同本届大选一样,对于高华德的崛起,共和党高层最初的反应是不屑一顾,尼克逊当时还坚信共和党面对的威胁是来自左派而非右派,等到发觉不对已经太迟。

1968年的芝加哥民主党代表大会风水轮流转。

这一年可说是多事之秋。1月,越共发动春节攻势,美军死伤惨重。3月底,因越战而声望大跌的约翰逊总统宣布不竞选连任,4月,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遭刺杀。6月,反对越战的民主党参选人罗伯·肯尼迪参议员遇刺身亡。弟弟爱德华·肯尼迪拒绝临危受命,同样反战的尤金·麦卡锡参议员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大热人选。

当时正值反越战高潮,会场外满是示威群众。

代表们临时更改提名规则,党既得利益集团通过密室交易,牺牲掉反战的麦卡锡,把未参加初选的时任副总统汉弗莱提名为候选人。

反战运动使民主党分裂,汉弗莱因而成为反战示威的目标。芝加哥民主党大会场内场外火药味浓,场外的警民冲突使它成为美国选举史上最血腥的一场党代表大会。民主党也因为这场黑箱作业疏远了许多选民,汉弗莱最终以微差败给共和党的尼克逊。

特朗普已恫言如果他得票最高而没被提名,将会引发暴动。密室交易肯定会令特朗普的死忠支持者反感,他们可能在大选中不支持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这点共和党不得不防。

近年来,两党提名大会的重要性逐渐降低,总统候选人的提名其实在预选阶段就由投票人决定了,而得到提名的人通常在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就表明自己的副总统人选,没有多少悬念。电视直播的收视率每况愈下。

如果本届共和党提名战真的拖到7月党大会才见分晓,那将增加看头和成为史学家研究的新对象。

1964年大选,民主党大获全胜,史学家认为,共和党糟糕的选战管理,高华德的个人形象以及共和党内缺乏团结,都是失败的原因。但还有更多幕后故事,值得参考。

1960年代初当过共和党选举“关键课题理事会”主席特别助理兼主笔的政坛元老隆·沃克本周在彭博社撰稿,透露前总统艾森豪等温和派试图阻止高华德等极右派骑劫共和党的经历。

在1963年尾由艾森豪发起的这个理事会,集合了24名温和派领袖,前后发表十多份政策文件,企图引导党内初选的辩论方向和为隔年举行的党大会奠定政纲基础。

可是,他们对党选所起的作用似乎不大,高华德在首轮投票中轻易胜出,共和党政纲委员会没有采纳理事会的主张。反而是民主党对手重视有关文件,把它当作推行更合乎理性和实际可行政策的参考,与我行我素的共和党极右派反其道而行。

党大会结束后,约翰逊通过助手联络上共和党温和派领袖,协商如何联手阻止高华德派系和极端保守主义势力的增长。

沃夫断言,如果不是理事会的“帮忙”,约翰逊绝不可能在选举中以那么大的差距击垮高华德。

沃夫总结说,特朗普的崛起和今日共和党经历的转变,让他担心历史重演。尽管高华德败选,但他动员了保守派并成为他们的发言人,终于形成一股运动。

跟特朗普一样,高华德呼喊的对象是那些“沉默的、被遗忘的美国人”。他就这样为一代共和党人的涌现铺平了道路。而约翰逊眼光锐利,知道如果不趁早阻止,这股声浪将越叫越响。

唱衰特朗普引起党内意见分歧

共和党大佬倒特朗普的资源日益枯竭,现在只能指望特朗普自己犯错自毁前程或等候党大会收拾他。

但是,他们公开唱衰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已引起党内意见分歧。从历届选举看,无论是那一个政党,初选内部分歧越大,党在大选中战败的可能性就越高。

特朗普过去的失言将被民主党一一挖出来作为弹药。但没有什么比共和党攻击自己人的负面广告更加有效。史料显示,当年约翰逊阵营的文宣就是把共和党温和派的绘声绘影照搬过去,以逸待劳,突出高华德是个危险的极端分子,打了场漂亮的胜仗。

万一特朗普赢得党候选人提名,共和党建制派对特朗普的讨伐,会不会又帮了民主党一个大忙?

史学家恐怕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共和党糟糕的选战管理、特朗普的个人形象,以及共和党内缺乏团结,是党选战失败的原因。

特朗普过去的失言将被民主党一一挖出来作为弹药。但没有什么比共和党攻击自己人的负面广告更加有效。史料显示,当年约翰逊阵营的文宣就是把共和党温和派的绘声绘影照搬过去,以逸待劳,突出高华德是个危险的极端分子,打了场漂亮的胜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