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雪灾

郴州,什么时候 走出黑暗?

字体大小:

● 韩咏红

郴州市郊的农村断电已经20多天了。外界从媒体上得到的印象似乎当地供电已恢复,实际上,除了郴州市区65万市民,以及部分县城居民外,大部分农民依然活在无电的日子。

家住荷叶坪村的杨姓老夫妇现在能娴熟地在黑暗中从农舍一个屋子摸到另一个屋子。在厨房里点蜡烛烧饭做菜,勉强看清锅子里的食物,碗中的饭菜,模糊分辨出猪肉、鱼肉。  

“有电就好了。”杨老太太说。荷叶坪村虽然离市区仅20余公里,城乡差距泾渭分明。入夜,驱车经过山村,四周无声仿佛无人烟。晚上9点在一些村口鸣车笛兼大声叫唤,除了家犬吠声回敬,无人搭理。

此地的手机讯号上周刚恢复,村民总算有了和外面直接沟通的渠道。

少数熬不住“黑”的人家自己买了柴油发电机,但成本很高,一个800瓦功率的发电机每小时耗油本钱将近2元(人民币,下同,约4角新元),何况电力不足时,电饭锅煮出来的米饭是夹生的。

记者走访时,荷叶坪村农民议论着听说元宵节有望复电。相比之下,郴州市30公里外的桂阳县,县城区超过70万人是星期天晚(2月17日)才通电。县委宣传部新闻主任周春林告诉记者,政府力争农村通电3月20日完成。换言之,桂阳县67万农民最快还要再等一个月才能恢复电力。

更远点的临武县,到截稿前仍在无电世界,来电之日不知还有多远。

在无电的农舍转两天,记者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黑夜降临时,身外两米处全看不清,背包放哪里去了?手中拿什么、用什么把握不住。电视和电一起歇业,村民晚间娱乐只剩下烤火聊天。但夜夜如此,也没有那么多好聊的,一小群人很快陷入寂静。

对于城市居民来说,1月26日至2月6日左右那些全市断电、断水、断手机的日子更是场难忘的噩梦。看出乘客是外地来的,德士司机就主动诉说停电时期所受的苦,顺带批评政府几声。

外贸商人肖峰说起来一肚子不快:“当时就很烦躁。冷,到哪里坐也坐不住,躲也躲不了。后来手机也打不出去,货不能进出,股票没法卖。找一个有电的饭馆吃饭,找遍整个郴州市。”

生产和正常生活一般瘫痪,人们用矿泉水煮饭,很多天不洗澡。有人住进有自备发电机的宾馆,宾馆有热水,但开不动空调。南方天气湿冷,白天室内比户外还冷,出了门又忍受风寒。很快的,发灾难财的无良商人把发电机价格从几千元上调到万元以上,比手指略粗的蜡烛从一根两毛钱暴涨到两三元。取暖烧饭用的蜂窝煤,也像当红的股票,从一个5毛钱翻涨到几元。

想逃?你是走投无路。火车发不出去,通往外地两条主干道京珠高速和107国道被冰封,数以万计的车辆滞留路上,军队以继夜赶工破冰,你能往哪里走?

“灾难时不会为难政府”

企业老板李辉认为,天灾难以避免,但政府预防和后勤保障工作不力,必须为市民生活失序负很大责任。至今,这场因雪灾引起的灾难——郴州电网被毁灭性破坏,郴州市直接经济损失173亿4900亿元(人民币,约34亿1600万新元),是否存在事先预防不足的疏失,百姓和市民仍有不同意见。

灾难中的社会往往和电影一样交织着悲喜因素,商人抓紧时机捞一把,宵小和盗匪却没有趁天灾横行,连一般年节前扒手多的现象都没有出现。工厂经理徐长德谈到郴州市民的素质,十分感慨:“平时还有抢劫的,那时反而没听说。”

据说,市民闹事也是发生在断电接近尾声时。年初一,郴州市内两个尚未复电的地区有市民上街抗议,政府被迫封了两条路,出动人员将市民劝退。当晚全城通电,市内秩序很又恢复平静。

市外宣办主任张灿军告诉本报:“中国人,在灾难时不会为难政府。”

灾难中维护着郴州市不出乱子的,还有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道路被冰雪掩盖,摔伤骨折病患暴增,医院在自身供电不足的情况下超常运作,还每天到高速公路巡诊、抢救病人。

当周遭其他医院都陷入瘫痪时,四面八方的产妇涌到人民医院,有49张床位的产科在最高峰时住了149名产妇,还曾在凌晨3点紧急将23名加护婴儿从分院转移到中心医院。医院总值班唐亚丽说起来一脸喜悦兼自豪:“断电期间医院接生了186个婴儿,没有发生一起意外,所有产妇母子平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