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2011字述一年

二零一一年度汉字投选 字述一年:轨

字体大小:

● 轨 guǐ

形声字,从车,九声。

轨,是车子两轮之间的距离,古代列国车辆大小不一,车道宽窄不同,秦始皇统一中原后,规定车辆轮距,也就是所谓‘车同轨’。

轨迹,则比喻前人走过的路或做过的事。

轨的延伸义是规矩。

脱轨或出轨,指超过了规范,不守法规。

今年首11个月里,“轨”这个字因为7月丹戎巴葛火车站,以及火车轨道两旁原本属于马来亚铁道公司的土地回归新加坡,成为新闻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字之一。“轨”字最牵动新加坡人神经的,是在地铁故障频频的12月。

今年7月1日,丹戎巴葛火车站完成历史使命,把任务交给兀兰火车关卡,火车从此不再穿梭于我国的南北腹地上。在我国土地上行驶数十年的火车,除了运载乘客和货物外,也承载了长堤两岸剪不断的历史。46年前,新加坡宣布脱离马来西亚独立时,当时两国领袖决定铁路无须分家,继续由马来亚铁道公司的前身马来亚铁道局负责营运,而新加坡境内铁道两旁各25公尺的地段也归铁道局管辖。

随着我国人口的增加和经济的发展,轨道两旁各25公尺的土地不能有效地应用,几十年下来发展出现了落差,形成了时代交错的一道风景。对国家来说,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在一般百姓看来,这一段从丹戎巴葛火车站一直往北延伸的轨道,充满了怀旧的浪漫色彩,特别是那座1932年建造,设计灵感取自芬兰赫尔辛基火车站的丹戎巴葛火车站。

这一股怀旧、寻找城市历史和传统的情绪不断辐射,到下来征用武吉布朗坟山,这样的讨论越来越多,鼓吹保存的声音,甚至成为主流。

在新加坡这样一个高度现代化的城市国家,人们希望能在繁忙的生活中,回到节奏比较缓慢的过去,找一处心灵休憩的所在,这是可以理解的。此外,历史与传统不只是一种肤浅的怀旧情绪,它也是生存的需要,我们要知道过去,才有安身立命的基础。

可是现实存在资源限制,于是“取舍”成了一门很重要的艺术,什么该走,什么该留,还有如何保留,都需要经过深思。

同样的,地铁故障事件反映出的,也是一个什么该取,什么该舍的问题。

12月15日傍晚7时左右,运作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地铁南北线发生本地历来最严重的地铁故障事件。服务中断近5小时,受影响的乘客多达12万7000人,数以千计的乘客被困在列车中超过一小时。由于电源被切断,受影响列车内只有非常微弱的灯光和有限的通风设备。

由于那是下班的高峰时段,加上南北线是地铁系统中的主干路线,它从市区到乌节路这个下班后最多人去购物、吃饭的消闲区,北上到大巴窑、宏茂桥等人口密集的组屋区,这起故障发生在一个“天、地、人”都不利的时候,构成了一个“完美风暴”。

地铁公司总裁苏碧华第二天主持记者会再三道歉,在国外参加会议的交通部长吕德耀缩短行程赶回来审查情况,谁知道隔了一天,又发生了令人更为尴尬的事故。前一天故障发生在晚上7点,这次的故障发生在早上7点,老天好像专挑人最多的时候,给我们的系统一次大考试,也因此促使政府首次紧急关闭东西和南北线,进行全面的健康检查。

检查的结果,同样令人感到尴尬。“新加坡品牌”向来是效率与品质的保证,这次检查时竟然发现新加坡最重要的大众交通工具——地铁,列车底下用来接电的集电靴脱落在轨道上,把供电轨固定在支撑架的一些抓钩也松脱。每天运载着上百万乘客在上面快速通行的轨道,出了这样的纰漏,我们在指责有关部门维修不力之前,还真得先轻轻地拍拍胸口,庆幸更不幸的事情没有发生。

这样的故障,是不是反映SMRT在管理上对于维修、安全的重视不够?在盈利与安全、在股东利益与公众利益之间,做出了不同的取舍?

不论如何,这两次大故障已不再只是一个私营的公交公司如何处理事故的问题,人民心中的疑问是负责监管的单位是不是也有疏忽,这个问题很自然会上升到政策和政治层面。

李显龙总理在第二次大故障当天销假到陆路交通管理局听取地铁故障汇报后,马上宣布设立一个类似尼诰大道地铁环线工地2004年发生塌陷事故后成立的委员会,举行公开听证会,以彻查事故一再发生的根本原因。

他说:“如果这只是一次过的事件,之后透过技术解决,问题就算处理了。可是今天事故再次发生,可见这个可能有更根本的原因,我们还没查出来。我们须要尽量设法了解这个根本原因,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使地铁系统能够安全地、可靠地再次运作。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成立中立的委员会、邀请外国专家调查、举行公开听证会,如果做得彻底,应该不只是找出这次事故的原因,也需要对我们的长期管理思路进行一次更深入的检讨,包括目前的监管方式、公共交通的经营模式。换言之,新加坡的地铁系统走过的轨迹,以及未来的路轨是否正确,都会经过一番审视。

到时,我们的地铁要怎么走下去、谁来开车、谁该下车,都应该有一个清楚的交代。

“轨”,是早报“字述一年”挑选的10个代表性汉字中的最后一个,大概也是近期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字。九天前我们刊登的第一个字“新”,与这最后一个字“轨”,形成一个很有趣的对比。2011年的新加坡,一方面演奏着求新、变革的主旋律,另一方面社会上也有很强的一股声音在寻找我们走过的轨迹、演奏着追本溯源的副旋律。

以“轨”来做总结,是巧合,然而也很贴切。重温这一年发生在本地与“轨”相关事件,它们激发了我们对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思考。

七月一日 丹戎巴葛火车站走入历史

去年5月新马正式签署合约,将丹戎巴葛火车站迁往兀兰以解决土地问题的消息宣布后,一场火车热慢慢升温。搭火车、到轨道附近拍照,成了热门活动。这股热潮渐渐凝聚成一股怀旧热,铁道旁的风景都被无数的摄像机记录下来。丹戎巴葛火车站及在我国境内火车轨道两旁的土地终于回归。李显龙总理7月1日凌晨针对马铁道公司在新加坡土地发展协议要点成功执行发表的书面谈话中,形容这个悬而未决20年的双边课题能在不伤和气的氛围下解决,具重大意义。随着这一历史篇章的结束,新马两国可向前迈进,推进双方许多共同利益。

十二月十五日 地铁南北线大瘫痪

SMRT经营的地铁南北线在傍晚下班的高峰时段大瘫痪,服务中断了将近五小时,一些列车卡在隧道内动弹不得,受影响的乘客近12万7000人,约1000名乘客必须走隧道脱困。初步调查发现,故障是因为一段40米长的供电轨受损所致。交通部长吕德耀隔天以“极其严重”形容这次大故障。在这前一天,地铁环线服务因通讯网络系统出现故障,中断了将近五小时。

十二月十七日 南北线故障七小时

早上6时50分左右,乌节地铁站和索美塞站之间一列列车抛锚,再次需要让受困的乘客通过隧道疏散。之后南北线双向服务都暂停,这次故障长达七个小时。这是地铁系统今年第27次出现超过10分钟的延误。李显龙总理当天下午特别取消休假,赶到陆路交通管理局了解状况后,决定设立事故调查委员会,对地铁连续故障事故进行调查。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主任)

你会用什么字来诠释即将过去的2011年?本报“字述一年”投选活动选择10个最能代表这一年主要事件的汉字,让读者投选,活动详情请参阅今天《联合早报》第13页。之前公布的汉字,可查阅www.zaobao.com“字述一年”专题报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