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总统选举

何雪芬:在左右眼中间

字体大小:

● 何雪芬

星星月亮太阳

大约在十多二十年前,三维立体画(和现在的三维画不同)大行其道。乍看是一整排重复的图案,其实画中有画。

人的两只眼有一定距离,这就造成物体的影像在两眼中有一些差异。由于物体与眼的距离不同,两眼的视角会有所不同,由于视角的不同,所看到的影像也会有一些差异,大脑会根据这种差异感觉到立体的景像。三维立体画就是利用这个原理,在水平方向生成一系列重复的图案,当这些图案在两只眼中重叠时,就看到了立体的影像。

网上有个帖子也说:“比如三维立体画,从散乱的线条、斑驳的色块,到清晰的画面,你不能要求自己紧盯某一点。”

但纳闷的是,总有人紧盯某一点,拒绝看到那慢慢清晰的立体画面。

最近的总统选举,因为微差决胜负,引起议论纷纷。有人认为,与人民行动党在5月获得的总得票率相比,陈庆炎陈清木加在一起的总得票率提高了,显示人们普遍求稳,不想现有局面有太大的改变。尽管两人在选前刻意撇清政党关系,但两人曾经在行动党的旗帜下当过多年的部长、议员,难以避免地摆脱不了政党色彩。但也有人分析,如果把陈清木视作挑战执政党政府的候选人,三陈合一的总得票率,大大压倒最后当选的陈总统。

因为我国并没有独立的民意调查,哪个论调才是真的,很难获得证实。但无可否认的,我国政治的“中间板块”越来越清晰:既不是死忠的行动党支持者,也不是坚持投反对票的选民。

乍看之下,这个“中间板块”可能反映对候选人的偏好/支持度;但就如三维立体画的画中画,这个“中间板块”凸显的是我国有大约四成的游离选民,或者中间选民。

他们可能是“独立选民”(independent voters),即没有特定政党偏好的选民,也可能是不关心政治结果的选民(选谁都一样)。但最要不得的是以客观理性自居,“看候选人提出什么样的论调/议题就投谁”的骑墙派。美其名为务实,却以手中选票盘算着机会成本,锱铢必较。

根据博弈论分析选民投票的趋向,候选人/政党为了要争取得票率最大化,都会倾向采取中间政治策略,以期获得更多的选民支持。然而矛盾的是,候选人/政党会慢慢发现,不管如何调整策略,都难以取悦这群“务实的中间分子”。因为他们可能随时靠左靠右。

民选总统的政治角色由于受宪法规定所限,选举结果并不会左右国家政策的制定。然而执政党如果把这次选举结果视为民意风向球,在制订政策时不细致地分析,到底是为了惠民还是迎合民意,难免会陷入政策媚俗化的危险。同样地,选民如果以为可以因此样样“要挟”政府,对于国家的整体发展,也是没有好处的。

(作者是《早报星期天》编采主任兼特别任务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