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总理《华尔街日报》专访

李总理访谈录: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字体大小: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上月底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专访,针对美国、中国、马来西亚、泰国等地的政治与经济局势、以及新加坡国内课题发表一系列看法。

以下是李显龙总理与华尔街日报的访谈录节选:

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华尔街日报:您谈到台湾人的自我意识。过去,香港的华人不会说自己是香港人,而是说自己是广东人。1997年后,我想很多人应该会有新的身份认同。新加坡新一代的年轻人在富裕的环境成长,没有经历他们父母曾经面对的问题。那中国呢?中国的新一代也享有财富和更多的机遇。他们会有不同的身份认同吗?

李总理:你是说中国?

华尔街日报:是,在中国。

李总理:他们出国旅游的次数增加了,不过,如果你相信他们在变得更富有后,民族主义意识已经没有那么强烈,那你的看法可能超越了实际情况的发展。我认为事情还没演变到这个地步。年轻一代的中国人跟上一代的中国人一样地爱国,有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谈论有关课题如日本时,年轻一代更有主见,这是因为他们所上的国民教育、他们所读的历史,观看的流行电影和电视连续剧的影响。中日战争是流行媒体里经常用到的题材。中国人与日本人对待这段历史的态度差别在于日本人不记得这场战争,而中国人却无法忘记。

华尔街日报:习主席的政权稳定吗?

李总理:我想是稳定的。因为他没有挑战者,他个人也广受中国人民的支持。美国学者沈大伟 (David Shambaugh) 的新书提到这个政权即将结束,我不认同。他们有很多问题,但他们正在努力,即使不能马上解决这些问题,他们还是很了解这些问题的。

华尔街日报:人们给了习主席“习大大”的昵称,您觉得他是在搞个人崇拜吗?

李总理:你说这话是在做出价值判断,也带有贬义。我觉得他把焦点集中在自己身上,是为了能更有效地达到他的目标。他的确很有个性,而且还将之凸显出来。你可能因为之前的几位中国领袖并没有公开凸显个性,而觉得不寻常。

华尔街日报:这是有原因的。中国一直尝试远离…?

李总理:是,我知道。邓小平选择的是集体领导,他们不想这么做(个人崇拜)。习近平和他的团队选择另一种作风。下一任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可能会有显著的更动,我不知道新的委员会带来什么新的领导元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