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财政预算案

本地生化实验室升至四级意味着什么?

字体大小: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3月1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国防部开支预算时透露,国防科技研究院(DSO National Laboratories)设在南波那维斯达一带滨海坡(Marina Hill)的现有生物安全三级(Biosafety level 3,简称BSL3)实验室,将提升到最高的四级生物安全级别BSL4,预计2025年底投入运作。这也将是东南亚首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升级到生物安全四级意味着什么?不同生物安全级别的实验室有何对应的功能和防护设施? 公众需要担心安全问题吗?zaobao.sg为你一一解答。

为何需要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全球目前有数十个BSL4实验室。除了西方国家,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也自2015年起设立BSL4实验室。

黄永宏说,国防部多年来在医疗和科研方面的投资取得了数倍的成果。正因我国多年来从沙斯、沙林(sarin)、炭疽菌(anthrax)等生化事件中吸取经验,建立生物防御能力和开设更多生物安全实验室,冠病来袭时,国防科技研究院才有能力进行一系列测试和取得科研突破。

本地2020年出现首起冠病确诊病例后,国防科技研究院的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数日内便全面投入运作。国防科技研究院为大批士兵进行检测,加上军中实施的一系列安全管理措施,使武装部队的运作在疫情期间并未间断,军中出现的确诊病例也只有几起。

黄永宏说,日后可能还会出现比冠病更严重的威胁。当局将从冠病疫情中进一步汲取经验,加强实验室及应对生物威胁的能力。

“我们能认为日后不会出现比冠病更严重的疫情或生物攻击,并依此进行规划吗?我们能把应对措施‘外包’给其他国家,或向其他国家求助吗?绝对不行……依赖他人是不明智的做法,我们必须建立新加坡自身的能力,保护自己。”

生物安全四级意味着什么?

20210302_news_mindef-biosafety-dso-lab-levels_can-handle-what-threats_site.jpg

病毒一般可根据传播力和杀伤力分为四个风险级别,级别越高,就需要安全措施更严格的实验室来研究和制定应对方案。国防科技研究院目前的BSL3设施,能安全处理沙斯和冠病等第三风险级别病毒。

提升到BSL4后,实验室将有能力处理威力更大的第四风险级别病原体,并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生物威胁做好准备。第四风险级别的病原体包括2014年在非洲肆虐的伊波拉(ebola)病毒,及拉萨(lassa)和立百(nipah)等病毒。

如何保证安全?

实验室在设计原则、管理与操作政策、良好作业方式和绩效检测等方面会遵循卫生部2019年5月制定的高防护实验室全国生物安全标准。

国防科技研究院也将咨询具备相关经验的第三方和海外专家协助设计,确保实验室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国际标准和准则。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网上资料,不同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一般有以下作业方式、安全器材和设施。

20210302_news_biosafety-lab-levels-infographics-1.png

20210302_news_mindef-biosafety-dso-lab-levels_1_site_1.jpg

20210302_news_safety2.png

20210302_news_mindef-biosafety-dso-lab-levels_2_site_1.jpg

20210302_news_safety4.png

20210302_news_mindef-biosafety-dso-lab-levels_3_site_1.jpg

20210302_news_safety6.png

20210302_news_mindef-biosafety-dso-lab-levels_4_site_1.jpg

国防部提供的资料显示,我国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安全措施将包括双层高效微粒空气过滤(HEPA filter)与废弃排除、液体排出前进行双管式密封与杀菌、固废焚化前进行高温杀菌,以及利用数个空气缓冲间和负压确保空气单向流动。

此外,实验室周围将设通风廊道以策安全。出现机械故障时,实验室也能安全关闭系统,确保气压中和,没有空气流通到实验室外部。

会否发生如特朗普政府所指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事件”?

中国武汉的病毒研究所也是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特朗普执政期间多次声称冠病病毒是从中国武汉的病毒实验室泄漏,但并未提供具体证据。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2021年2月到访武汉进行冠病溯源调查工作后,认为这个假设“极为不可能”,未来也不会对此做进一步研究。

率领专家组的世卫动物疾病高级专家恩布雷克(Peter Ben Embarek)介绍,专家组在武汉病毒研究所与管理层和员工进行了“长时间、坦诚、开放”的交流,了解实验室的研究内容,并与他们探讨病毒泄漏的可能性,最后排除了病毒是实验室事故的可能。

专家组认为,尽管在蝙蝠体内找到了和冠病非常相似的病毒,但武汉并没有蝙蝠聚居的环境,更有可能是病毒先感染了与人类关系较密切的动物,或是通过冷链食品传染给人,而传播途径可能与最初发现大批病例的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虽然严格的防护措施和作业方式让泄漏事件鲜少发生,但回顾过去20年,意外也并非没有发生过。

美国华盛顿附近的一个研究中心纸箱里在2014年意外发现了被遗忘的天花病毒。

美国军方在2015年也意外地将活炭疽菌(anthrax)样本而不是死细菌孢子(dead spores)运送到全国九个实验室和韩国的一个军事基地。

而更早之前,沙斯病毒也曾在2003年和2004年的四次事件中,分别在新加坡、台湾和北京的实验室被意外泄露。

2003年9月,一名27岁本地研究生在环境卫生研究院(Environmental Health Institute,简称EHI)的BSL3实验室感染沙斯,暴露该实验室的安全防范措施存在不足。当局事后组建11人检讨委员会,调查本地包括EHI和国防科技研究院在内的多间BSL3实验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