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经济增长牺牲了幸福? 林瑞莲“幸福感”引起行动党议员反驳

政府施政方针辩论

新加坡在追求高经济增长过程中是不是忽略或甚至牺牲了国民的幸福?

这个由两名反对党议员林瑞莲和莫哈默费沙抛出的议题,昨天在国会针对政府施政方针展开辩论的第一天,成了朝野议员激烈争辩的焦点。多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先后向这两名反对党对手左右开弓,不过从争辩的内容看来,双方的论点似乎找不到明确交汇点。

战火最先由首次以议员身份在国会上发言的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点燃。

她以创立全民幸福指数见称的不丹今年7月在联合国呼吁各国以更平衡方式发展的动议,提问新加坡作为支持这项决议的66个国家之一,我国政府打算如何评估国人幸福感,以及会对现有政策作出什么调整,来帮助提升新加坡国民的幸福指数?

跟她同属阿裕尼集选区的新进议员莫哈默费沙后来发言时,也紧扣新加坡是否过于注重追求经济增长的主题铺陈论点。他以我国政府允许设立两个赌场的做法为例,指出赌场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似乎已远超过它们的经济贡献和所创造的就业机会。

身为社工的莫哈默费沙以他辅导问题家庭的经验指出,导致社会分化的裂痕已明显出现在职场、组屋区,甚至学校里头。

他指出:“新加坡人觉得他们被剥夺了公民应享有的特权。经济增长无助于防止社会分化裂痕继续扩大,它也对修补裂痕发挥不了作用。”

王志豪开第一炮

向林瑞莲开出第一炮的是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王志豪(黄埔区)。他先是质疑林瑞莲是否有提升国民幸福的具体建议,接着反驳说经济增长和国民幸福感其实并不互斥,反而是可以并行。

跟他站在同一阵线的行动党议员符致镜(先驱区)则把论点推至极端,质疑林瑞莲是不是认为政府不应该致力于提高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简称GDP),并强调政府要是无法取得经济增长,它要如何资助各项扶贫计划?

屋价负担能力

另一激辩焦点

三人也针对屋价负担能力会不会是影响国人生育率的其中一个因素的议题展开激烈辩论。

林瑞莲引述国大经济系副教授蒂拉克(Tilak Abeysinghe)的一项尝试追踪找出新加坡人生育率和屋价之间相关性的研究结论指出,将屋价维持在国人可负担范围或许有助制止生育率不断下滑。

林瑞莲指出:“若要确保新加坡人继续是我国社会核心,提高生育率是我们的当务之急。除非政府最重视的只是追求经济增长,要是如此那在追求更高房价过程中牺牲生育率就不算是个问题。”

王志豪指出,经济增长虽然会推动房价上升,但它同时也在制造更多就业机会,帮助提升员工工资,他质疑这难道不是间接在提高国人幸福吗?

林瑞莲在作出回应时指出,她举出这个例子是要说明或许政府在因应低生育率的问题上,有必要考虑包括屋价在内的不同解决方案,而不是主要靠引进新移民来解决问题。

林瑞莲指出:“关键的问题是,大量引进新移民会对社会造成多大冲击?为何我们不设法采取更多措施改善土生土长新加坡人的生育率?”

符致镜则以政府出尽法宝、推出各项措施鼓励国人生育的措施严厉驳斥林瑞莲,他说:“你这种指政府不顾生育率的说法,说好听点,根本就是在误导公众。”

他也挑战林瑞莲要是有解决低生育率的“独特解决方案”,就应该在国会上提出来。

朝野议员交战的另一条战线则在莫哈默费沙、同样是社会工作领域出身的国防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孟理齐博士,以及卫生部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之间展开。

孟理齐驳斥莫哈默费沙指我国在追求经济增长过程中,忽略社会分化裂痕产生的说法。“我们在确保国家和新加坡人取得成功、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会把经济增长的果实用在填补已出现的裂痕。”

他也以过去丰富的辅导经验讽刺莫哈默费沙说,他从没听过经济增长是导致家庭破裂的原因。

不应以GDP作为评估国家进展的讨论并不是第一次在国会上出现,当年前官委议员维斯瓦也曾在国会上提出这个议题。

许连碹就以她当年驳斥维斯瓦的论点重申,政府其实也有制定政策重新分配资源,来帮助收入属于社会最底层的国人。

她指出:“一些人可能认为这些措施还不够,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新加坡是一个只顾为富人制造更多财富的刻薄资本主义机器。”

她强调,事实上,政府已尽力满足国人从教育到提高生活素质等各方面的需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