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习近平访新加坡

新加坡必须保持成功

本报中国组主任韩咏红(中)与记者黄伟曼稍早前对李总理进行专访。(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新中合作前景大有可为——李显龙总理接受联合早报专访》之《新加坡必须保持成功》

韩咏红 hanyh@sph.com.sg

黄伟曼 ngwaimun@sph.com.sg

而在新加坡审时度势,照顾好“新加坡品牌”,并且继续与中国——这个本区域大国兼友好邻邦——发展双边关系,受到重视,个中的秘诀不在外部,而在新加坡自己;秘诀就在于新加坡要依据本国国情,继续取得“成功”。

在记者问到“成功”的话题时,李总理说:”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成功,别人对我们就完全失去兴趣了。”

今天的中国也很成功,但中国在经济结构调整、社会安全网建设、教育体系等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李总理解释,作为国土面积有限,缺乏天然资源的城市国家,新加坡采取了适合本国国情、特殊的社会治理模式,我国对“成功”的定义,不是以任何一种政治模式为标准,而是能否为国人建设美好家园,提供优质的就业岗位,让孩子有无限发展空间,同时维持社会和谐。

他相信,让本国人民有好日子过——这是大家共同的目标。对于偌大的中国来说,新加坡犹如小型实验室,新加坡的经验“大家都看得到”,也就有了参考意义。

他说:“所以在为本国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们的构想、经验,可能对中国有参考价值。如果这些构想在新加坡行得通,中国尽管国情不同,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会想,新加坡是这么做,应该看看。”

事实上,这些年来,我国官员也见证到中国关注点的变化。早期是招商引资,建立现代化工业园,最近一两年的热门课题是社会管理。

李总理指出,中国官员对新加坡的基层组织、议员接见选民的方式,政府与民间团体的关系十分感兴趣,他们也已经意识到,政府对社会人群的行政方式再称“管理”已不大正确,已经改叫“治理”了。

他进一步分析,在中国从农业社会发展为现代化国家的过程中,社会治理确实是一项新课题。中国尚未形成人与人在城市里交流、凝聚的社会模式,城市里有大量 外来的农民工,政府提供的政策性住房规模较小,社会底层人口处于散居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办好社会管理,要加强社会凝聚力,比较难着手。”

“所以他们到新加坡来,总是来参观人民协会,有时看人民行动党总部,有时陪部长或议员去看议员接见民众的方式。我们不能够说新加坡的模式能够在中国照搬,可是,我看到他们在观察与探索的过程中。”

点击阅读完整专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