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16大选

包淳亮:台湾选举只是终局的开始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如果把即将到来的台湾选举,当成是一场关于统独的公民投票,其结果已经可以预见了。很多年前,人们也已可以预见了。但是两岸关系没有因此转变,而未来转变的契机何在,现在也还不非常明朗,这就令人感到焦虑了。

人们说现在的台湾年轻人属于“天然独”的世代,几乎人人一口流利的华语,从南到北的年轻人,多数福建话(闽南语)和客家话等本省人的母语,都已经说得零零落落,但是他们就是觉得两岸是两个国家。其实这再正常不过了,就像新加坡的华人,会觉得新加坡才是自己的国家一般。

台湾根本就不会追求统一,而大陆能够体现两岸一家的制度性安排,直到最近才开始出现。例如免签与卡式台胞证,以及开放大量工作机会,都是包括笔者在内许多人呼吁了许久的措施,终于到此时才姗姗来迟,确实令许多人感到相见恨晚。

研究国际政治的一些学者,感到此时中美关系与两岸关系都非常凶险,但是在台湾拼选举的大小党派,多数顾不上这些。受到直接压力的蔡英文得勉强回应,但就是似乎占到便宜的蓝营,虽然有些狐假虎威,却也不敢把话说死,以免为选民所唾弃。选民不爱听两岸凶险这种“提醒”或“恫吓”,何况大陆的军事斗争准备也还在积极进行当中,军事体制改革也在路上,要再等个三年五年才会脱胎换骨,因此两岸确实也似乎还不会在此时摊牌。

所以大陆只能一边压绿营,一边拉蓝营。一个虽然全然在野、但在两岸议题上能够继续坚持统一立场的蓝营,比虽然执政、但左顾右盼的蓝营,对于大陆而言可能更为“有用”。就算台湾年轻人再怎样“天然独”,只要蓝营能够坚持几年,甚至就是四年,就能给予大陆足够的运作空间与准备时间,在必要时一举摊牌。而这些磨刀霍霍的刺耳声音,当然会愈来愈大声,提醒各方做出适时的政策调整。

对于在这过程中进行冷酷计算的人来说,“天然独”并不可怕,那不过就是一种分立与对立现实的结果,只要现实被“力量”所调整,自然会有新的结果产生。中间或许会有波折,但只要中国崛起不可阻挡,那些心理的不适应,也终将被历史所澹忘。

决策者只是投鼠忌器,担心国际大局,因此也得在唯物主义的外交世界做好各种舆论铺陈、挖好壕沟阵地,减小类似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后所遭到巨大的国际反弹。中国不只已有更多筹码,还要累积更多,最好能多到可以把“坏事变好事”。

大陆会开始要求台湾人选边“站队”,演艺圈、工商业已经受到巨大压力。几年后全国与各地政协委员或许会多一些台湾人,在台湾“出柜”、重新强调自己是中国人的台面人物会愈来愈多。指标性人物的带动,可以塑造舆论,增加摊牌时的合法性;年轻一辈的台湾精英层,若能在朱云汉等重量级学者的谆谆教诲下,有几位转而坚定不移的拥抱“大国崛起”,那更是再好不过。因为如果没有从上到下的大量统一拥护者,摊牌之后又该如何收场?

所以大陆还有很多可以做、必须做的,而部分蓝营政党势将有意无意间成为承载北京统一意志的团体。他们表现得愈好,摊牌的时间也愈近;或者摊牌的时间点愈近,他们也会表现得愈积极。回想中国大陆过去三年的风云变幻,过去一年的几大手笔,台湾未来的四年,以及四年之后会是何局面,已经超出寻常人可以臆想的境界了。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