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金钟别墅

一提到本地与“辛亥革命”有关的建筑,大家马上想到的是晚晴园和同德书报社,忘了还有一栋乔治王朝时期的漂亮别墅,也是这场倒清运动的历史场景之一。这便是一百年来历经沧桑、却又完整屹立在原处的金钟别墅。

金钟别墅与辛亥革命沾边,是因为别墅昔日主人陈武烈是孙中山追随者,也是新加坡同盟会成员。更重要的是,孙中山回中国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途经新加坡时,曾于1911年12月15日在这栋别墅住了一晚。

根据宋旺相的《新加坡华人百年史》,孙中山乘P&O Devanha号从欧洲抵达新加坡时,立刻被他的同盟会友人迎到金钟别墅。

当时有传闻说清廷要派人追杀孙中山,因此戒备特别森严。别墅近码头,非常隐秘,也很气派,相信是同盟会成员把孙中山安置到那里的原因。

宋旺相在书中记载,张永福、陈楚楠、林义顺等同盟会领袖,把孙中山迎到金钟别墅后,还在那里听取孙中山对中国未来的想法与计划。

孙中山和家人下榻金钟别墅

两个月后,即1912年2月15日,孙中山的元配夫人卢慕贞、红颜知己陈粹芬,女儿孙娫与孙婉在回中国途中路过新加坡,同样下榻于金钟别墅,当时由陈武烈夫人接待,还留下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

陈武烈(1874-1934)是陈笃生曾孙,陈金钟的孙子,曾在莱佛士书院受教育。这位支持革命的福建帮领导人,一生敬重和仰慕祖父陈金钟,因此把这栋风格独特的建筑命名为“金钟别墅”。他甚至让建筑师把屋顶设计成一口大钟。

陈金钟(陈笃生的长子)是新加坡历史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除了驰骋商界,是当时的福建帮领导人,还曾经担任日本、俄国与泰国三国领事,受泰王封为侯爵。

根据陈武烈的曾侄孙陈继廉(Roney K L Tan),金钟别墅的建筑图是在1909年11月29日获得市政局工程部批准后开始兴建,至1910年正式完工,因此今年刚好100年。

这栋建筑的建筑师是莫伟德(译音 Mok Wee Teck)。他在设计金钟大厦时,采用乔治王朝时期的建筑风格(Georgian architecture),再注入新古典主义(Neoclassical)特征,例如采用陶立克圆柱(Doric columns),华丽的拱门,还有古希腊式横条装饰(Greek-styled frieze)。别墅楼层高,走廊宽,活叶窗通风良好,很适合热带气候。

陈继廉相信孙中山当年住在二楼后面右边的房间,这间房最宽敞,与厕所浴室毗邻,还有两个可让保镖把守的阳台。

别墅接待过不少泰国王室成员

这栋百年别墅在辉煌时期,还接待过不少泰国王室成员。陈家自陈金钟开始,便与泰国王室有着密切往来。

泰王五世朱拉隆贡(King Chulalongkorn)的王储查卡拉邦思(Prince Chakrabongse),还是在金钟别墅病逝的。1920年6月,这位王储带着家人孩子访问新加坡时,不幸在途中染病,抵达后被接到金钟别墅养病,可惜回天乏术,最后在那里离开人世。

陈笃生后裔每三年都会有一次大聚会,今年7月26日,作为召集人的陈继廉把来自世界各地的五六十名族人,聚集在花柏山腰秉德路(Pender Road)10号的金钟别墅,庆祝别墅100周年,同时缅怀陈武烈。这次高调聚会,把世人眼光再次引到这栋别墅身上。

尽管在原地屹立百年,外貌基本上保持不变,但金钟别墅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为人所知,其中一个原因是它目前已成为丹麦海员教会,一般不对外开放。

丹麦海员教会的女牧师克丝汀说,教会的本地分会成立于1984年,1985年迁入金钟别墅,最初是向新加坡港务局租用别墅,目前的业主是新加坡土地局。这栋别墅目前是本地大约1500名丹麦人做礼拜和聚会的地点。

丹麦人重视历史和珍惜文物,曾以丹麦文出版了一本记述着这栋别墅历史的书,书名就叫《金钟别墅》。

陈武烈是在何时卖掉金钟别墅的,陈氏后人不清楚,但根据旧报章的资料,他的事业可能在1913年之后便开始走下坡,当时的报章曾出现拍卖陈金钟遗产的广告。陈武烈也在1916年之后,不再担任天福宫领导。

他曾于1932年回中国出任侨务委员会委员,两年后脑溢血在中国逝世,遗体火化后运回新加坡安葬。他的墓陵在俗称咖啡山的武吉布朗坟场,上书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8月25日逝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