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冲击医患关系 凭信任挺过风雨挑战

新加坡中央医院是本地其中一个历史可追溯至新加坡开埠初期的老字号,在把新加坡推向国际医疗舞台、树立新加坡品牌征途上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通过与医院现任行政总裁郭永强教授、前行政总裁洪聪来教授、前行政总裁陈思杰教授,以及现任医务理事会主席冯国荣教授谈话,让我们了解医院如何克服局限与时俱进,提供值得信赖的服务。

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医院不再是病患的“宇宙中心”,医院的医生也不再是“万能的”,加上科技带来的颠覆和远程医疗的崛起,都冲击着医生与病患之间的传统关系。

领导我国历史最悠久的新加坡中央医院的一群资深医生认为,经历这些年不同阶段的发展、面对不同挑战和转变,唯一不变、也不能动摇的,就是医生与病患间的信任。

医疗与媒体是截然不同的领域,但在访谈过程中,却不难发现两者需维系的事物相似,那就是我们跟受众之间的信任。

对医院来说,病患随着年龄增长可能有几种疾病缠身,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看一个专科医生就解决问题,出院后还需到别的中长期护理机构继续治疗和休养。

冯国荣教授说:“我们现在不断告诉同仁,我们在医院工作,但是工作要超越医院,医院只是治疗某个急症、动某项手术,之后就要回到社区休养,在社区里也要建立起这些机构。我们现在不再是‘宇宙中心’,而是很多个中心的其中一个。”

去中心化是现代医学的新模式,但是这么一来,医生是否会担心自己“地位不保”?

须把病患利益摆在第一位

冯国荣说:“这要看你怎么看,如果病患的整个医疗团队是个交响乐团,那么医生还是乐团指挥的最佳人选。”

记者告诉冯国荣,许多年长者说起看病,还是会把中央医院挂在嘴边,充分体现了人们对医院的信任,他点头说,中央医院周边病患超过18%年龄在65岁以上,比全国平均高。

随着科技进步,各类资料在网络上随手可得,部分病患因此会质疑和挑战医生的决定。身为风湿病与免疫学高级顾问医生的冯国荣强调,病患如果信任医生,就不会胡乱相信其他资讯,而是会来向医生求证。

曾在2003年至2008年担任中央医院行政总裁的陈思杰教授也认为,无论如何,医生始终都要把病患摆在第一位,才能赢得他们的尊重和信任。

他说:“如果犯了无心之过,要勇于向病患承认。如果病患信任医生,也就会比较愿意原谅医生。”

为了维护对所有病患一视同仁的信念,陈思杰在任期内曾领导内部改革。原来,中央医院重组之初,医生的收入一度直接与病人收费挂钩,有少数医生因此专注于接收没有津贴的全费病患,忽略了那些有政府资助的津贴病患。后来,医院调整了医生薪金制度,无论是看全费病患还是津贴病患,医生都获得同样报酬。从2000年以后开始实行的新架构中,除了基本薪金提高,医生的薪水也取决于病人人数、复杂程度、教学时间和行政工作量等。

“开始调整后,一些医生转而流向私人企业,但我们相信,对很多医生来说,除了提供合理薪水肯定他们的服务,他们也能从培育后辈和做研究中获得满足感,要离开的始终会离开,但我们想把那些愿意奉献的留下来。”

现在远程医疗开始兴起,有的甚至能做到让医生只看病患从手机上传的照片就判断病情,身为医药理事会主席的陈思杰认为,这或许对地广人稀的国家有用,但不适合高度城市化的新加坡。

“行医最基本的就是用眼观察、双手感觉、耳朵聆听,例如病患说某个部分很软,软有不同程度,要摸才知道。”

对此,记者也有同感。若说医生是需“高度触摸”(high touch)的行业,记者也是如此,随着公民记者、网络自媒体的崛起,有人担心记者会失业,但人们还是较愿意相信传统媒体提供的信息。这些年接受过不少媒体访问的陈思杰也同意,虽然这意味着传统媒体要花不少时间和人力求证和核实新闻,但“长期来说,这能保护你们,也保住你们的可信度。”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