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总统选举

何惜薇:数字背后的意义

字体大小:

总统选举前夕,也就是冷静曰当天,接到一个朋友的来电。原来她在“冷静”一天后,想清楚应该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哪一位候选人。

她这么分享:“我原来难在陈庆炎博士和陈清木医生之间作出选择,陈博士各方面的管理经验丰富,陈医生则亲民、敢怒敢言。可我不希望与反对党走得太近的陈如斯当选。陈博士或陈医生对垒陈如斯,看来陈博士的胜算更高,既然这样,就投选会胜出的人吧。”

朋友的这番话也勾勒出许多国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被普遍认为是“替代选择”的陈清木分薄了陈博士的选票,让其他两位被视为“反对行动党”的候选人坐收渔人之利。

当然,总统选举成绩已尘埃落定,陈庆炎博士已在前晚宣誓成为我国第七位总统,此时分析胜负的原因似乎没什么意义。然而,细细咀嚼种种数字,数字背后也不是没有更深层的含义。

首先,陈博士和陈清木都是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和前党员,两人在选举中一共获得七成的选票,许多人会总结说国人依然很支持行动党。

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雅国博士星期二开斋节时说,陈博士和陈清木共囊括七成的选票,“说明选民给予行动党很强的支持”。

针对这个说法,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庄庆山博士在面簿网页上提出三点不同意见。第一,部分投选陈清木的选民未必就支持行动党,他们可能是持着“打倒陈庆炎最佳人选”的态度去支持陈清木。第二,陈清木分薄陈博士选票不意味着大家不太在乎哪个行动党前党员当选。相反的,大家认为陈清木更愿意作出改革,与行动党精英在思想上的距离也更大。第三,不管是陈博士或陈清木在选举期间,都竭力撇清和行动党的关系。这跟大选中行动党新候选人不断强调行动党政绩,以获取人们的信任不同,“双陈”更注重突出个人成就,尤其是在与执政党意见不合时,不畏惧地表态。

笔者在庄博士的观点上再补充几个对得票率的诠释:第一,许多选民恐怕和我上述的那个朋友一样,基于担心“反对党人”当选后不与政府配合,导致各方面的效率下降,而决定投选看起来胜算更高的人。

其次,指出成绩显示七成选民支持行动党的同时,有些人会觉得更正确的说法,是65%的选民没有把票投给陈博士。虽然大家都明白我国的政治制度沿袭自英国的“赢得多数票者当选”(first-past-the-post)制度,就算赢出一票也还是赢,但本次选举的结果意味着人们对新总统有更高的期望。

还有一种说法:如果说陈博士是最受执政党认可的候选人,那他所得到的35.2%的选票,其实还比与5月大选时,执政党的60.1%的得票率来得低。标榜反对党代表的陈如斯只得到25%的选票,也就是说非死硬支持执政党或反对党的选票,分别给了陈清木和陈钦亮。诚如读者黄国全来信时所说的,这些游离选民会是来届大选中,执政党与反对党积极争取支持的对象。

35.2—34.8—25—4.9:这样的一组数据相信已烙印在不少人脑海里。如果还能公开更多数据,许多人也许会跟我一样,希望知道不同选区选民的投票倾向。

陈清木在选举后的记者会上说,计算了近八成的选票时,他和陈庆炎仍难分胜负。一直到点算完被普遍视为陈博士据点的三巴旺(陈庆炎曾是三巴旺集选区国会议员)等选票,陈清木才知道大势已去。

三巴旺位于我国北部,据了解,陈博士在北部、中部和东部所获得的选票都比陈清木多。曾当亚逸拉惹区国会议员26年的陈清木,其诊所之前设在林厝港的亚妈宫村,后来则搬到裕廊西去。除了在西部和蔡厝港等区胜出,据说年轻选民更多的东北区如榜鹅和盛港也支持陈清木。

有趣的是,工人党选区如后港据说较支持陈清木,但在阿裕尼集选区,陈庆炎、陈清木和陈如斯旗鼓相当,得票率各占约30%。

如果上述选票的分布属实,那反对党至今还攻不下的西部行动党堡垒,这回已因候选人的个人元素而遭“动摇”;东部这个反对党几乎取下的地区却出其不意地不仅仅支持与反对党走得最近的候选人。

这么一来,还有谁能斩钉截铁地说,陈博士和陈清木共囊括的七成选票就是支持行动党的?同理,恐怕也没人能总结说65%不投票给陈庆炎的选民就一定是支持反对党的。

黑和白之间,依然存在灰色地带……

*hosb@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