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2018财政预算案

财长问工人党:是谁让谁分心?

字体大小: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早前一句“预算案谈消费税只会分散注意力”,显然是人民行动党部长们无法认同的论点。尽管国会议事厅今天在总结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少了刘程强的身影,“Distraction”(意指让人分心的事)这个字眼却成了这段辩论的关键字,据统计前前后后至少出现13次!到底是谁让谁分心,也是此次朝野两党争论的分歧点。

国会过后进行记名投票,89名在场的人民行动党议员与官委议员支持,8名工人党议员因不支持消费税调高的宣布,针对新财年的政府财政政策,投下反对票。

20180301_news_budgetwrap01_Large.jpg
国会进行记名投票,89人支持,8人反对,通过了新财年政府财政政策。

刘程强“分心”论 让王瑞杰困惑

消费税调涨的宣布,不是预算案措施,不应在国会辩论?

财政部长王瑞杰对工人党采取的这个立场,表示既纳闷又困惑。

王瑞杰在总结预算案辩论时指出,他很高兴刘程强前一天发言时赞同他为新加坡所勾勒的愿景,同意政府此次预算案“具有前瞻性”。但对于刘程强指政府“过早宣布调高消费税”,因而必须分心地在国会解释消费税上调的说法,王瑞杰感到不解。

他反问:“这是讨论国家财政政策的预算案辩论,如果不使用这个平台并在此时谈论与辩论消费税的调涨,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如果如刘先生所建议,选在大选群众大会上辩论,那才让人分心。”

王瑞杰指出,朝野各党应在竞选时期,讨论更严肃和关乎新加坡未来的课题。“我希望大选来临时,刘先生不会反过来使用消费税课题,分散选民的注意力。”

王瑞杰:工人党提“消费税替代建议” 真正让人“分心”

20180301_news_budgetwrap02_Large.jpg
王瑞杰认为,工人党取代上调消费税的“替代建议”,是不可行的做法。
过去两天,工人党议员在预算案辩论中谈及的课题,横跨不同领域,其中有议员谈教育制度,也有人呼吁政府加强社会保障,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更重点谈贫富悬殊与社会不平等的问题。

王瑞杰指出,从工人党议员演讲论调来看,他们基本上支持预算案的大方向,并且还希望政府能朝着这个方向,做更多。但问题是,他们多数没有提到要透过什么方式资助这些开支的增加。

王瑞杰认为,即使是工人党议员毕丹星取代上调消费税而提出的“替代建议”,也不是可行的做法。

毕丹星建议,政府部分的售地收入应可使用,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的顶限也可考虑调高,或至少暂时调高,但这些措施都被王瑞杰驳回。王瑞杰指出,有关储备金的条例都是宪法规定,通过了国会的辩论,把NIRC的使用限制在50%也是刻意的举措,用意是确保政府不会在受到诱惑时,就打储备金的主意。

他说:“在不考虑其他措施前就提议要改宪法规定,是缺乏纪律和不明智的做法。”

林瑞莲指政府骑虎难下 不能直接宣布上调消费税

20180301_news_budgetwrap03_Large.jpg
林瑞莲质疑政府原本打算在本届政府任期调高消费税。

林瑞莲在回应王瑞杰一系列对工人党议员的批评时,一度强调工人党并不是不支持预算案的整体措施,而是无法在工人党无法掌握所有细节和信息的情况下,接受消费税上调是应付开支增加最好的做法。

林瑞莲也质疑,要不是副总理尚达曼在2015年担任财长时,已表示政府下来五年将有足够资金,应付公共开支,而政府受到这份声明的约束,否则财长此次预算案就会直接宣布调高消费税。

预算案辩论插曲:尚穆根要求林瑞莲收回指控

20180301_news_budgetwrap04_Large.jpg
尚穆根部长临时加入今天的预算案辩论,回应林瑞莲对政府做的不实指控。

这席话使得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后来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表达不满,希望林瑞莲收回她“一贯不实且虚伪的言论”。

两人的交锋就围绕着政府此次是否是“逼不得已”,才把落实消费税措施的时间点推迟到2021年至2025年间,以及在预算案前李显龙总理和多位政府领导针对该举措了解民众观感,是不是只是放“测试气球”,试探大家的反应。

尚穆根说,只要使用常识,就会发现林瑞莲所做的是不实的指控。他认为,有两点非常明确:一、领导人说公共开支未来会增加,需要探讨增税是事实;二、本届政府不急需资金来应付现有开支,也是事实。

对此,林瑞莲说她只是提出合理的怀疑,并表示她相信国会议员都拥有国会特权,可提出质疑。她指出,行动党议员之前也曾在国会谈及坊间出现的谣言,给予政府答复和澄清的机会。“这就是国会议事厅存在的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