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热点选区西海岸 前进党若检讨贸易协定 易华仁:须说明取舍

字体大小:

易华仁指出,两个团队真正的分别在于:一边是仔细体察了人民担忧和需求,并在国家和选区层面推行计划来满足这些需求的政党和团队;另一团队则发表及其简短且缺乏细节的竞选宣言。

“就像是看病时偶尔要咨询另一名医生的意见,我们也需要强大的反对党来提出言之有物的观点,但不管怎样,还是一定要由人民行动党担任政府。”

居住在西海岸集选区南洋分区的黄保养(72岁)昨早(7月4日)得知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到区内走访,特地跟来看热闹。

与许多中间选民一样,他在反对党和执政党之间面对两难抉择,虽欣赏陈清木的政治手腕,希望他为民发声,但对于是否该冒着变天的风险,投选他进入国会,仍有所保留。

西海岸集选区此次面对陈清木率领的前进党“甲队”来犯,行动党派出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以双部长的阵势守土。

但有些人指选战因此成了选民在两名部长和陈清木之间做抉择。对此,领军的易华仁昨天反驳这样的形容,因为这个说法意味着选民聚焦的只是候选人的人格魅力,而他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哪个团队能做出实质贡献。

易华仁指出,两个团队真正的分别在于:“一边是仔细体察了人民担忧和需求,并在国家和选区层面推行计划来满足这些需求的政党和团队,另一边则是发表了及其简短、泛泛而谈,且缺乏细节的竞选宣言的团队”。

例如,易华仁批评前进党在竞选宣言中声称,当选后将重新检讨包括新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简称CECA)在内的贸易协定,但该党未向选民说明其中的取舍。

“每一项贸易协定都是谨慎平衡了利益和取舍后的结果。因此,当你决定从贸易协定中剔除某个内容时,另一个国家是不会乖乖就范的……请告诉我们,你准备放弃什么以得到你所要的东西。”

陈清木坦言无法检讨CECA 提出是为施压推动改变

对此,陈清木回应时坦言,反对党没办法重新检讨贸易协定。前进党之所以主张重新检讨CECA中的劳工交换政策,降低外籍员工工作准证配额,出发点是给政府施加压力,以推动改变。

投票日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六,两党领军人物在西海岸集选区不同地区走访,并未碰头,但支持者一度在亚逸拉惹熟食中心不期而遇,一方高喊“陈清木”,另一方高喊“PAP(行动党)”,激情十足。

距离投票日仅剩五天,该区选情预料将继续升温。曾在亚逸拉惹区担任26年议员的陈清木此次“回家”,在行动党这个铁票仓激起不小涟漪,主要是许多老居民仍对他有记忆。

在德曼花园住了20多年的洪阿兴(72岁)受访时说,他记得陈清木担任议员时曾协助翻新社区设施,但另一方面,行动党此次在抗疫上也表现得很好,令他陷入两难。

另一名德曼花园居民田先生(56岁,技术人员)同样对陈清木的印象不错,但不怎么熟悉团队其他人,而寻求连任的行动党团队此次又派出两名部长,令他感到纠结。他说:“如今这里是集选区,个人印象再好,也要看整个团队。”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说,集选区团队总会有一两个实力较弱的队员,但相较于前进党,行动党团队的实力较平均。“前进党团队大部分时间都很依赖陈清木医生。他须要证明其他队友能在他缺席时坐镇。”

与此同时,陈清木既要在西海岸竞选,又要到其他选区助选,也显得有点分身乏术。他前天解释自己身为秘书长,必须支持所有候选人,但从不将西海岸选民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他也说,前进党也在夜间走访,只是没有媒体陪同。

尽管许多选民仍未拿定主意,但行动党基层大多不认为西海岸集选区的选情胶着,强调行动党不是五年一次出来竞选,而是长年累月地耕耘。

昨天,行动党和前进党同时在裕廊西91街第959座的咖啡店走访,一名前进党党员拿着纸箱,在咖啡店外捡垃圾。另一名行动党党员见状,对他说了一句:“安哥,做得好,但不要五年才来做一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