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柯玉芝逝世

公众守候多时 为送最后一程

字体大小:

李资政夫人葬礼 柯玉芝1920-2010

特地目送灵车,除了是要向李夫人致敬,希望向李资政表示支持。希望他不要太悲伤,保持坚强,身体尽快康复起来。

 ——林玉珍,46岁

我很景仰李资政夫妇,得知她去世,我心里一直不好受。前天我已去过总统府向她致敬,但还是觉得今天一定要来目送,做最后的道别。

 ——余楚娜,47岁

昨天下午烈日当空,但一些公众中午就守侯在总统府外,准备目送李光耀资政夫人柯玉芝最后一程。

记者下午2时抵达现场时,估计已有大约200到300名公众在总统府外等候。一些受访的公众表示因为不知道灵柩什么时候移出,只知道是下午,因此中午12时就到总统府外等候了,另一些则认为早一点来,也是对李夫人的一种尊敬。受访的公众也表示,他们认为灵柩从正门离开是理所当然的,是对李夫人的一种尊重,因此选在那里守候。

好些是年长人士,一些独自前来,另一些则和朋友或老伴一起来。人群沿总统府外的两侧路边站着,一些阿嬷则坐在路旁等了两个多小时,没有喧闹的声音,大家都静静地等候。

总统府外有树荫为公众挡住阳光,但在面对总统府大门的总统府公园等候的公众就得忍受大太阳的曝晒。一些人坐在灌木旁,让灌木的影子为他们遮阳,一些则撑起伞耐心等待。

总统府外地方不大,下午三时30分就已经挤满了人,为了能亲眼送别李夫人,不少公众甚至站到了马路上,直到警察出来提醒他们注意安全。

下午3时50分,路旁的车因交通灯转红都停了下来,公众马上打起精神,纷纷挤到路旁,希望能够更清楚地看到灵柩。

下午四时左右,载着灵柩的炮架缓缓从总统府驶出,现场一片安静,有些公众举起手中的相机或手机拍照,一些向灵柩挥手,另一些则默默地望着灵柩向李夫人告别。灵柩到了路口转右,逆车道方向而行,最后转进了芙蓉路,但公众也没有马上散开,一直到第二批仪仗队也从总统府离开后,公众才离去。

黎女士(52岁,自顾人士)因为不确定时间,下午2时就到总统府公园等候了。她说,李资政上任当总理时,她年仅一岁,但她见证了我国的改变和李资政的付出,长大后到其他国家工作时,也见识到了国外的贪污及动荡不安的政治,所以特别感谢李资政。

而黎女士认为李夫人是李资政背后的支柱,从报章上认识到的李夫人一向很文静,但对新加坡的贡献也不少,因此对她特别尊敬。李资政夫妇俩深厚的感情更让黎女士感动。

黎女士在前两天都到了总统府吊唁,谈到李夫人的离去,她的眼眶滚动着泪珠。黎女士最后说,日后每当她喝水,就会感谢李夫人当年在新马分家时,为分家协定草拟关于保障水供协定的法律条文,确保我国获得长期水供。

保安员赶到万礼送李夫人

前两天因工作关系无法到总统府向李光耀资政夫人致敬,昨天又差点等错地方,保安人员沙依最终在李夫人的灵车抵达前几分钟赶到万礼火化场,终于才放下心头大石。

由于灵车从总统府到火化场的路线昨天下午才公布,沙依(46岁)和数十名有意送别李夫人的公众,昨午错在实里达蓄水池前方、通往万礼火化场的万礼路等候。

沙依说:“直到4时许,一名路过的摄影师才告诉我们李夫人的灵车会从万礼路的另一端驶入火化场,不会路过实里达蓄水池。我心里急死了。”

沙依过去两天都有尝试到总统府去致敬,但因人太多一直没有如愿。

他说:“我值晚班,下班后回家睡一觉再去总统府,已是下午3点。可是排队的人很多,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我6点又得回去上班,所以只有作罢。”

在沙依眼里,一直默默从旁支持丈夫的李夫人是个坚强的“铁娘子”。没能向她致敬,沙依心里很遗憾,因此坚持一定要送她最后一程。

“好在跟我一样等错地方的一名罗厘司机,好心载我,即时把我送到万礼火化场。不过由于汽车不得进入火化场,马路旁又不准停车,那名罗厘司机和好些驾车人士,因此错失机会,无法送别李夫人。”

昨午有约20名公众专程到万礼火化场外,送李夫人最后一程。多数人在下午3时左右抵达,但也有公众早上11时30分便去等候,深怕错失送别的机会。

43岁的自雇人士林亚源说:“我和姐姐今天都没上班,一直在家等候出殡的详情和时间。

南大生北京设面簿悼念李夫人

“感谢您向我们展示了坚定不移及谦卑的意义和价值观,您默默奉献,让我们得到深切的领会,受益良多……新加坡失去了一个母亲,一个协助我们取得今日成就的伟大母亲。安息吧,李夫人……”

过去几天,许多网民纷纷在各大社交网站上留言悼念李夫人。目前人在北京微软亚洲研究中心实习的一名南大生也在李夫人逝世当天,在面簿(Facebook)设立悼念国母网页。

截至昨晚,这个网页已有将近两万人加入,其中有九成是本地人,其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其中一个网民还把自己为李夫人画的素描贴上网。发起这个悼念国母网页的是南大电脑工程系三年级学生潘正祥(26岁)。

据他透露,在过去三天里加入这个网页的网民中,有九成是本地人,当中有约30%是旅居美国、英国、马来西亚、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地的国人。

潘正祥说:“我接到李夫人逝世的消息后感到很难过,但又无法亲自到总统府吊唁,于是就想用自己的专长来设立这个悼念国母的网页,让海外的新加坡人能留言表达心意,也及时掌握有关李夫人丧礼的最新消息。”

六年前开始参与东陵区基层活动的潘正祥,两三年前曾在国庆晚宴上与李夫人有一面之缘,对她和蔼可亲的形象留下深刻印象。

他说:“她很喜欢小朋友,每经过一个孩子都会主动向他们挥手打招呼……这是我第一次出国实习,踏出新加坡后,我才真正体会到新加坡其实是个很好的国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