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字述一年2019

字述一年2019:极

字体大小: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打开手机,翻开报纸,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极权”是永恒的主题。

地球持续变暖,“极端气候”和灾难也总是扑面而来。我们的孩子,还有他们的孩子,是注定要生长在一个风险更高的环境里了。

变得极端的,除了气候,还有人。

这一年到头,读新闻做新闻,总有一种群魔乱舞的感觉,而乱源可最大归结于极端主义(Extremism)。凡进入此道者,有几个共性,一是观点偏狭,再无理性思辨能力,容不得非我族类;二是有受害者心态,充满愤怒与仇恨;三是行事乖离中道,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包括致命暴力、自残和牺牲等等。

如此这般的描述,是否让你想到了香港?黑衣们正身体力行,对暴力极端主义做最彻底的诠释?

一座原本自由、放任之城,你要示威、要反共、甚至主张港独,都是OK的,但走上极端的不归路后,一切法治归零,都市文明变成了丛林,失控的人们不断串联,打砸公物、干扰正常生活和生产,找到目标就拳头棍棒齐下,一言不合当场就放火烧人……这部载着港人的“极端主义”号列车,是在往世间的乐土进发,还是往山崖俯冲而下?

在民主西方,极端主义的盛宴正进行着,温和的主流大多数在极左和极右的拉扯中明显萎缩。

人类最左的共产乌托邦实验,始于一个世纪前的俄国大革命,但在中共接受市场经济并接纳企业家入党,以及苏联解体后宣告失败。但左派香火没有断绝,在欧洲,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政党仍然活跃,有者今天仍主张“所有比汽车大的私有财产”都不应被承认,意即土地、工厂等都须收归国有。

2017年,“不屈法国”党的梅朗雄竞选总统时,提出要对40万欧元以上的年收入征税100%!他在第一轮超过19%的得票率,显示极左派具有的一定民意基础。难怪选前一年,1万多个法国百万富人出走,数字是全球之最,把人口大国中国也挤去第二名。

在大西洋彼岸,美国左派运动通过彰显自由和平等普世价值、包容多元文化、维护妇女和各类弱势群体权益占据道德高地,在媒体、教育领域和好莱坞更是牢牢握着话语权。

在政治上,左派以民主党人桑德斯为代表,在体制中运作,但有更多约束不了的激进分子和组织,在网上对极端右翼舆论展开追剿,在街头,从纽约到夏洛克镇,从巴克利到波特兰,只要有白人至上主义者号召结集,极左力量也一定带上武器到场挑衅和对决。

当中急先锋之一是“反法西斯”Antifa,它们认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正是因为没有人站出来抵抗,才会让纳粹壮大并形成祸害。他们反对种族主义,但自己也煽动仇恨、主张无政府主义、攻击警察、反对富人和既得利益阶层。Antifa人出动时,总是一身黑衣黑裤,还有头盔和面罩等标配,暴动时讲究方阵和技战术,在网上很懂得对“法西斯敌人”肉搜……是的,他们就是香港的黑衣人,还有各大洲各国城市里暴力抗争者的模板。

但美国最主要的安全威胁,还是来自反全球化、移民、黑人、穆斯林和女权等的极右翼。这些人的气焰,在志同道合的特朗普当上总统后变得更为狂躁。据新美国智库(New America)统计,算进今年8月得州尔帕索市沃尔玛超市的22条无辜生命,自九一一以来,在美国本土被极右翼枪手杀害的人,已超过圣战士炸弹或枪口下的亡魂。更叫人不安的是安全当局透露,在案发后的两周内,它们挫败了最少七个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袭击图谋!

加州州立大学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布莱恩乐文教授说:“这是新常态了……我们对抗的不是境外恐怖分子,是住在下一个邻区的那个屠夫。”

类似的发展脉络也出现在欧洲,在大量失业、下层的极右青年群体里,“白人身份认同”越来越自觉,他们对“大替代”(The Great Replacement)惶惶不可终日,对伊斯兰“侵占者”的攻击已如同星星之火。足球赛场是这种歧视和仇恨的重灾区,有人说,如果你禁止流氓和种族主义者进场,看台会空掉一半。

极端主义最狰狞的面貌,当属伊斯兰恐怖主义。它的极端性体现在:一是不止于对异教徒的圣战,在读着同一本经书但不同的教派之间,也互相残杀,而且仇恨之火更旺盛,持续时间更久远。二是它完全反智反现代,不管是哈里发国还是原教旨主义,都是要把信徒带回愚昧混沌的中世纪。

恐怖主义也是国人最为熟悉的极端主义形态,因为从南亚次大陆到东南亚,他们的气息是那么地贴近。我们自家产的自我激进化者,被抓的新闻也经常见报。

10月26日,伊斯兰国(IS)头目巴格达迪被歼,新闻很抢眼球,但世人感到振奋的不多——也许除了特朗普——因为理智和经验告诉我们:恐怖主义不会从此告别。正如奥萨马死后的这九年来,中东的杀戮更凶残,国际恐怖主义也更变本加厉。像在基督城、在斯里兰卡,那些血腥和丧心病狂,一直重演再重演。

(作者是《联合早报》副总编辑)

“极”年度事件一览

3月:新西兰基督城两座回教堂遭枪手袭击,51人死。信仰纳粹主义,极端仇视穆斯林的澳洲独狼大开杀戒时,一度在面簿直播。

file74nm9ulfmet1i1r2wftu_Large.jpg
(法新社)

·4月:斯里兰卡三座教堂和几家酒店在复活节被炸,259个基督徒和旅客丢命,这是回教圣战士对新西兰回教堂被血洗的报复。

20191110_news_srilanka_Large.jpg
(路透社)

5月:欧盟举行议会选举。建制派主流政党大败,右翼、民粹和疑欧派政党席位大增,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兴起,绿党也有斩获。

file75glf9jqxls1bspsio6s_Large.jpg
(路透社)

8月:多个极右团体直捣美国自由派重镇波特兰,Antifa​带头的反法西斯阵营也摆开阵势。双方发生零星冲突,10多人被捕。

20191119_news_police_Large.jpg
(路透社)

9月:马国在野的巫统和伊斯兰党召开“穆斯林团结大会”。接着10月6日,朝野各马来人政党大头齐聚雪兰莪开了更大型的“马来人尊严大会”​,马国种族政治氛围日趋浓烈。

malay1_Large.jpg
(星洲日报)

​·1​0月:匿藏多年的伊国组织头目巴格达迪被美军击毙。 

20191122_news_bagaradi_Large.jpg
(路透社)

11月:威尼斯遭遇恶劣天气和50多年一遇大潮,水位峰值高过人头,​近半街道泡水,包括圣马可广场。同月,澳洲东部燃起前所未见的大林火,其中一处火线距离悉尼市中心仅20公里,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20191122_news_venice1_Large.jpg
(法新社)

专家评语

20191121_news_chenzhirui_Large.jpg
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亚洲语言文化学部副主任陈志锐。

极,当名词用的时候,表示的是顶端、最高点,而当副词用的时候,则表示最高程度。

2019年是“极”年吗?当然在未来还未来以前,谁都无法断言,但可以肯定的是2019年确实是充满极端变数的一年。

最甚者,当然要数极端主义继续肆虐——例如民粹主义组织在增长,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的极右政党势力都在抬头;又如更靠近我们的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更有宗教排外主义升温迹象等。具体而言,新西兰回教堂的血腥枪击案,让教堂不再是保护和抚慰的避风港;欧洲足球场上的种族歧视和骚扰事件,更让原本公正平坦的球场一下子凹凸不平;还有充斥在东方之珠香港大街小巷的极端事件,都在在地挑战着我们看待世界的极限。

大家都知道物极,必反。凡事到了极端,就难以客观,更难以合理安心面对。然而,我们是否可以在极端以外,还可以有极致,有极美,有极好?是否在充满负面能量的周遭,还可以极目远眺,见到否极泰来的新大陆?

——陈志锐,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亚洲语言文化学部副主任

参加2019年“字述一年”投选活动

《联合早报》“字述一年”以10个汉字概括今年国内外大事,回顾、总结即将结束的一年。参加投选活动将有机会赢取首都凯宾斯基酒店史丹福套房两晚住宿(总值3500元)、Beko洗衣机(价值1399元)、Beko电冰箱(价值899元)、华文报平板电子报(包括两年订阅,价值477.60元)、飞利浦32寸电视(价值399元)、飞利浦立式蒸汽熨斗(价值169元)、20台BESTA全新All Pass-S1汉语电子辞典(可带入考场,每台价值89.9元)、10份“M Bar SG”卡拉OK礼券(每份价值100元)。

投票12月9日截止。《联合早报》将于12月14日(六)下午3时在淡滨尼天地的The Rock School揭晓结果,欢迎读者报名参与,仅限30人,报名网址:www.gevme.com/2019Word 

两种投选方式: ① 请上zaobao.sg “字述一年”专网,填妥个人资料提交表格。②邮寄剪下本页投选表格,填妥后邮寄至:《联合早报》 “字述一年2019”投选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 MacPherson Road Post Office Locked Bag Service No. 070 Singapore 91348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