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柯玉芝逝世

穿着不当被拒门外 民众临时买长裤袜子整装吊唁

字体大小:

为了给李夫人致上最后的敬意,一些穿着不当而被拒于门外的民众,不惜临时破费,到总统府隔邻商场买长裤或袜子,装扮整齐后,又再回去排队进灵堂吊唁,诚意十足。

记者观察,昨早至少有10名男性民众,因没有穿长裤或因穿着拖鞋,被拒于总统府大门外,不得入内悼念李夫人。

他们有的费尽口舌,试图说服工作人员放行,有的则一脸无奈地离开。不过,也有好些民众知道昨天是公众吊唁李夫人的最后一天,不愿就此离开回家。

特地向公司请假,陪74岁老父前往吊唁的沈楚能(41岁,管理层人员)就赶紧到总统府旁的商场买长裤。

原本穿着三分裤的沈楚能受访时说:“我父亲已先进总统府吊唁。虽然他可代表我们致敬,但我还是希望能亲自去。对于李夫人的逝世,我虽说不上有很深的感触,但她毕竟为新加坡做了很多贡献。”

结果沈楚能花了90元,换上新长裤和新腰带,再回到总统府排队。

至于那些穿拖鞋而被拒于门外的公众,也不嫌麻烦跑到商场买来黑袜子,把脚趾裹住,再重新排队进入总统府。

穿拖鞋来的保安员卡塔潘(70岁)干脆和儿子对换皮鞋,轮流进入总统府吊唁。

刚开始被告知“穿着不整齐”不能进总统府吊唁,卡塔班很是失望。他对记者说,值晚班刚下班,还没回家睡觉,便赶来总统府吊唁,怎料到了大门口就被挡了。

幸好儿子纳凯兰(41岁,送货员)灵机一动,脱下皮鞋让父亲穿,卡塔潘才如愿以偿。

纳凯兰说:“我父亲以前是专业的高尔夫球教练,曾与李光耀资政在高尔夫球场有一面之缘。后来在一些联络所活动上,我们也在远处看到资政夫妇。

“当然,资政夫妇不认得我们,但我们认得他们啊。所以父亲坚持要来致敬。幸好我和父亲的脚板差不多。”

由于得换鞋轮流排队进入总统府,卡塔班和纳凯兰两父子,前后花了两个小时才完成吊唁心愿。

昨天到总统府吊唁的公众络绎不绝,在上午7时许就已有人到大门外排队。根据工作人员在排队处摆放的告示牌显示,民众等候吊唁,在中午时分一度得等上两个半小时。

昨天是公众到总统府吊唁的最后一天,有9465名公众排队进入总统府。加上星期一的人数,过去两天,有约1万5000名公众排队进入总统府吊唁。

吊唁最后一天延长半小时

公众吊唁活动原本在下午5时结束。不过,到了接近下午5时,在总统府外排队的公众仍络绎不绝,人龙一度延伸到东北线多美歌地铁站路入口处的附近。当局特地延长公众吊唁活动半小时,直到下午5时30分才禁止公众排队进入总统府。

最后一名进入总统府的公众蔡惠婷(27岁,模特儿)下班后从大巴窑赶到总统府,非常庆幸自己能赶得及入场。她说,上周末得知李夫人逝世的消息,赶到非常难过,她非常尊敬李资政和夫人,认为他们是她的人生导师,更敬佩李夫人是这样的贤妻良母,一直支持着李资政。

一些下午5时以后排队入场的最后一批公众都是特别请假或下班后赶到现场。他们认为,两天的公众吊唁活动太短了,应该延长到至少三天。

两天内第二次到总统府的徐世浪(64岁,清洁工人)昨天5时30分抵达总统府外,可惜吊唁活动已结束。他说,他前天跟着基层组织到总统府吊唁,但过程仓促,他来不及近距离瞻仰李夫人遗容,他打算昨天再去一趟。他希望李资政能走出悲伤,健康地生活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