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观察家:盛港集选区变蓝不光靠候选人明星效应

投票日因一些投票站出现人龙,首次把投票时间延长两小时,引起非议,但受访学者不认为这会显著影响大选结果。(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工人党的战果非全建立在林志蔚和佘雪玲等工人党候选人的“明星效应”上,而是他们的团队努力争取到选民的共鸣。他说,工人党比行动党懂得利用社交媒体竞选,也借此有效增加工人党的能见度,尤其是面向年轻选民。

受访政治观察家分析,盛港集选区作为新的集选区,连任效应原本就不强,选民会更关注候选人是否能与社区产生共鸣,这或是人民行动党团队落败的原因。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受访时说,行动党团队虽有三名担任政治职务者,但却是各个集选区中竞选资历最浅的。律师黎鸿业是新人,黄志明和安宁·阿敏则都只是第二次参选,只有蓝彬明在2006年进入政坛,担任过三届议员。

他说,盛港集选区的人口结构可能与他们过去习惯接触的略有不同,须更有悟性、准确地了解选民的诉求。

“组织政府和解决就业问题对选民而言是应该的。过度强调这些课题,而在社区方面没有提出足够想法,候选人可能显得忽视选民其他担忧。”

陈庆文认为,工人党的战果非全建立在林志蔚和佘雪玲等工人党候选人的“明星效应”上,而是他们的团队努力争取到选民的共鸣。

工人党比行动党懂得利用社交媒体竞选,也借此有效增加工人党的能见度,尤其是面向年轻选民。

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学暨社会科学院传播及新媒体系高级讲师彭丽珊博士指出,工人党在竞选期间推出的内容其实没有行动党多,但造成的回响大。例如,该党在选前推出的预告视频就被许多人转发。

她觉得,工人党网络节目的设计都不错,简单易懂,并且懂得利用关键词如“空白支票”。

陈庆文同意社交媒体的确发挥作用,但不认为会显著影响选情,否则向来善用社交媒体的新加坡民主党,本届大选应当能有所斩获。

zb_0712_cj_doc7bbbb10366pfny9971r_11193451_ongzy_Medium.jpg
工人党当选议员辣玉莎(中)在竞选期间卷入失言风波,在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主席林瑞莲,以及队友的陪同下道歉。学者认为,这起事件或许让一些年轻选民觉得工人党候选人遭遇不公平对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选票。(档案照片)

学者:同样有新人被起底 行动党处理方式显得拖沓

行动党新人林绍权被网民起底退选,以及工人党候选人辣玉莎网络失言接受调查等事件,则让选民看到两党应对网络危机的不同。

彭丽珊说,行动党在处理林绍权事件时显得拖沓,没有像工人党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回应,该党秘书长毕丹星也出面为辣玉莎护航。

“对年轻选民来说,他们更在乎候选人的真实性,就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能够了解他们的情况和诉求。选民不是在找完美的议员,而是能代表他的议员。”

她坦言,行动党候选人一般会面对更严苛的审视,而这意味着当事人应该更早出来澄清。“在社交媒体上,拖一天就算太慢了。”

另一方面,受访学者认为,投票日程序不尽理想、选民得在烈日下排队投票不至于导致行动党整体得票率下降,更大可能性是行动党的竞选策略失策所造成。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推测,一些年轻选民可能觉得在辣玉莎事件上,工人党候选人遭遇不公平的对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选票。

陈庆文也说,新加坡人一般会同情弱势者,对辣玉莎的失言会有些包容。在他看来,年轻选民对行动党的强硬手段一点都不买账。

至于市镇管理的问题,陈庆文认为选民已经厌烦了,有关讨论不会掀起多少涟漪。他认为在盛港集选区,选民不是要对行动党投反对票,更多是想对工人党投支持票。

他说:“在这届大选中,选民显然把握自己能作出选择的难得机会,反对党候选人若能符合选民的诉求,就能得到青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