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柏默因婚外情辞职

选民要的是“像我一样的人”

字体大小:

54.52%的榜鹅东选民选择了李丽连,在这场普遍看好是五五波的选战中,唯一的女性候选人李丽连以超过10%的优势胜出,这是两个星期前难以意料的。

连工人党内部对李丽连是不是最适合的候选人,一开始也没有共识,但是在决定了人选后他们全力助选,最后不怎么被看好的李丽连在九天竞选期中后市看起。

实际上她在竞选期间没有提出什么重要的政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取消75岁以上年长人士用保健储蓄的限制,以及提出要有人们负担的起的托儿服务,然而这些都是很平实的民生课题。一个非常平凡但很有亲和力的女子,很稳健地一步步赢得这次选举。

工人党在这次补选中也再次证明,他们比较懂得竞选。虽然在决定候选人时有一些分歧,但是竞选期间,他们展现了高度的团结,充分运用国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全力拉票,同时也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竞选策略:走遍榜鹅东,让每一个选民都接触过李丽连或至少听过工人党的竞选广播车发出的拜票广播。

和人民站在同一边并不够

把四个候选人放在一起看,李丽连并没有很大的优势,但正如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群众大会上说,李丽连念书时不是很出色的学生,她参加N水准会考,跟着考O水准,再进入义安理工学院,之后半工半读考到大学文凭,但是她的故事,和许多榜鹅东居民的相同,也更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

人民行动党显然也清楚这点,所以在介绍许宝琨的时候,一开始强调了他清贫的出身和奋斗成功的故事,而李显龙总理在竞选最后一夜的群众大会上也强调,不论是许宝琨还是李丽连,都是人民行动党政府政策的受惠者,他强调人民行动党“永远站在人民那一边”。

可是现在的选民,选的不只是精英领导人,而是真正能理解他们的人。“和我站在一起”(with me)已不足够,选民比较希望选出一个“像我一样的人”(like me)当代议士,因为他们相信这样的代议士更能切身体会他们的处境,了解他们面对的压力,替他们发声。

反对党政治的分水岭

工人党这次获得的54.52%选票有多重?在今天凌晨的工人党记者会上,从刘程强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

他嘴里虽然说,这个选举显示“人民对行动党政府的期待,希望政府更努力”,但是他心里一定很明白,选民渐渐地也会对他们提出同样的要求。实际上,过去一年已经有不少人对工人党议员的表现提出质疑,人民同样希望工人党能更努力,不要辜负选民的委托。

2011年大选后赢得了阿裕尼集选区,一下子要管理那么大的市镇会,对工人党来说已经相当吃力,现在还加上一个必须从白沙-榜鹅集选区中脱离出来的单选区,这个挑战不可谓不大。工人党要怎么改善榜鹅东的现状、怎么落实竞选期间的承诺,很多人会用放大镜关注。

提名日之后,我在这个专栏中说,这场补选,两场竞赛,一场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许宝琨和最有实力和它竞争的工人党候选人李丽连之间的竞争;另一场是林睦荃和肯尼斯对剩余4%选票的争夺战。

现在看来,这次确实有两场竞赛,一场是许宝琨和李丽连之间的选战,另一场倒不是“林肯之战”,而是工人党与其他反对党之间的“暗战”。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第二场群众大会上的讲话,是我国政治史上一篇重要的演讲,他用词很重,“道不同不相为谋”,很明确地与其他反对党划清界限,也表明了以后不需要再和工人党谈协商,大家走自己的路。从竞选策略上看,它可能制造出“弃保效应”,可是同时又一下子开罪所有反对党人。

今天我们看到结果是,这步险棋下得还不错,它不仅保住工人党的基本盘,也把上一次投给林睦荃的一些选票以及很多的游离票吸收过来。

如今工人党不再只是行动党最大的挑战者,同时也是其他反对党挑战的对象,下来面对腹背受敌的状况,工人党不能只是“敲执政党的头”为任务,如果他们的议员们拿不出具体的建议,他们的头同样会被别人敲。

行动党的隐忧已经变成危机

最后,这次的补选结果也显示,行动党在吸引人方面“隐忧”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危机。人民行动党挑候选人有一套标准,被选出来的人在原本的岗位上通常有不错的表现,要怎么吸引这样的人放弃舒适的生活和个人的自由,出来面对胜算越来越低的选战?

其实,大部分新加坡人,包括工人党人都是很清楚,人民行动党领导的政府是一个能够把国家治理得不错的政府,但是这个政府缺乏了和一般人沟通的能力。他们虽然关心人民的生活,但是这个精英团队缺乏了真正理解人民的能力,也缺乏了有效和人民沟通的方式。一些沟通机制,包括基层组织,随着时代的变化,已经被精英思维同化,失去基层色彩,执政党下来应该进行全方位的检讨,另外找出有效的沟通方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