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总统选举

韩山元:关于政治觉悟的商榷

字体大小:

今年5月大选与8月总统选举之后,针对参选各方的得失,以及由此反映的选民心态与政治取向,众说纷纭。作为民意的表达,很难说哪一种说法是绝对正确还是绝对错误的。有一种说法是:这两次选举,说明了新加坡人的政治觉悟已经普遍提高了,新加坡人在政治上是更加成熟了。对于这个结论,我没有异议,但是有些人提出的证明政治觉悟普遍提高的依据,我认为有商榷的余地,我发现,民间有些议论是进入了误区。

一、有人认为,敢于表达不满情绪,敢于与执政者唱反调,就证明人民政治觉悟提高了,这样的结论未免太过简单。我认为,公民的政治觉悟不是以敢不敢跟政府唱对台戏,敢不敢表达不满情绪作为衡量准则的。按照这样的逻辑,支持反对党的人全都是政治觉悟高的,而支持执政党的人全部都是政治觉悟低的,这符合事实吗?

世界上有些国家发生暴民抢劫商店、纵火烧车、破坏公共设施,那不正是不满情绪的发泄吗?能说明这些人的政治觉悟很高吗?恰恰相反,这只能说明他们的政治觉悟很低。

我所理解的政治觉悟是有理性的、有原则的,盲目支持政府固然不是政治觉悟高的表现,但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地反对政府就是政治觉悟高吗?有高度政治觉悟的公民应当是负责任的,有分辨是非能力的,他们能看到执政者的缺点、不足、失误,但不会因此就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而是能够为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福祉,帮助政府克服缺点,纠正错误。如果这个政府远离人民,人民也必远离它;如果它坚持错误,罔顾人民的福祉和国家的长远利益,那么人民完全有理由将它赶下台。

二、有一种税法是:人民关心政治,有政治热情,这就是政治觉悟高的表现,我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关心政治,对政治有热情,这是走向政治觉悟的第一步。政治觉悟高的人也可能对现实的政治生态失望和不满,他们对政党之间的龙争虎斗不感兴趣,在他们眼里,没有一个政党或候选人是他们满意的,所以选举来了就去投废票,或干脆在家里睡大觉。在台湾,这样的人还不少,有些还是高级知识分子、时事评论员呢,你能说他们的政治觉悟不高吗?

打个比方来说,对足球有热情,不等于对足球有很高深的认识。对足球有研究、有心得的人,有可能对足球缺乏热情,他们善于以冷静的头脑分析球赛,至少是不会狂热。

人民大众关心政治不是坏事,但仅仅是关心还不够,还得要不断提高对政治是非的分辨能力,不随波逐流,要理智挂帅,不要老是跟着感觉走。台湾有一个说法,那些在政治问题上只晓得跟着感觉走的人是“政治文盲”,新加坡这样的人还是不少的。我们这里还有一些人是“政治色盲”,他们不大会分清哪个政党的长处与短处,优点和缺点,投票给谁是看自己当天的心情而定,如果出门时,开车中了一张“三万”(罚单),无名火却上心头,这笔账就算在执政党头上,到了投票站就把票投给反对党。这样的“政治色盲”者,你说他的政治觉悟很高吗?

三、以为崇拜西方民主与照搬西方模式就是政治觉悟高,反之就是政治觉悟低。从卢梭(1712-1778,法国思想家)到马克斯·韦伯(1864-1920,德国思想家),西方政治哲学确实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的,西方的文官制度也确实有其优点;然而,简单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全盘西化是否为上策呢?只要看看那些照搬西方政治体制的东方国家今天是什么样子,就不难找到答案了。

再说,西方民主制度也并非只有一种模式,有北欧式的,英国式、法国式、美国式的,究竟哪一种最适合自己的国家,这是需要有政治智慧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正像器官移植,得看每个人身体的具体情况而定,否则就会出现“异体排斥”,移植失败。

作者是退休的新闻工作者,现从事文史研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