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总统选举

严孟达:陈清木想干什么?

字体大小:

在前天就任为我国总统的陈庆炎博士在总统选举中以不到0.4个百分点得票率差距击败其前老同僚陈清木医生,一种看法是,他们两人合得70%的选票也可视为人民行动党所获得的支持,而行动党是否会这样“自我安慰”,不得而知,但我相信行动党宁可往坏的方面想,才能从这个所谓“超越政党”的选举中总结出一点教训。

一向为行动党的“票房”保证,前老牌议员陈清木再战江湖,选战偃旗息鼓,但他引起的震荡未已是更值得细细玩味。

陈清木在落选后的隔天接见记者说了不少颇有反体制色彩的话,或说是对行动党政府的逆耳忠言。他说,选民要的是“公平”,要政府公平对待所有人,譬如说,你(指政府)不能大选一来,就把集选区范围“切切改改”(chop and change)。他为了表示公平,还说愿意为所有政党传授打选战的经验。陈清木似乎要从过往体制内的一把声音变成体制外的一把声音,对行动党政府又意味着什么?

他今后若继续扮演比反对党还反对党的角色,对工人党的影响力可起一种抵销作用。新加坡毕竟是个小国,政治人才也同样缺乏,而政治人才又不能像其他方面的人才一样可以直接从外引入,行动党找人有其困难,反对党要找到好的人才更难,多一个有挑战行动党本钱的反对势力的崛起,也等于是分散了个别反对党的实力。如果陈清木能够结集另一股反对实力,甚至从行动党中挖掘那些对现实不满的人,几年下来当可成气候,下一届大选既对行动党构成威胁,也挑战工人党在野的一哥地位。将来若是三分天下,行动党以其多年来的政绩,还是可以坐收两个在野实力派的竞争之利。

如纪赟在本报言论版发表的分析文章所言:“新加坡就本质而言,还是个议会民主制的国家,正是有了这种根本制度的保证,新加坡在获得经济上的长足进步之后,其政治格局走向多元化也就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政治格局的多元化,表面上看,也许意味着行动党更难招揽到精英人才,但深入一层来看,事实未必如此。政治更有竞争性、更有挑战性,也可能吸引到富有斗志的政治家型的人物,就像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杰出人才纷纷从政,开启了激烈的政治斗争的大时代。

行动党政府过去不断向新加坡人灌输激烈的政党斗争不利经济发展的道理,但是在取得经济成就,进入了第一世界之后的新一代人对这样的政治说教是不容易听进去,这正是行动党治国的成功带来新一代的“政治觉醒”。

前内阁资政李光耀也曾不只一次语重心长地发出警惕之言:“新加坡不可能永远只有一个执政党。”太过成功,太过有效率,已成为了行动党的“负担”。多年前,环境发展部的代部长麦马德曾经有一次在国会内讨论新加坡人缺乏自动自发保护环境清洁的精神时说,如果让全国垃圾工人停工三几天(那年头清洁工作还未私营化,环境部连清洁工人都管),让国人尝尝垃圾没人理的后果,他们就知道政府在做什么。当然行动党绝不能对选民说,“你们不懂得珍惜行动党政府,那就换别个政党做做看,你们就知道没有行动党治理会是怎么个样子!”。政治关乎国家兴衰、人民福祉,不是扫垃圾而已,容不得政府意气用事,选民再怎么刁难,怎么难伺候,政府都得尽量争取民心。

陈清木是经过行动党二十多年政治洗礼的“前朝遗老”,其敢怒敢言的形象深入民间,他的重出江湖,行动党若是应对得当的话,对行动党将是利大于弊。

对行动党来说,未来的可能恶梦是陈清木跟工人党走在一块,为本已在茁壮中的工人党再输入功力。

所以,对于陈清木可能崛起成为在野另一股实力,行动党应该乐见其成,并给予祝福,要他老人家好好保重。

陈清木说了一句:“I’ll be back!(我会再来!)”,为未来的剧情发展埋下伏笔,值得万众期待。

他这句话语带玄机,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