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柯玉芝逝世

李修齐:中风后的奶奶 生活更多姿彩

字体大小:

李资政夫人葬礼 柯玉芝1920-2010

中风前,她是一个“女超人”,一个人把欧思礼的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她给佣人支付薪水、买鱼、监督烹调的品质、为李资政剥果皮和整理行李。她每天积极运动,绝不摄取多余的卡路里,以保持着能穿下那些高贵旗袍的玲珑身段。

中风后,她变得像个享受着家人疼爱的小女孩,不再令人畏惧,她喜欢吃雪糕,好像过第二次童年。

李夫人唯一的孙女,李显龙总理的长女李修齐(29岁)在悼文中描述李夫人中风前后性格上的转变,追忆挚爱的“奶奶”。

李修齐说,“奶奶”把自己的一生分成“中风前”和“中风后”两个阶段。“中风前”,她一丝不苟,也不会随便闲聊或在电话里和其他女人聊天。

2003年李夫人在伦敦第一次中风,接到这个消息后,惊愕的修齐和朋友们不断为她祈祷,第二天她奇迹般恢复,修齐过后飞到伦敦的医院探望她。

“她的意识已经恢复,医生问她一系列的问题以评估她的认知功能,比如‘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我是谁?’‘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她都一一回答。后来医生问她‘你知道谁是总理吗?’她有点恼火说:‘我当然知道谁是总理!’之后她就拒绝回答其他问题,因为她觉得医生把她当傻瓜。当时我就知道,她没事了。”

在她回到新加坡前,孩子们赶紧把欧思礼的家装修一番,让它更适合老人居住。他们把厕所的地板修平、装了新的花洒。

修齐说:“那可是一件大事,因为那么多年来,我祖父母的房子一直用着我小时候的冲凉方式——从水缸里舀水,一勺一勺地淋浴。当我奶奶回家发现她的水缸被花洒取代后,一点也不高兴,她好几天拒绝在家洗澡,选择在总统府洗澡后才回家。”

在那之后,欧思礼路的李家出现了许多变化。

“我的爷爷得自己剥果皮、为奶奶剥果皮、收拾自己的行李和给自己泡美禄。他也开始需要找出钱放在什么地方以给佣人发薪水。我奶奶把钱锁在一个地方,再把钥匙放在另一个毫不相关的地方。我爷爷抗议说她应该要有一套机制,她坚持认为自己有。那是第一次我奶奶感到无助。但是我知道其实她暗自高兴着,她流露出一种女性被人疼爱着的喜悦。”

中风后的李夫人,性格也开始出现一些变化,记忆力不如过去敏锐甚至有些模糊。她因此感觉焦虑,不过修齐告诉她,这没什么大不了,自己也经常如此。她开始收集一些色彩缤纷的东西,比如彩带和小风车。她开始喜欢哼小时候学的童谣,甚至认为自己进入了第二段童年。她开始像其他女人一样在电话中聊天,也会和保镖们开玩笑。

“有段时间,我们家人以为她患了失智症,但我知道不是,因为她的幽默反应和以前一样敏捷。我见到的是一个会因为闻到花香而快乐的女人,我和许多人一样觉得她不再那么令人畏惧,变得更和蔼亲切。我非常喜欢这个新的她。”

那段期间,李修齐觉得自己应该多花点时间陪伴祖父母,于是她在那四年里自费陪伴他们到许多国家访问。有一次到意大利时,李夫人一人在餐前就吃下两大球的低脂意大利雪糕。

李修齐在悼文中也分享了她和祖父母从巴黎到中东旅游的趣事。

“我奶奶坚信香蕉可以保持消化系统运作正常,我对她能够有不间断的香蕉供应感到十分好奇。在她的手提行李中有一串香蕉,我们到第一站时,大使夫人提供更多香蕉。当我们飞到另一个国家时,我的一个阿姨飞到那里,把一个袋子交给她说:‘你要的香蕉’,在地球另一端还有补给。”

修齐记忆中的奶奶向来十分节俭,连买一个简单的发刷都得经过谨慎的考虑。她们在东京逛一座七层楼的日用品商店Tokyo Hands,李夫人看中一把发刷,价格不高,但是她还是挣扎了一番才决定买下。当时她说:“我已经那么老了,有能力买下它”,然后付了钱,快快乐乐地离开。

晚年的李夫人病痛缠身,有时会显得烦躁,不过身边的一些小事也可能让她兴奋很长的时间。

“有一次我们到上海,我买了一双彪马(Puma)黑鞋给她,那是双有法拉利红色线条的漂亮鞋子。不贵,但她很喜欢。她穿上了觉得很酷,每次穿着都很兴奋,我也因为钱花得非常值得而感到欣慰。”

喜欢音乐的李夫人晚年也喜欢收集MP3播放机,她一直保持着年轻的心境。年过80后,她身上的病痛越来越多,然而她是个永不言弃的斗士,不断努力克服生理上的痛楚。

“她做一切的尝试,如睡觉时用一个小枕头支撑着以转换姿势、针灸、运动、按摩、每天游一小时的泳等等。有一次我到她家看到她有一些像海胆一样带刺的橡胶球。它们是机能触发球(trigger ball)。我们祖孙俩一整个傍晚在地板上坐着那些球,按摩着臀背部肌肉。”

“每次想到她老化的身体不能让她做她心想做的事,比如逛街、吃甜品或者自由自在地活动,就让我很难过。更让人痛心的是,她患上闭锁综合征(locked-in syndrome)不能动也不能言语。她是一个勇者,当别人都认为她可能熬不过了,但她还是战胜了无数次感染。”

修齐在悼文中也感谢照顾她奶奶的保安人员和医护人员,感激他们用无限的爱心延续她的生命。

她说:“中风后的奶奶生活更多彩,但愿我能有更多时间与她共处,但愿她的身体更健康,我们还有更多的东西可以看、可以做、可以聊、可以品尝。我相信,有一天我可以这么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