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16大选

蔡恩泽:国民党缘何成扶不起的阿斗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1月16日,国民党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落败,民进党获胜,这是人们意料之中的事。大选前夕,国民党内部乱得像一锅粥,内讧、内耗、内斗,一波又一波,失去民心,让攻势凌厉的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乘机站台上位。

四年前,在国民党获得大选连任之时,笔者曾撰文提醒国民党,其中的一段文字“民进党作为台湾唯一能与国民党对决的在野党,四年后的交锋将更激烈。2016年台湾大选,鹿死谁手?现在就要谋划,国民党要有危机感”,今天读来,我觉得还是振聋发聩的。

可惜这样的忠告似乎对牛弹琴。几年来的事实是,国民党太不争气,已成为扶不起的阿斗。无论是与老蒋时代的独裁相比,还是与小蒋时代的开明相比,国民党气数已尽,想不到16年前“在野”的悲剧又重演。

人们不会忘记2000年国民党败选时的悲哀,在野八年,处境维艰,受尽民进党的排挤凌辱。经过八年卧薪尝胆,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虽说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连任两届总统,但其在两岸关系上鲜有作为,“小马哥”的尊称不无讥讽之意,风流倜傥但缺失果断远见。

当因中期选举落败,马英九引咎党内辞职,朱立伦受命于危难之时,出任国民党主席,更有负众望,充其量只是一个党内“维持会长”,难有作为。

作为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却不顾台湾各方的劝进,怯于历史担当,枉为党魁,在选战即将开打的当口临阵脱逃,致使国民党陷入无人领军参选的尴尬局面,颜面难堪,为两岸民众所不齿。

可悲的是,当洪秀柱振臂一呼,在国民党营垒内毛遂自荐为总统参选人,又受到党内诸多掣肘,所幸冲破门槛终成正式参选人。遗憾的是,洪秀柱7月19日获提名之后,民调一路下滑,迄今仅在13%至15%之间,不仅被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远远甩在身后,还被亲民党参选人宋楚瑜超前,其排名殿后。洪秀柱丢失的民意信任分,其中当然包含对国民党的怨忿。

经济不景气是致命伤

万般无奈之下,朱立伦不得不勉强领受竞选重任,马英九为其撑腰打气,投票之前,向选民行弯腰90度大礼,拜托各位选民投国民党一票,但为时已晚。

国民党除内部不团结外,经济不景气是其致命伤。台湾《经济日报》2015年8月27日社论说,全球经济一片沉闷下,台湾经济的明显下行在众多指标纷纷亮起红灯中尤显突出。眼下台湾地区经济核心竞争力正逐步销蚀,在与大陆国家认同的纠结中,往往将经济问题政治化。也算国民党运气不佳,在其重新执政的八年间,适逢全球金融危机,世界经济蹒跚而行,台湾经济也难有亮点。对于讲实惠的台湾民众来说,谁能把经济搞上去,就拥戴谁。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气候下,国民党难有回天之力。

还有就是两岸关系定位犹疑。表面上看,国民党持“不独不统”的政治纲领,但实际上在具体问题上则左右摇摆,立场暧昧。允许陈水扁保外就医,是国民党向民进党献媚。台媒披露,陈水扁快走玩手机胜常人,健步如飞。马英九当局屈服于绿营“救扁”的巨大压力,将陈水扁放出来,是政治上失算。在钓鱼岛和南中国海问题上,国民党延续其一贯的低调和隐忍,并给大陆施加压力。国民党当局对其元老李登辉的媚日卖国言论虽有所谴责,但并未采取实质性制裁措施。这些都是国民党给两岸关系打入的“楔子”。后来虽有习马会,为国民党胜选加分,但为时已晚。

再来就是党内改革断断续续。马英九推动国民党改革转型,将国民党定位为“选举机器”,形同一个骨架完整的雨伞,用的时候打开,不用的时候就收起来。这让国民党越来越边缘化,引起党内严重不适和多方反弹,也失去了平时促成民众好感心理累积的机会,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削弱了选举动员的爆发力。

此外是民进党凌厉的攻势防不胜防。几年下来,蔡英文一路引领民生、两岸关系等各种刁钻的议题追打国民党,直捣国民党的软肋,国民党却百口莫辩,处处被动,只有招架之功,几无还手之力,公众气场大不如民进党,客观上增强了民进党声大有理的形象,让岛内民众为之扼腕,怨恨其无能。而台湾治理问题的层出不穷,各类食品安全、核安全、居住正义、世代正义等问题接踵而来,最后导致执政公信力的崩盘。

眼下,乾坤颠倒,蓝绿的位置天地对调。下台后,在民进党的挤压下,国民党在岛内的生存堪忧,唯有总结教训,卧薪尝胆,精诚团结,重新积聚民心人气,等待四年后翻盘的机会。

作者是中国财经媒体专栏作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