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炮轰《炎黄春秋》掀波澜

习仲勋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
军报官方微博转发署名文章批判《炎黄春秋》
《炎黄春秋》因刊登有关中共党史敏感事件的评论文章、主张党内各项改革而广受关注,也因此多次受到官方不同方式的警告。

乔治·奥威尔的《1984》中有一句名言:“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未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过去。”历史从来不是无声的过去,相反,今天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评价和定性,将深刻影响到一个国家与民族对未来的选择。或许正因如此,“掌握现在”才显得这样重要。

(联合早报网专稿——薛之白整理)就在一年中最敏感的日子来临之际,中国军方媒体《解放军报》官方微博转发署名文章,炮轰改革派标杆性刊物《炎黄春秋》,掀起舆论波澜。

这一题为《“起底”<炎黄春秋>》的文章,作者是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龚云,原文刊登在《国防参考》杂志。文章称,《炎黄春秋》打着一些合法的旗帜,假借客观公正之名,“对普通民众特别是离退休干部具有很大迷惑性和欺骗性”。文章还称,《炎黄春秋》“抹黑毛泽东,抹黑英烈,虚无历史,实际上是把新中国的历史颠倒过去,为把中国拉回资本主义做舆论准备”。《解放军报》官方微博在转发该文时,配了多张图片,并称要“揭开它的真面目!”

这则微博在互联网上迅速引发热议,短短时间就转发上千次,有网民在下面留言称,像《炎黄春秋》这种蛊惑人心的刊物早就该停办了,军报批得及时、批得好!但也有人持不同看法,认为在这样敏感的时期,军媒以如此激烈的言辞炮轰改革派刊物,传递出来的风向让人担忧。更有网民留言称,“谁在颠倒历史还不知道呢!”

《炎黄春秋》到底是一份怎样的刊物?《解放军报》又为何要炮轰它呢?

《炎黄春秋》曾被习仲勋称赞 如今陷入危机

1991年创刊的《炎黄春秋》是一本综合中文月刊,由中共体制内支持改革的退休高官和知识分子参与创办,现任社长为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该刊及网站主要刊载古今中外的历史记述及评论文章,作者以中共党内元老、作家与学者为主。《炎黄春秋》被视为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改革派刊物之一,2001年2月,现任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为该杂志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

自创办以来,《炎黄春秋》因刊登有关中共党史敏感事件的评论文章、主张党内各项改革而广受关注,也因此多次受到官方不同方式的警告。2005年,该刊因刊载了“我们心中的胡耀邦”专题,被中宣部批评并遭短暂封禁;2007年,发表了田纪云所写的《国务院大院的记忆》,文章因对赵紫阳作了正面描述而遭封杀;2009年,一篇《“五四”精神 普世价值》,不点名批评了吴邦国的“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的说法;2013年,发表新年献词《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又引发广泛讨论。

近年来,《炎黄春秋》更是陷入事关存亡的危机。2009年与2013年,其官方网站两次遭到关闭,无法访问。在人事方面,《炎黄春秋》的社长、主编也处在风口浪尖之中。2008年,因杂志多次刊登有关赵紫阳的文章,文化部以社长杜导正等杂志相关人员年龄过大为由,劝其退休;2014年,主编吴思证实,《炎黄春秋》被当局下令变更主管单位,主管单位将改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由文化部直接管理;今年4月,广电总局向《炎黄春秋》下达书面警示书,指其多篇文章违规,现任总编辑杨继绳被新华社约谈,要求其退出杂志编辑部,杂志也被要求从6月号开始,必须严守“重要主题相关文章必须事前报告”的规则。

杜导正曾指出,《炎黄春秋》的真正价值,在于它并不是像《求是》或《人民日报》那样的中共喉舌。历史学家章立凡则认为,《炎黄春秋》之所以遭到整肃,是因为其支持讨论民主宪政等敏感话题,可能激怒了一些党内的保守派。

《解放军报》多次刊文“抢占舆论阵地”

介绍完《炎黄春秋》,再来看看这次事件中的另一方:《解放军报》。

《解放军报》创刊于1956年,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机关报,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出版。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其他新闻媒体主管都被打倒,官方权威媒体只剩下“两报一刊”:两报指《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一刊指《红旗》杂志。一直以来,作为军媒的代表,《解放军报》在中共官方媒体的阵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十八大以来,中国大陆意识形态和思想领域的碰撞不断。在这场交锋中,《解放军报》及其官方微博十分活跃,多次刊文强调“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性,意图抢占“舆论高地”。2013年9月,军报发表社评《要像坚守上甘岭那样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阵地上》,表示要“夺得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2014年1月,发表文章《互联网已成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战场》,称“西方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一刻也没有停止过”;2015年5月,发表文章《网上意识形态斗争是输不起的生死对决》,称“对那些政治谣言和奇谈怪论,要变守势为攻势、变被动为主动,勇于揭穿他们的画皮,把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解放军报》的文章,往往语气强烈、措辞激昂,常引来两极分化的评价。支持者认为,当前意识形态斗争态势复杂严峻,西方亡中国之心不死,如果不对其进行有力回击,任由普世价值、宪政民主、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泛滥,中国将面临危险;批评者则认为,对待历史应该实事求是,任何争论都要摆事实讲道理,然后才能明辨是非。军报不应该总是制造敌我矛盾,站在政治正确的制高点上炮轰他人。

事件后续影响引人关注

“六四”前夕《解放军报》对《炎黄春秋》的这次大批判,其深层原因和后续影响会是什么?更激烈的意识形态交锋会不会出现?中共党内对历史问题和改革问题的共识是否会撕裂?《炎黄春秋》是否将遭到更严厉的整肃?这些问题都引人关注与深思。

乔治·奥威尔的《1984》中有一句名言:“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未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过去。”历史从来不是无声的过去,相反,今天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评价和定性,将深刻影响到一个国家与民族对未来的选择。或许正因如此,“掌握现在”才显得这样重要吧。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