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政党推出 吉祥物贴近选民 政治观察家:能引起注意但不能赢选票

● 游润恬

继盛港今年八月出现一只“保卫新加坡人的红蚂蚁”之后,武吉班让本月中也出现一只“民主熊”。随着大选日渐逼近,由真人扮演的政治吉祥物隆重登场,让民众眼前一亮。

新加坡民主联盟秘书长林睦荃借鉴日本和台湾的政治宣传招数,除了设计名为“新保”(Sinpo)的蚂蚁造型吉祥物之外,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设计及制作会说话的玩偶、动画片、竞选广告词、漫画书、介绍个人的纪录片、汗衫、纸巾、帽子、徽章、塑料拍子、小旗子等宣传工具。

新加坡民主党也不落人后,推出了“丹尼民主熊”(Danny the Democracy Bear),希望透过面带微笑的大头熊来拉近跟选民的距离,以改变民主党在一些选民心目中的好斗印象。

从礼貌大使“新雅”、公用事业局亲善大使“活力水”(Water Wally),到青年奥运会的“乐奥”及“美莉”,政府机构不时会用吉祥物来增强宣传效力。现在连政党也推出吉祥物,各出奇招造势,让本地政治生态更有看头。然而,并不是每个政党都打算采用吉祥物来做宣传。

对于这类富创意的政治包装,学者和民众是赞还是弹?

政治观察家陈庆文说:“吉祥物虽然讨人喜欢,但却不会让政党赢得选票。”

不过,他却肯定吉祥物引起选民好奇的效用。

“这类宣传方式能有效吸引注意力,但要维持选民的注意力则效果有限。”

他认为较可能被吸引的是1970年后出生的年轻选民。

陈庆文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他指出政党可透过吉祥物打造较友善、较亲切的形象,让选民觉得它们不像人民行动党那么拘谨。当选民感受到吉祥物的善意后,可能较愿意聆听反对党的政治“促销”。

不过,他也点出吉祥物可能产生的反效果。

“吉祥物的使用可能会被视为对政治信息的轻视,而政党的立场也可能被‘迪士尼化’,甚至被视为政治人物所耍的把戏。”

包装只是形式

实质内容才是关键

他强调政治信息的实质内容才是关键,包装只是形式。

他不点名地质疑“丹尼民主熊”对于提高民主意识的作用。

“要把一个逗居民微笑,供他们合照的吉祥物跟人权和民主挂钩,或许不太自然。”

他说:“我相信新加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懂得分辨什么是形式,什么是实质。”

人民行动党和工人党这两个老牌主流政党都表示由于党的标志已深入民心,所以不考虑推出吉祥物。

行动党青年团副主席扎吉哈说:“蓝色圆圈内的红色闪电,已是一个大家所熟悉的老字号品牌,行动党推出吉祥物反而会淡化这个品牌。”

他指出,行青团一年可吸引千余名新党员,这足以显示行动党现有的宣传方式奏效。

工人党组织秘书饶欣龙说:“大家都很熟悉工人党的标志是铁锤,因此我们没有必要设吉祥物。”

不过,他认为林睦荃和民主党采用吉祥物的做法,是反对党政治在“朝一个正确的方向前进”。

他说:“政治是严肃课题,需要分解成一小块一小块,才容易让选民明白政治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林睦荃和民主党把他们的政治理念分解成简单易懂的小块信息,再配合吉祥物一起包装,也容易让选民消化。”

革新党秘书长肯尼思受访时表示没有计划推出吉祥物或动画人物。

“我对这些并没有特别强烈的赞成或反对的想法,只不过认为这还不能很好地反映革新党的品牌。我们的核心品牌是公信力,竞选的主轴是富智慧的政策提议。”

受访居民

看法两极化

政党推出吉祥物的概念似乎对实龙岗居民吴玮璇(24岁)奏效。在她的印象中,任何跟政治有关的事情都一定很严肃,但丹尼熊却让她感到轻松自在。

“我觉得这只熊好可爱,我会因此要上网google(搜索)有关民主党的信息。”

吉祥物对碧山居民何启荣(35岁)则一点作用也没有。

他说:“任何造型可爱或毛茸茸的吉祥物,固然容易讨得一般人的喜爱,但选举时我考虑的是政党的候选人、立场和计划,而这方面的资料我平时已花精神去找,不是因为看到政党的吉祥物才去认识这个政党。”

已订做一万个

林睦荃要让玩偶

冷静日“代言”

大选投票日前一天的冷静日当天不允许进行任何宣传,林睦荃(43岁)想出了克服这个障碍的妙方。

他订做了一万个会说话的玩偶,这些玩偶的造型是“新保”,按玩偶的右手,它会录下你说的话,按玩偶的左手,它会播出录音。他打算把“投林睦荃一票”录在玩偶里,那么小孩在冷静日当天在家玩玩偶时,大人就可能会听到这段录音。

他说:“我还有其他妙招,接近大选时才告诉你。”

除了仿效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的“冻蒜”(闽南语谐音,意即“当选”)玩偶之外,林睦荃也订做了其他印有“新保”图像的衍生产品,如汗衫、钥匙圈等,每样各一万套。

他也请支持者帮他制作动画片、漫画书、竞选短片等。他也请妻子吴沁恩(40岁)及一名新遥女歌手帮他录制童谣。

他说:“跟上届大选不同的是我可以在来临的大选时把这些材料自由地放上网,让更多人欣赏,所以我觉得投入资源去制作是值得的。”

他为制作这些宣传材料已从个人储蓄中掏出一笔五位数的款额。不过,他也不打算做亏本生意,而是打算透过售卖这些宣传材料进行政治筹款。他有信心不但能回本,还能赚取利润以拨入竞选经费,甚至把一部分利润用来买米捐作慈善用途。

他说:“我每次走访选区,就能卖500个徽章。一个徽章两元。”

另一方面,新加坡民主党在选区走动时,也请来“丹尼民主熊”帮忙售卖党报及分发传单。

民主党助理秘书长陈两裕(49岁)回答记者询问时说:“我们希望新加坡人明白新加坡政治不一定是严肃及可怕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