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特稿系列(2):听见磨丁心跳

 

磨丁经济区马路旁竖起大型告示牌,宣传磨丁为“免税天堂”和“国际自由港”。(林展霆摄)
虽然赌场已关闭近七年,但一些被废弃的游戏中心未拆除,游戏机被灰尘覆盖。(林展霆摄)
苏嗣容(右一)一年前从湖南迁至磨丁经营广告公司,妹妹与外甥也随行,公司就开在一家废弃赌馆旁边。(林展霆摄)
苏嗣容感叹,磨丁经济区发展步伐太慢,老挝员工的工作态度也与中国人差距大。(林展霆摄)
磨丁经济区的中国人比老挝人多,街上多处可见售卖中国小吃的档口。(林展霆摄)
磨丁是中老铁路在老挝的首站,铁路一路延伸至400多公里外的万象,估计2021年底通车。(林展霆摄)
来自湖南的匡红梅在磨丁经营杂货店,她坦言生意不多,但很享受磨丁悠闲的生活。(林展霆摄)
连接磨丁和老挝首都万象的中老铁路,正如火如荼建造中。(林展霆摄)
磨丁的赌场都已关闭,夜晚唯一霓虹闪烁的地方,是接待中国旅行团的一间人妖秀歌舞馆。(林展霆摄)
磨丁经济区目前正大兴土木,大街上到处尘土飞扬。(林展霆摄)

从中国云南省最南端边陲小镇磨憨出境后走向500米外的老挝关口,《联合早报》记者和中老边城磨丁的邂逅,在尘土飞扬中定格。过去是喧闹赌城,短暂数年荣景被腰斩后成了死寂空城已近七年,磨丁如今随着中国资金投资的经济特区和中老铁路工程的启动,开始感受到大兴土木的变革和新使命:发展可持续的边贸新路,然后前进还在规划当中的国际商业金融区。

从中国云南省最南端的边陲小镇磨憨出境,记者拖着行李越过一段约500米的石沙路,从充满东南亚风情的金塔设计关口入境老挝后,眼前是一道比磨憨还要“中国”的风景。

走出关口一转角,尘土飞扬的大马路旁竖立着印上“一带一路投资热土”字样的横幅。再走几步路,路边另一个文字密密麻麻的巨型告示牌,激昂地宣告这座老挝边城的雄心壮志:“中老泰经济走廊枢纽新城,积极响应习大大倡议,抢占一带一路创富先机,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Boten signboard
磨丁经济区马路旁竖起大型告示牌,宣传磨丁为“免税天堂”和“国际自由港”。(林展霆摄)

这里是老挝磨丁经济特区,与云南磨憨坐落于不同国界,但要不是过了一道关卡,还不太能感觉出自己置身另一国度:人们手机上显示的是北京时间、付款方式是微信和支付宝、小巷里菜馆则是云南菜和川菜飘香。

磨丁非常形象地展示了中国与老挝的亲密关系——这里的经济特区2003年设立,2011年由云南地产企业海诚集团接管,老挝政府赋予企业外交和军事之外的大部分行政权,当时在老挝开创了边贸发展的新模式。

曾是不夜天赌城

过去两年多,磨丁有如一座从沉睡中苏醒的小镇,对一些老街坊来说,磨丁仿佛要迎来第二次变革浪潮。

China and Laos border map

这里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在海诚集团2011年进驻之前,经济区由一家香港公司以契约模式经营,如今区内变得寂静,爬满青苔的几栋建筑,曾是夜夜霓虹闪烁的赌场。

从2006年起,这个边境赌城吸引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从云南磨憨跨境前来赌博,伴随博彩业衍生的,还有赌场四周的妓院和夜总会等声色场所,以及治安欠佳、黑帮猖獗等问题。

在磨丁经营杂货店近十年的邓云桂(32岁)向《联合早报》记者忆述:“当年人流量很大,从关口来来去去,呆一晚的也有,留几个月的也有,终身没回去的也有。第三种情况,是因为赌输了,想不通跳楼自杀。”

她不讳言,磨丁当时的乱象让她从中得益:“很多中国人过来嫖赌,都是公开的,没人管。一开始觉得喧闹,但后来也看淡了,可以给我们带来利益嘛!那时生意很火爆的,一天24小时开店。”

但这一番由夜生活驱动的盛况并不持久。2010年末,一些中国赌客被赌场人员扣押、勒索等事迹不断传出,还有老挝村民在河中发现腐尸,惊动中国官员到磨丁进行谈判。中国官方后来下令赌场关闭,并加强边境管控,甚至切断电力供应。

赌客与嫖客消失后,磨丁这座不夜城的繁华也逐渐消失,接下来三四年的磨丁几乎成了空城,夜间霓虹灯亮起的唯一地方,是小山丘上接待中国旅行团的“磨丁秀”人妖歌舞馆。

赌城变空城,重创了周边小商家的生意,但也有人乐得找回清闲小日子。另一杂货店店主匡红梅告诉记者:“平平淡淡,一天卖一点,没啥不好。我每天就是睡觉、看店、滑手机,很喜欢这样悠闲的日子。

经济区将打造为国际商业金融区

匡红梅所享受的安宁正逐渐被对街大兴土木的工程打破。自中老两国政府2015年和2016年先后签署两份合作方案,从国与国层面加快“两国一区”跨境合作后,经济区的工程进度加快不少,铲土机和打桩机的声响每天不绝于耳。

磨丁经济区面积并不大,目前已发展范围内,10分钟便可从一端走到另一端。按照规划,经济区接下来将打造成集金融投资、免税购物、国际贸易、酒店会展为一体的国际商业金融区,边民的互市贸易场所也将更规范化。

中国官媒新华网今年4月引述海诚集团董事长周昆说:“我们在两个国家接壤处发展,缺乏一个商业中心和金融中心,金融先行是必须的,没有强大的金融支持,要谈发展也是空话。”

在周昆的设想中,中国西部缺乏一个像深圳、香港那样和世界接轨的窗口平台,磨丁具备成为中国通往南亚和东南亚窗口平台的潜力。

China Laos Railway
磨丁是中老铁路在老挝的首站,铁路一路延伸至400多公里外的万象,估计2021年底通车。(林展霆摄)

另一项让磨丁居民引颈企盼的发展,是酝酿多年的中老铁路。这条以中国为主要投资与建设方、与中国铁路网联通的铁路,从磨丁延伸至400多公里外的老挝首都万象,被中国官方誉为“承载着老挝从内陆‘陆锁国’到‘陆连国’的转变之梦”的项目,估计2021年底通车。

上述两项重大发展项目,让沉寂一时的磨丁,过去一两年再度浮现于大众视野,也引来了新一批淘金人士。

“老挝是个很慢的地方”

去年4月从湖南迁居到磨丁的广告公司老板苏嗣容(33岁)便是其中一人。他的商铺坐落于一条后巷的老旧商铺,隔壁是被废弃了数年的赌博游戏中心,里头一架架老虎机被塑料纸和灰尘覆盖,至今仍等不到人搬运清理。

他告诉记者,中老铁路开建后,铁路局对安全告示牌有需求,他接了个价值几百万(人民币,100万人民币约21万新元)、合约长达三四年的合同,长期驻扎磨丁生产告示牌。

他把磨丁的商机归功于“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对云南边境经济起了很大的带动作用,尤其是中老铁路,肯定会刺激附属设施的需求。”不过,苏嗣容认为磨丁经济区发展步伐太慢,他对开发商的信心也不足。“你看前面这条路,不到一公里,都要修半年。”

他感叹:“老挝是个很慢的地方”,员工的工作态度和中国很不一样,“在中国,多干点活,老板多给钱,员工会很高兴。但老挝人干八小时就是八小时,之后就不加班,有一块钱就把一块钱花完,才去干活。”

磨丁产业新旧交替之际,也不乏有满腹怨言的老街坊。提到经济特区和中老铁路,杂货店店主邓云桂没好气地说:“没有好处!灰尘很多,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追根究底,她不满的是接下来可能必须搬迁。她申诉,店铺所在的旧建筑接下来可能被拆除,让位给经济区新项目,预估赔偿额很低。经济区规划馆一名工作人员受询时证实有拆迁计划,但表示尚未有明确时间表。

邓云桂吐槽说:“现在修铁路,多了一些民工,但铁路修完后,会有多少人来?一般来过磨丁的人,都不想再回来,我也跟朋友说,不要来这个一点也不好玩的地方。”

要发展就需要人才,但据报道,人才流失是中老经济合作区面临的考验之一,截至去年,经济区研究人员的平均年龄为43岁,不少年轻人完成工作后就离开了。

匡红梅则说,她喜欢磨丁的慢生活,但孩子都想去别地方打工。她苦笑说:“这里没有玩乐呀!”她还反问记者:“你来了几天,看到了什么呀?不都在挖土!”

中老铁路一旦开通 经济区前景广阔

China Laos Railway
连接磨丁和老挝首都万象的中老铁路,正如火如荼建造中。(林展霆摄)

从中国公司开设的赌场、到中国主导的经济特区、到中国主要出资的中老铁路,磨丁近年来发展有个不变定律:中资在这个中老边城持续发挥巨大影响力,磨丁的命运则伴随中国人和中国资金浮沉起落。

中国多年来是老挝重要的投资来源地。新华社旗下“新华丝路”引述中国商务部2016年底资料指出,中国是老挝第一大援助国、最大外资来源地和第二大贸易伙伴。老挝计划投资部数据则显示,中国同年在老挝的投资超过10亿美元(约13亿3300万新元)。

在“一带一路”倡议中,老挝是积极响应的亚细安国家之一,中老铁路便是标志性合作项目。中老铁路投资额近400亿人民币(约84亿新元),由中老双方按70%对30%股比合资建设,但有评论质疑,老挝政府未必有能力偿还借贷。

又如磨丁经济合作区的经济管理、城市治理、行政审批等权力,也明确交由中方企业行使。

在磨丁工作的中国广告商苏嗣容告诉记者:“海诚公司来开发后,老挝人越来越少,很多都搬到经济区外了。我的客户都是中国人,老挝人很少找我们。”

学者:老挝参与度将逐渐提高

虽然有分析关注老挝对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实质参与程度,但受访中国学者认为,中老实际上是“相互依赖”的关系。

云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卢光盛告诉《联合早报》,老挝在磨丁经济区的参与度,与其他中老合作项目有一定相似度,即老挝出的更多是土地和劳动力。

他说:“这个合作模式会增加双方的相互依赖,而(两国)相互联系的过程中,并不是必然的对等,这也很正常,是个过程。我相信,老挝政府和人民在合作过程中,也会得到经验、技术和国际市场的机会,参与度会慢慢提高。”

磨丁经济区独特性符合老挝国情

虽然老挝企业和民众在经济特区的直接参与度低,但中国社科院东南亚问题首席研究员许利平认为,老挝至少能从三方面受益:一、随着老挝人逐步被吸纳到园区工作,磨丁的就业问题可获缓解;二、跨境合作可协助老挝建立产业体系,提高工业化水平;三、经济区也可为老挝政府带来税收。

许利平指出,磨丁经济区的合作有其独特性,是符合老挝国情的模式:“老挝和中国没有领土争议,这类(中国主导)模式在政治较稳定的国家不成问题,但在越南等国可能就比较敏感。”

至于磨丁的发展前景,卢光盛认为,随着中老铁路2021年底开通,开发区“会比以往有更广阔的前景”。

他提醒,除了经济区建设,市场需求也同样须关注。“我们可以投资生产,但也应有相应配套,例如公路、网络、当地消费市场等。另外,开发区的产品能不能卖到中国、泰国、越南、欧洲等市场?这关系到开发区成败,是单通过资金投入解决不了的。”

磨丁不会走回灯红酒绿老路

磨丁的发展还存在许多变数,但几乎能肯定的是,这座边城不会走回昔日灯红酒绿的老路。

许利平说:“从以往经验看,边境小城不能发展博彩业。这是一种针对中国人消费的产业,是不可持续的,各方应该聚焦产业和产能合作。况且,中国反腐运动掀起后,针对博彩业的管控也更严厉了。”

对于这座如今被赋予新使命的边城,许多居民心里交织着期望与未知。问老街坊匡红梅是否看好磨丁的发展,她回答:“我不清楚。一直听人家说,磨丁要发展起来了,人要来了,人要来了。我就在这里天天等,等周围房子建起来了,再看看到底有多少人。”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ZBcom): 
中国边城系列:听见磨丁心跳1579834068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