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财政预算案

以平常心迎接2016年预算案

字体大小:

就势

论市

郭书真

queks@sph.com.sg

目前,我们用来支付人寿保险的费用享有估税扣税,但仅限于寿险,而且跟公积金捆绑在一起,如果每年贡献的公积金储蓄超过5000元,保费就无法得到估税扣税,因此这项减免对很多纳税人来说形同虚设——一旦年收入超过2万5000元,缴交的公积金款项便超过5000元,用来支付寿险保费的费用完全无法享受到估税扣税。这个条例实施超过20年,应该是时候检讨了。

政府去年宣布的财政预算案非常慷慨,国人如果对今年的预算案抱着同样期望,想必失望会很大。

客观条件暗示了今年不是一个红包年,今年预算案的宣布比往年迟了整个月,以往预算案的宣布时间点都在农历新年期间,或农历新年前后,现在又不是要过年怎么会派红包呢?

当然,我只是说说而已。

新加坡宪法规定,每届政府只能动用它任内所累积的盈余,在任期满之际,须把任内的盈余锁在国库里面,新一届政府必须从零开始。因此,新一届政府对首个财政预算案不能掉以轻心,而任期即将结束的政府,由于少了累积盈余的压力,通常会“阔绰”一点。

2015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除了庆祝独立50年之外,也是大选年——即是上一届政府的最后一个预算案,因此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显得格外慷慨。由于政府将推动未来技能培训补助计划和乐龄补贴计划,提出这些计划后的财政预算赤字达到67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远远超出经济师所预期;有经济师当时预测的赤字为13亿元。

今年的预算案“格外谨慎”

相比之下,2016年的预算案少了上述两个因素,但多了一个新的因素——这是新一届政府的第一个预算案。新一届政府在财政上面对限制,没有累积盈余可动用,因此“银力”有限。此外,它必须未雨绸缪,为接下来几年累积盈余,因此不可能像去年一样大派红包。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已经表明,今年的预算案将“格外谨慎”。

目前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确实不太好,但还未到需要政府出手的时候,政府并不认为新加坡经济陷入衰退。事实上,贸工部的数据显示,新加坡经济只是放缓,今年估计仍能取得1%至3%的增长,因此政府只需采取应对经济放缓的策略,无需砸重金刺激经济。

再说,接下来的经济前景并不明朗,万一外在环境发生突变,政府必须确保有能力采取预算案以外的振兴配套来支撑经济,就像往年应对经济衰退一样。

帮助弱势群体是首要任务

不论经济条件好或是不好,不论是新政府或旧政府,帮助弱势群体是新加坡政府在任何时刻都会摆在第一位的,来临的预算案相信也不例外。

其中一个需要处理的问题,是不断攀升的医药费。政府目前着重于确保年长者与低收入家庭可通过社保援助计划来减轻医药负担,而夹心层的需求可能受到忽视,如果直接让更多人受惠于社保援助计划,将会加重政府的财务负担;但是若能通过其他方法,让国人更愿意投保医药保险,政府便可在不增加开支的情况下,缓解更多国人在医药开支方面的压力。

虽然终身健保计划能够让每个人都得到医药保障,但是这项计划的自付额(deductible)和共同承担额(co-insurance)的部分还是必须自掏腰包。除非投保综合健保计划(IP)并购买附加险,否则一旦住院患者仍须支付可观的现金。

IP当中最便宜的划一综合健保计划(Standard Integrated Shield Plan)的保费不菲,70岁以上的长者每年得支付至少1410元的保费,如果没有足够的保健储蓄,就得用现金填补或让家人帮忙了,加上附加险,每年须多付超过1000元现金,一家人用在医药保险的费用实在不少。

目前,我们用来支付人寿保险的费用享有估税扣税,但仅限于寿险,而且跟公积金捆绑在一起,如果每年贡献的公积金储蓄超过5000元,保费就无法得到估税扣税,因此这项减免对很多纳税人来说形同虚设——一旦年收入超过2万5000元,缴交的公积金款项便超过5000元,用来支付寿险保费的费用完全无法享受到估税扣税。

这个条例实施超过20年,应该是时候检讨了。根据人力部的数据,2015年全职受雇的新加坡居民平均月入是3949元,比2006年的2449元高出69%,保费要享有估税扣税越来越难。政府一直鼓励国人要为自己的财务和健康负责,或许可以考虑是否将保费与公积金分开,让保费可单独享有多达5000元的估税扣税额,而且除了寿险之外,也把医药相关的保费包括在内,然后逐步将它扩大到也包括为配偶、父母、子女支付的各类医药保险保费。

当然,每年的预算案,各界都会提出愿望清单——企业希望政府降低经商成本、个人希望政府分担日益昂贵的生活,但是预算案的意义并不在于政府给了些什么,而是政府为推动经济发展、促进社会稳定、保障国家安全拨出了多少资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