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财政预算案

受访议员与学者:不只惠及一代人 乐龄补贴计划得确保可长期推行

字体大小:

2016财政预算案

跟进

陈婧 胡洁梅 林心惠 报道

zblocal@sph.com.sg

受访学者指出,计划要长期推行,就要考虑到纳税人是否能承担因此带来的额外负担,在讨论计划的补贴金额时也是如此。

政府在推行乐龄补贴计划时,既要确保能为年长者提供充足援助,也要确保这项政策的长期可持续性。

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公布乐龄补贴计划(Silver Support)详情后,引发关于计划受惠条件和补贴金额度的讨论。受访议员和学者认为,乐龄补贴计划不只惠及一代人,而是逐步迈向老龄化的整个社会,因而有必要确保这项政策能持续推行。

从今年7月起,超过14万名低收入年长者将定期领取乐龄补贴。根据规定,年满65岁的新加坡公民要符合数个条件才能受益,包括年满55岁时公积金总缴交额未超过七万元;住在并拥有四房式或更小的组屋,以及家庭人均月入不超过1100元。住在五房式组屋但不是屋主的年长者,若符合其他条件,也能受益。

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活动与通信高级经理陈思玉认为,个人收入应是衡量受益者的首要标准,其他条件则应适当放宽。“住房状况是衡量受益者的一项重要标准,但一名年长者可能无法从其他家庭成员拥有的房产或收入中获益。”

AWARE研究与倡导主任黄丽嫣博士也补充,若以房产或家庭人均收入为标准,一些家住私宅但经济拮据的年长者,或是育有高薪子女却得不到赡养的年迈父母,恐怕无法得到援助。

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梁莉莉医生受访时表示,乐龄补贴计划不是要取代公共援助金、公积金储蓄等计划,而是在现有基础上,为弱势年长者提供更多帮助。因此,政府有必要出台严格规定,确保能帮到最需要这笔补贴的群体。例如公积金缴交额不超过七万元这条标准,就限定受惠对象是长期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或是兼职员工这类低收入人群。

梁莉莉说:“随着新加坡老龄化现象加剧,65岁以上的国人将越来越多。现在承诺‘所有人都能受惠’很容易,但这样的承诺在10年、20年后是否还能兑现,这项计划能持续多少年,是做为政府需要思考的问题。”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郑宝莲副教授也指出,任何政策都要在“施”与“受”之间取得平衡。乐龄补贴计划要长期推行,就要考虑到纳税人是否能承担因此带来的额外负担,在讨论计划的补贴金额时也是如此。

“现在受惠者每季度可获得的补贴介于300元至750元,一定有人认为政府可以给得更多。不过我们要问:额外的钱从哪里来?这笔钱是年长者得到的唯一补助吗?政府一再强调我国不是福利社会,国人应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我认为乐龄补助主要作用是辅助现有社会援助,不应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收入。”

受访社工:补贴更重要意义是助年长者减少依赖

社工李多佳(70岁)认为,“钱是永远都不够的”,这笔现金补贴更重要的意义,是帮助年长者建立信心,减少他们对社会和子女的依赖。

李多佳照顾低收入年长者已有20年之久,她说:“我在工作上遇到的老人家,大多都不必担心基本食宿,因为这些重大问题,政府和社区都会帮忙。许多低收入年长者最难过的是必须伸手向子女要零用钱,或是过年时包给孙子的红包太少。这笔乐龄补贴能帮助他们减轻心理压力。”

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则认为计划应具有更大灵活度,让部分情况特殊的年长者也能受惠。她说:“有些年长者可能年轻时收入不错,但在晚年却因突发状况导致经济拮据。希望政府能给他们申诉的机会,根据情况给予不同帮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