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可决定办公模式 办公室将消失?

字体大小:

城市城思 看见未来生活

共享工作空间、无龄职场……科技在改变日常生活的同时,也给城市发展带来无数可能。未来生活系列报道“城市·城思”本期为最后一期。

据研究,到2020年每10名新加坡知识型员工只使用6.09张办公桌,是全球办公桌使用率最低的国家。那未来是否任何地点和时间都可办公?

未来,还会有职场吗?谈到未来职场的面貌,这相信是许多人冲口而出的问题。

这样的反应建立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基础上,这赋予员工权力自行决定在何时何地办公以及用什么方式工作。

软件公司思杰(Citrix)在获广泛引述的《未来职场:全球市场研究报告》中指出,到2020年,每三名办公室职员中就有一人不在传统意义上的办公室办公,而是在家、在客户办公室或落实项目工程的场地,甚至是在酒店、机场或地铁上办公。

这项2012年的报告以19个国家和地区的1900名高级资讯科技决策人员为调查对象。调查发现,每10名知识型员工在2010年使用八张办公桌,到2020年将减少至七张;而每10名新加坡知识型员工届时只使用6.09张办公桌,是全球办公桌使用率最低的国家。

研究人力课题的新跃大学副教授陈奕光说:“未来职场应优先处理的一个课题是如何满足员工的个人主义,也就是在不影响员工发挥个人创意的前提下,把大家聚在一起完成任务。这当中会有一定冲突,科技的使用可加强员工凝聚力,也可以是一种障碍。”

有这样的一种说法,工作地点能自由变动的人都是高薪人士,建筑工人或超市收银员等并没有这种“特权”。

陈奕光说:“我相信未来职场不只会改变,一些相对会更‘易变’,也就是随着竞争白热化,更容易改变各种装备来满足需求。”

房地产发展商凯德集团日前就与本地打造共享工作空间的先峰Collective Works携手,把总部资金大厦(Capital Tower)的一层楼改造为共享工作空间。集团希望让这个2万2000平方英尺的空间,容纳来自不同领域的中小企业,包括商业咨询、社交媒体、科技、保险、企业培训和风险投资等。共享工作空间提供私人电话亭以及会议室、茶水间和休息厅等共用设施。

凯德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林明彦认为,未来的房地产业将以彼此连接的综合性建筑为主,办公室将是一个推动经济生产力与合作的中心。“高素质、具活力的共享工作空间,为会员量身定制设施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和生活方式,这符合未来办公室的愿景。”

共享空间成本较低
有助降低创业门槛

共享工作空间一般具备基本办公设施,如复印和打印机、视像会议设施和高速网络等。办公空间可以是共用长桌、小型隔间、可容纳几人的房间等,租户也能使用共用设施。部分业主还定时主办座谈会和交流会,协助租户建立人脉。

网站 CoworkingSingapore.com 上列出27个分布在新加坡各个角落的共享工作空间,本地的这类空间相信有更多。这种让个人享有灵活工作安排却不失上班纪律的做法,因成本较低,颇受日益增加的自由工作者欢迎,也降低了创业门槛。

本地不久前也出现首个融入专业托儿服务,并开办各种儿童课程的共用工作空间,让创业人士或自由业者带孩子上班。放眼未来,共享工作空间将继续在职场上走俏。
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王志豪相信,随着人口老龄化,未来职场不仅要提供托儿服务,也需融入托老服务。王志豪也是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他多次在国会和其他场合上敦促本地雇主确保工作是任何年龄层都能胜任的。

他说:“工作越‘无龄’(ageless),更多年长员工就能在企业无需承担更高成本或担心员工表现不理想的情况下,继续受雇或重新受雇。”

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正经历婴儿潮一代逐步退休、生育率不达理想水平、国民寿命延长的挑战,因此打造“无龄职场”成了大势所趋。

在“无龄职场”中,雇主致力于延长雇员工作生涯,他们不仅让雇员使用更多智能可穿戴科技,如智能眼镜和可佩戴电脑以提高生产力,也把更好地照顾雇员视为己任。

英国残疾保险公司Unum针对1000名员工的网上调查显示,“无龄职场”的职员餐厅将提供健康食品,员工有机会接受各种防止体力或脑力退化的训练。

报告也说:“企业预计将使用各种基因测试与体检,更深入了解个别员工健康状况,并通过让员工调整生活方式来预防负面情况。”

 

本报自今年1月4日至今天,推出了12期的“城市·城思”未来生活系列报道,并配上构想插图;将12幅图串联起来即可勾勒出未来生活的景象。

想一览这幅“未来生活图”吗?请点击链接,一起畅想我们的未来生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